陶辛: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的“戏剧动作”分析

    上海音乐学院85周年校庆和音乐学系30周年系庆系列讲座之一、音乐学术论坛145期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中楼415

    时间:2012年11月28日,13:30——15:00

    主讲人:陶辛教授

    综述整理:汪贝贝

    在本次讲座中,陶辛教授用一种“戏剧动作”的视角,用于观察音乐作品的分析,从而为我们阐释了一种与传统音乐分析视野有所不同的观察结果。

    陶老师用了一个“脑图”的方式清晰明了的将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奏鸣曲》的曲式作了一个剖析:第一乐章为奏鸣曲式,第二乐章为变奏曲式,第三乐章是带有奏鸣原则的回旋曲。在分析曲式的过程中,陶老师发现了一些用传统音乐分析视野所解释不了的问题:如第一乐章中主部主题与副部主题的旋律都是由一种辅助音的方式构成,性格无鲜明的对比?展开部不像贝多芬以往的音乐是对呈示部的发展,而是运用的新的材料?第二乐章中的变奏方式不是主题的变化,而是由乐队的音色变化来构成变奏曲?等等。

    但陶老师认为这些问题用“戏剧分析”的角度来看,是可以解释的。例如,主部主题和副部主题的性格都是庄重、高雅的,而小提琴用八度倚音的方式“扭捏”出现,和主副部的性格形成对比,从而可看作乐队的呈现方式和小提琴的呈现方式形成了不同的音乐形象——“角色”。再从“角色”的角度看他们的发展变化。这两个“角色”的在第一乐章中有冲突、有“争吵”,冲突的双方未分高下,第二乐章通过小提琴和乐队不同乐器音色的变奏而互相纠缠,直到第三乐章矛盾解决了,被一方控制。三个乐章被看作是一个“戏剧动作”,被看作是一个“斗争“的过程。

    接着,陶老师认为音乐中“节奏”的演变也帮助我们进一步的认识“角色”之间动作的关系。例如音乐开始定音鼓的节奏在后面不断的被变化发展。

    最后,陶老师还讲到了作品中的音高关系问题。贝多芬在这里用了一个“拿波里和弦”,拉大了与主调的关系,这与乐章中无法解释的连接部的远关系转调有异曲同工之妙,直接解释了贝多芬在这里调性布局的依据——有两个调性谱系群在互相的争斗,直到最后融合在一起。

    除了音乐分析外,陶老师还提示我们关于这部作品的历史背景。作品作于1806年,此年贝多芬与特雷莎·德·勃朗斯维克订婚。因此,贝多芬的情感状态与作品的创作是有很大关系的。

    提问与交流环节

    赵维平老师问:为何贝多芬的音乐在演奏的时候总是让人耐人寻味?

    陶辛老师答:我们当今的音乐分析工具能够解决的问题很少,它完全不能用工具分析出一部作品是“杰作”,我们所作的都是所谓的“后置性”。一部作品是否是“杰作”,不是分析家分析出来的,而是由大家的耳朵和脑子过滤出来的。而人类的耳朵和脑子是十分精密的,它如何操作无人能知。除此之外,作品和当时的历史、社会、环境及审美有很大关系。因此,我说主张的就是“论而不断”,因为我深知我们说看到的、分析到的只是音乐本身的一小部分,我希望我们音乐学人能够一直对音乐怀有敬畏之心。

    赵维平老师问:从这个作品中,我们看到的冲突是种整体的或是布局的,我们时常看到它的冲突,这是一种魅力?

    陶老师答:这不作品不同贝多芬其他的作品是,贝多分其他作品的冲突都是明的,如主副部主题对比。而贝多芬在这部作品中把很多东西作的比较隐讳,或者它冲突的方式不一样,例如呈示部不是通过主副部的对比,而是通过所有的部分和它的冲突,乐队和小提琴的冲突,调与调的双重中心。我觉得,冲突是音乐动力的来源,音乐能向前走,就是因为有对比、有冲突,要去解决它。“时间艺术”的推动力的来源可能就是某种矛盾。

    学生问:这种分析方法适用于所有的器乐作品和现代的旋律不明显的作品吗?

    陶老师答:现代作品还没有做过案例,但古典时期的我做过十几个案例了,都有适用。其实,这并不是一种分析方法,而是一种思路。我所用的方法都不是新的理论的方法,用的都是像乐理这种最基本的分析方法。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元_丝路羽音责任编辑:元_丝路羽音
    关于 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