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讲人:赵维平 教授

    时  间:2012年11月9日(周五) 13:30

    地  点:中605

    综  述:王雅婕

    摄  影:吴  洁

    早期,中国音乐院校音乐学学科的建设大都以西方音乐和中国音乐为双刃,赵维平老师回国后,长年教授东方音乐课程,并在其中积累了大量的资料与经验,本次讲座中,赵老师总结、回顾了我国音乐学界,以及一些汉文论著资料中对亚洲音乐的研究情况,并对其作出列举、总结和思考。

    一、亚洲音乐的地域概念

    亚洲音乐的研究指的是“东方音乐”的研究,Orient一词是相对于Occident(西方)一词的地理概念。地理上指地中海以东的地区,尤指亚洲地区。亚洲各国的音乐对中国音乐的发展和形成等方面,在不同的时期有着不同的历史内涵和作用,因此,对于亚洲音乐的研究,特别是对于其交流的历史、趋向、形式、形态等问题的研究,对于中国自身音乐的研究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目前,东方音乐学会也刚刚举行了第七届年会,对东方音乐各方面的问题进行探讨。

    二、东方音乐研究之发轫

    中国音乐学的奠基人王光祈作为亚洲第一个比较音乐学者,在东西音乐之比较等问题方面,具有颇多成果。他的《东西乐制之研究》、《东方民族之音乐》、《欧洲音乐进化论》等论著较早地将东方音乐的问题提出,并让世界开始了解东方的音乐。

    日本学者的研究对整个早期东方音乐学科的研究贡献卓越。

    田边尚雄1920年后开始对正仓院的乐器调查,从而开始对朝鲜、中国(台湾)以及太平洋诸岛展开了全面的调查。在东方音乐研究的领域走出了较深的一步。

    随后,岸边成雄、林谦三等学界泰斗都运用了自己广博的知识背景、语言能力,将早期的东方音乐之研究推向了高点。特别是岸边成雄的著作中,对中国、日本、印度,以及伊斯兰音乐等国家和地区的音乐历史、音乐形态都有关注。其严谨的治学和深厚的学识留下了《唐代音乐的历史研究》、《东洋的乐器及其历史》一批丰厚成果。

    近代,三谷陽子、Steven G. Nelson、寺内直子、小泉文夫、黒沢隆朝的研究涉猎范围更广、议题更多。

    三、我国亚洲音乐研究的崛起

    随着对西方中心主义批判的加深和对非西方文化认同呼声的高涨,近年来,对非西方艺术音乐的研究逐渐走向拓展和深化,其中也包括亚洲音乐。我国的亚洲音乐研究也随着学术视野的拓展和学术水平的提升,大致在文革以后有了比较迅速的发展。就目前能收集到的研究现状来看,涉及到东亚、东南亚、南亚、西亚、中亚等地域,其中有关于历史、乐谱乐律、乐器乐人、音乐体裁、音乐教育、美学及思想、音乐现象等研究范畴,有局部性的、整体的、有个案也有现象的等等。

    讲座中,赵老师将亚洲各国的研究论文、专著都做了详尽的数目和比例统计,并分历史、乐律、乐器、乐人、音乐教育、音乐审美等多个方面,向我们展示了不同研究地域和研究对象中的现阶段的研究情况。

    四、亚洲音乐研究现状的分析与反思

    纵观我国的亚洲音乐研究状况,可以发现以下特点:

    1.研究地域广泛、内容复杂。

    2.研究方法和角度多样、涉猎面多样。

    3.研究分量较多地集中在东亚,特别是日本。

    4.研究深度上,东亚居强。

    5.从事研究的学者比较集中。

    五、学科的建设与研究队伍的培养

    亚洲音乐的研究尚处浅显,优秀研究者非常有限。一支年轻的学术队伍的养成迫在眉睫。而亚洲音乐的研究也绝非轻而易举之事,年轻学者们勇于探险的精神,以及解决地域和语言难题的钻研是不可或缺的。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元_丝路羽音责任编辑:元_丝路羽音
    关于 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