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视野下黄土高原音乐文化研讨会

    ——榆林地区田野考察报告(7.177.27

    地点:教学大楼208

    时间:20061013日星期五 18点整

    主持:赵维平

    记录:肖阳

    发言(按发言先后顺序):

    1、 萧梅

    如标题所示,研讨会首先在结构上预设了以黄土地音乐文化为对象的开放性主题。早在数年前,CHIME组织者就开始与中国学者探索如何在中国进行合作性田野考察的可能。双方共同认为:中国音乐向世界学术界提供了一方艰难挑战的空间。不仅因为许多地方性传统丞待进一步发掘,而且由于中国学者与西方学者在观点、方法、概念等诸多方面有着显著不同。如何在两者之间搭建沟通的桥梁?我们能够相互学习什么?在哪些方面我们只能各自保留不同意见?鉴于种种,我们安排了以下三条线路的访谈。

     

     

    2、 胡斌(北线代表,另有何弦参与)

    a、人台、山曲

    听:柴根儿:不加太多修饰

    王向荣《走西口》:咬字清晰,节奏上四平八稳,这是为了适应舞台节奏。

     

    b、神曲(略)

     

    c、榆林小曲:男声假唱模仿女声,被称之为市民艺术。建国前没有女声演唱,建国后才出现女声。文革期间,曾被列为“黄色歌曲”,文革结束后才被平反。

     

    d、道教音乐:仅此地一家道观音乐有舞蹈(做道教的法印手势),伴奏乐队由打击乐和吹管乐组成,有时伴有道士唱经,老道士坐正中指挥。

     

     

    3、陈婷婷(南线代表,另有张诚参与)

    a、  陕北唢呐(大唢呐,用在婚丧仪式中)

    丧礼仪程中的鼓吹乐:专用曲牌有[西风赞][苦伶仃](又叫[上坟]),调性分本调、凡调、甲调山调。丧礼仪程:撤灵-迎娘家-迎帐-摆路灯-出殡

    听:跳祭饭

    婚礼仪程中的鼓吹乐

     

    b、陕北说书(多为盲艺人)

    乐器:三弦、响板、麻喳喳、小镲、惊堂木

    过程:请神-猜谜-说书-送神

     

    c、彩门秧歌

    顺序:报马-打彩门-对秧歌

     

    d、道情

     

    e、个人思考:

    性:熟人关系(农村人群)*生人关系(城市公民)-集体艺术观

    性:流失*变迁-审美观的变化

    性:社会身份(艺人身份低微)*局内身份(师承关系)-等级

    文化属性:娱人*娱神-音乐为媒介(盲艺人因何而盲?)

     

     

    4、陈超(西线代表,另有黄婉参加)

    a、  定边皮影戏

    b、  定边说书

    c、  阴阳祈福班

    d、横山武腰鼓

     

     

    5、黄婉

    a、  西线中女性局多,戏称“娘子军”,且本线中民族音乐学家成分较多。

    b、  这次的田野关系很特殊,因为进入田野之前所有关系均已搭建好。但是这也是一种经验。

     

     

    6、胡斌(考察过程中形成的论文)

    《考察的考察——学科意义与现实意义之间有多远》

    a、谁是优势主题?谁在考察谁?

    b、“想唱什么唱什么,想问什么问什么”

    c、“考察实效在哪里截止”

    d、“我们来这里到底是想做什么”

     

    7韩锺恩" target="_blank">韩钟恩

    虽然我从头到尾都参与了这次活动,但想对于萧梅老师和几位做事的同学来说,我还是只能算一个局外人。这次活动最有体会的应该是参与三条线路的六位同学。说到“多重”问题,除了不同的身份、国籍等外,进一步的关系实则是仍是“考察的考察”,永远是一个无终的过程,这也包括错觉、误解,当然这该是有效的错觉、有效的误解。所以这次六位同等的集体报告我个人感觉还是很成功的,而且这也为大家提供了一次资源共享。同时也希望上音研究民族音乐的同学,可以把榆林音乐当作一个长期的课题研究下去,我们也可以定期邀请当地的民间音乐家来上音交流。当然,这个能否实现,还有待进一步商讨。
     

     

    8、赵维平

    文化观光会给文化的变迁带来些什么,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而且,韩钟恩老师和萧梅老师花了这么多气力带领学生深入到田野中进行考察,这已经让学生们从纯粹的图书馆式的理论思考开始转向到田野中的实地考察的思考,这是一个很巨大的转变。

     

    提问:

    曾嵘问:对于考察之后说遗留的不良影响是否有所考虑?

    萧梅答:现在社会的文化不可能是孤立的,因为每天都在接受不同的碰撞。任何一个石头砸下去,都会激起不同的泪花。有很多人认为我们这次采访活动,可以使被当地政府漠视了很久的文化而重得重视。我们是学子,但并不是救世主,这其实是一种人与人之间交往的过程。我们的同学能够在采访后进行自律性的反省,这本身也是一种考察。

     

    附注:因现场记录,资料整理有限,详细资料请参见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网址

    http://www.anthromusic.com/anthromusicbbs/Board/Board.asp?BoardID=50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