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音美学专业方向的博士研究生培养,从90年代初期开始,至今已有将近二十年了。相对于这个学科而言,这只是一个短短的时期。但是,由于博士学位论文在理论的深度与学术创新性上都有明确的要求,使得这些研究论题在一定程度上对学科建设产生重要影响。仅仅从数量上来看,在这近二十年当中,音乐美学方向的博士研究论题,包括博士后研究工作报告,就有二十多项。以下将把这些论题分成两大部分来介绍,以2000年为分界。  

       一、上世纪90年代末的三个论题  

        最早完成的两篇博士学位论文分别在1996年和1999年,都由中央音乐学院于润洋教授指导。第一篇作者是邢维凯,论文题目是《西方音乐思想史中的情感论美学》;第二篇的作者是宋瑾,论文题目是《西方后现代主义文化逻辑中的音乐现象考察》。尽管这两篇论文的研究对象不同,一个是情感论,一个是后现代,但它们具有相似的研究方法和相近的研究范围,就是都在西方音乐史中发现美学问题并加以研究,同时都以历史维度作为论文的主要架构方式。  

        1999年完成的另一篇博士论文是周海宏的《音乐与其表现的世界——对音乐音响与其表现对象之间关系的心理学与美学研究》,由中央音乐学院张前教授指导,是音乐美学和音乐心理学两个研究方向。这个论文虽然只是针对音乐音响的表现性问题,但实际上更多在于对人的音乐审美心理的关注。论文大量引入了心理学的研究方法与观念,使得音乐美学研究本来以史论为主的局面有所突破,音乐审美心理方面的研究成为音乐美学研究中的另一个重心所在。  

       

    二、2000年之后的多方推进  

        进入2000年后,随着音乐美学方向博士研究生队伍规模的扩大,博士研究论题不但从数量上有明显增加,而且在对象和方式上也不断有新的突破和进展。这些突破和进展大致体现在:1、音乐美学向音乐哲学的拓展与提升;2、论题的延续性与族群模式;3、中国音乐美学史和中国传统音乐美学理论;4、其他专题研究及跨学科研究。  

    1、音乐美学向音乐哲学的拓展与提升  

        音乐美学向音乐哲学方向的转变,不但是一种学科研究范畴的拓展,也是一种理论高度的提升。自2000年,于润洋教授的专著《现代西方音乐哲学导论》的出版以后,音乐美学向音乐哲学的拓展,就加快了美学学科的进程。这部专著分为七大章,分别探讨了各种不同的哲学理论来源,在音乐美学上的运用和发展:(一)形式-自律论;(二)现象学原理;(三)释义学方法;(四)语义符号理论;(五)哲学中的心理学;(六)社会学视野;(七)马克思主义原理。此后,音乐美学研究向着音乐哲学作出不断地探进与深入,成就了一个个在不同哲学基础之上的音乐美学论题。比如:  

    2003年,黄汉华《抽象与原型——音乐符号论》,主要运用语义符号理论。  

    同年,韩锺恩《音乐意义的形而上显现并及意向存在的可能性研究》,对现象学原理等多种相关哲学理论进行整合,通过创建“意向存在”概念来解决音乐意义形而上显现的问题。  

    2004年,谢嘉幸《音乐的“语境”——一种音乐解释学视域》,主要运用现代释义学的方法,通过“语境”概念和不同层次的语境,来解释音乐中的意义问题。  

    2007年,李晓冬《感性智慧的思辨历程——西方音乐思想中的形式理论》,对音乐中的“形式-自律论”问题作出系统研究,阐明了在19世纪末开始盛行的形式论音乐美学思想,自古希腊起的历史渊源。  

    2009年,汪涛《他律音乐美学探微——安布罗斯、豪塞格、克莱茨施玛尔、舍林综合研究》,则是对“形式-自律论”的论敌“他律论”音乐美学的进行个案与综合研究。  

    2、论题的延续性与族群模式  

        当音乐美学向音乐哲学作出理论提升之后,研究对象向着形而上方向作出推进,必然会引发各种不同方式来探讨同一个问题的可能性。这样就形成同一个问题的各种不同的研究。与此同时,由于美学学理的特殊性,已经解决的问题还会不断引发出新的问题,这使得已有的研究往往还具有可持续性的特点。因此,不论是同一个问题的不同研究,还是已有问题的延续性研究,都已经在博士研究论题当中体现了出来。例如,2003年韩锺恩教授在其博士论文中提出了两个重要的问题,形成后续研究和族群模式:音乐意义问题、音乐感性经验问题。  

    a.关于音乐意义问题的研究  

    2009年,徐昭宇《演奏型态的分析与音乐意义的追索——从“原真演奏”引发的音乐释义学方法思考》,通过构建“演奏型态”的方式,生成音乐意义。  

    孙月《音乐意义存在方式并及真理置入艺术作品的形而上学研究》(即将完成),将在真理置入艺术作品的本体论启示下,通过构建“启示真理”的方式,给出音乐意义何以存在的本源性理由。  

    b.关于音乐感性经验问题的研究  

    2008年,吴佳《感性声音结构并审美判断形成的感性契机研究》,主要针对音乐审美中的感性聆听方式、感性能力以及有效的审美判断所需具备的感性要素展开研究,以此表明,感性具有主动和自觉识别音响材料并进一步进行结构组织的能力。  

    2009年,武文华《音乐感性经验描写研究》,通过对一些列不同音乐作品类型的定位,给出多部作品的多维度描写,以此确立,整体的音乐感性经验描写的六大审美维度,及音响参数从形而下渐变增进到形而上的衍变过程。  

       

