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讲人: 方可杰

    时  间:2012年11月8日(周四) 10:00

    地  点:中217

    综  述:张灵安

    摄  影:吴  洁

    河南省是中原的腹地,几千年来一直都是我国经济文化的中心。在中原先民创造了众多人类文明的同时,音乐艺术的发展可以说在中原文化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方可杰老师在讲座中列举了大量的古乐器,并且给大家演示了现代人演奏古乐器的情形,试图通过复原古乐器以及重新演奏古乐器,来使当今中国人民提升自己的民族自信心。

    一、部分复原樂器介紹

    首先方老师列举了骨笛、陶响器、陶角、兔形埙、陶塤、排箫、王孙诰编钟、河南鹿邑太清宫镇长子口墓编铙、编磬、河南新郑歌钟、河南信阳长台关虎座鼓、瑟、琵琶等大量的古乐器,介绍了大致的形态以及演奏方式。1987年在中国音乐史上出现了一个重大事件,即在河南賈湖出土了骨笛,制作非常精细,改写了中国的音乐史。在每个孔的旁边都有痕迹,有明显的调整音差的小孔,可以看出我们的先民在制作这件乐器是理性制作的,这些痕迹是为了准确的钻孔,说明他们已经对律制和音高有了理智的追求。至今流传于河南民间的古老乐器“籌”,与賈湖骨笛的形状、发声原理和吹奏方法基本一致,这说明中华民族的文化没有中断,它以不同的形式活态生存于我们的生活中。在中原一带,音乐的出现不但比较早,而且世代相传至今,并且活态生存于民间。这件乐器已经被列入河南省非物质文化研究的一个项目。陶埙的声音比较小,现在演奏的时候还要加上麦克风。陶埙与骨笛的音色,至今没有乐器可以替代。河南70年代末出土的王孙诰编钟共26枚,保存非常完好,比湖北曾侯乙编钟还要早100年多年,它的音准虽然不是平均律,但已经是古代十二律。编钟上有两个特殊的东西,枚可以起到把腔体的余音尽快消掉;铣棱则在振动时起加速衰減作用,使旋律演奏成為可能;合瓦形決定了其发音机制為弯曲板的板振动,可发出两个不同基頻振动模式的音,两個音一般有大/小三度的音程,这也决定了一钟双音的声学现象。从这些看到先民在制造这件乐器的时候非常的智慧。瑟一般是23-25弦,从出土的文物中可以看出其演奏的方式是用手来拨。同样的从出土的文化可以看到,当时的琵琶是用拨子来弹奏的。中国的乐舞是不分的,只要有音乐一定有伴舞,一直到现在,只有中国存在歌伴舞的形式。这就是潜意识的古代文化仍然存在的表现。

    二、乐器开发与配置

    以上这些出土的乐器在我国的民族乐团的乐队中基本看不到,我们现在的民族乐队的建制是基本按照欧式的建制。我们的先人留下了丰富的音乐遗产,音乐作为一种活态的艺术、声音的艺术,是种发展的艺术,它的生命力存在在当代的研发中。先人留下的很多乐器当今的我们并没有并没有很好的利用,为此乐器的开发与配置,在当今的文化发展中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当今的乐队建制多多少少带有后殖民文化思想,对于自己的文化自信远远不如古代。如何建设中国民族音乐的乐器开发,我们刚刚起步,任重道远。

    在讲座的最后,方老师表示:“中國古代音樂的開發與現代演示,使我們品味著河南史前先民那草莽的骨笛聲,夏王宮女樂的唱和,商王宮中的恒歌酣舞,鄭韓城內歌鐘悠揚,桑間濮上士女的歡唱,信陽楚王城的鼓聲,丹江岸邊王子王孫的鐘樂。以史作證,以物為鑒,這裏奏響的將是上古華夏民族的心靈之聲。我們期待著各位到中國中原來,到河南來,親自現場聆聽那來自遠古的天籟之音。”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元_丝路羽音责任编辑:元_丝路羽音
    关于 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