    3、中国音乐美学史与中国传统音乐美学理论研究  

        尽管音乐美学以学科形式出现,主要是在西方哲学-美学的背景下产生。然而,与西方音乐美学体系完全不同的中国传统音乐美学理论研究,也已经取得不小的进展。以中国音乐美学史和中国传统音乐美学理论作为博士论题的研究有:  

    2001年,苗建华《古琴美学与古琴命运的历史考察》,对古琴音乐文化的美学思想进行专门研究。  

    2005年,叶明春《中国音乐美学史中的“平和”审美观与“不平”审美观研究》,对中国传统音乐美学重要范畴之一的“平和”审美观及与之相对的“不平”审美观,从先秦到明清时期的历史渊源进行深入研究。  

    2009年,杨赛《中国音乐美学原范畴研究》(博士后),在中国音乐美学范畴之上,归纳并提出“原范畴”概念,对包括“乐从和”、“大音希声”到“音乐是上界的语言”等九个原范畴,进行深入而系统的研究。  

    2010年,刘莉《魏晋南北朝音乐美学思想研究》,对魏晋南北朝时期音乐美学思想进行系统研究,得出以“独立”与“突破”为该时期音乐美学思想整体特征的研究结论。  

    同年,王维《“心”与“声”的解读——从李贽等四位士人论乐看晚明音乐美学观念中的主体性特征》,通过李贽等四位士人的乐论思想分析,对晚明音乐美学思想的整体态势加以总结:“心”与“声”存在着一种互动关系。  

       

    4、其他专题研究及跨学科研究  

     a.专题研究  

    2007年,柯扬《有限的相对主义——论音乐的价值及其客观性》,主要研究音乐的价值评判问题。  

    同年,何宽钊《哲学—美学视野中的西方和声演进》,对西方和声观念的历史变迁给出美学的审视。  

    2008年,范晓峰《音乐理解现象研究》,对音乐理解活动的发生、过程及结论作出全面而深入的研究。  

    同年,雷美琴《20世纪下半叶中国流行歌曲研究》,从美学的角度对二十世纪下半叶的中国流行歌曲进行研究。  

    2009年,刘洪《作为诠释的音乐表演——音乐表演诠释对象的分析性研究》,采用英美分析哲学的理念及方法,对音乐表演的诠释问题进行研究。  

    杨婧《作曲家个人风格形成及演变机制研究》(即将完成),对作曲家的个人风格问题进行研究,在方法论上特别强调对个人风格的界定必须将作曲家自身生存视域与艺术问题联系起来。  

    b.专人研究  

    2007高拂晓《期待与风格——迈尔音乐美学思想研究》,对美国音乐美学家迈尔的音乐风格理论进行专项研究。  

    2010,张璐倩《黑格尔音乐美学研究》,对哲学家黑格尔在其哲学体系中有关音乐的美学思想进行专项研究。  

    c.跨学科研究  

    2005年,蒋纯梅《音乐专业(师范类)学生在大学阶段音乐分句能力的发展研究——音乐认知发展视域》,是一项音乐美学、音乐心理学和音乐教育学的跨学科研究。  

    2006年,施咏《中国人音乐审美心理研究——“音乐民族审美心理学”导论》,是一项针对中国人音乐审美心理问题的音乐美学、音乐心理学和民族音乐学的跨学科研究。  

    2010年,崔莹《后现代音乐及其美学问题研究》,是一项集音乐美学、后现代研究于一体的跨学科研究。  

       

    三、从博士研究论题看音乐美学学科建设  

        音乐美学博士研究论题与中国音乐美学学科建设关系十分密切。一方面,博士研究论题的创新性和前沿性推动着音乐美学学科的发展。另一方面,从这些博士研究论题中可以看出,音乐美学学科在这数十年当中的分流与整合。  

        从上述的报告中就可以看到,最初的音乐美学研究受到音乐史学研究的影响比较大,尽管研究对象不同,但在方法上主要还是采用历史叙事的方式。  

        随着现代西方哲学理论的大量引入,音乐美学的研究论域出现了多种多样的增长点。从理论形态上来看,呈现两级分化的现象:一部分论题向着形而上的方向不断推进,上升到哲学和真理层面;一部分沿着形而下的方向伸展出去,注重感性经验和心理分析等具体层面。从研究目的和研究方法上来看,也出现了不同的走向:一部分要求建立音乐美学自身的独立品格和独特的学科语言,使美学学科的哲学系统性和音乐学写作的独特性不断加强;一部分运用跨学科交叉的方式,来面对复合性的研究对象,并形成新的方法模式,甚至从中产生出新的学科分类来。此外,中国传统音乐中的人文思想,依托美学理论和学科建设的平台,得到系统地整理和深入地发掘。  

        尽管,这种分流使得音乐美学学科形成不同派别和方向,有些似乎已经背道而驰,行将越走越远,但从学科建设角度来看,都是合理且有益处的。因为,音乐美学,作为美学学科在音乐艺术领域中的特殊门类,其最主要的研究对象就是音乐和人的关系问题。音乐是感性的、具体的、让人聆听的,美学又是人用理性的方式去研究感性问题,因此,无论是感性的还是理性的、是美学本身的还是非美学的,只要符合音乐本质规律的研究,都是学科大厦之中的重要支柱。  

        毫无疑问,音乐美学作为美学学科中一个独立的分支,它具有不同于其他艺术美学的特殊性。但是,当音乐美学问题的形而上推进趋向于真理层面的时候,是否就具有了与其他美学趋于同一的可能性呢?正如海德格尔对艺术作品的本源所作的哲学探讨,最终得出艺术就是真理自行置入作品的结论那样,尽管他所举例的是绘画作品,但这一启示同样也适用于包括音乐作品在内的其他任何一种艺术门类。因此,我真心期望今后能够有更多机会与各界的美学同仁进行交流与互动。  

    20111022日,于2011上海美学学会年会发言

    20111114日增订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nul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