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锺恩:面对声音如何汲取多学科资源成就合式的学科语言

    ——上海音乐学院第三届音乐学术周暨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专家讲习班(第三期) 系列专家演讲之五

     

    时    间:2011年10月28日15:00—16:00

    地    点:上海音乐学院新教学楼北606

    演 讲 人:韩锺恩教授

    主 持 人:宋  瑾教授

    会议记录:贵楠楠

    文字整理:肖  阳

    图像提供:周乐、王田

    韩锺恩老师首先对首席研究员洛秦教授在本期讲习班给出的命题“音乐人类学的历史纬度——中国经验与话语探索”进行了解读:这是一个有所更新换代的结构范式,也就是对音乐人类学平面共时的理论结构进行立体历时的史论建构,就像当年黄翔鹏先生有感于此提出音乐文化史一样。进一步,之所以是的中国经验,关键取决于相关话语的成就与否,于是,核心问题就是:能否通过特定学科语言来成全并圆满之所以是的音乐人类学。据此目标,韩教授设定了下列三方面的内容:

    一、我的田野在课堂——音乐学写作工作坊:提取声音概念,成就感性修辞。

    二、我的作业是临响——写经验的核心技术:生理反应(松紧),心理倾向(好恶),情感程式(悲喜)。

    三、我的资源在讨论——学科语言置疑与批评音乐学:通过概念范畴断代并及价值判断。

    韩教授的讲座,主要围绕音乐学写作工作坊这一重点展开相关问题的讨论。

    音乐学写作工作坊是近年来韩教授在音乐学主科教学方面一直考虑的一个写作范式,其核心立意就是:通过导师与其学生的规模作业,来展示与探索一种音乐学写作范式,即:以团队的方式和力量,寻求特定的学科语言的策略。

    之所以如是创意,首先缘起于韩教授对目前音乐学写作教学中所面对的一些问题的思考。韩教授认为音乐学写作的基本任务:一在弥补知识性盲点,二在拓展学术性边界,三在付诸学科性关切。但是在现今音乐学写作中,存在以下几点突出问题:

    第一,冗长而四平八稳

    第二,相关问题缺乏内在逻辑

    第三,过于突现支撑理论而忽略对自身问题的深入探讨

    第四,缺乏对理论附加值尤其是高附加值的关注

    针对这些问题,韩教授开始思索,在教学过程中,导师究竟应该起什么样的作用?受黄翔鹏先生培养研究生过程中主讲乐问百题启发,及时笔记有关音乐学问题,并通过本科生和硕士、博士研究生专业课程以及博士后研究课题合作,也包括每年黑夏(指每年的6—7月论文答辩期)期间硕士、博士研究生答辩高峰时一大批问题蜂拥丛生,由此,韩教授逐渐形成一个有明确学科指向和可靠学术厚度的音乐学问域。

    进一步的,韩教授指出这个创意的内在原因和深度理由是:

    第一,以多人写作方式集中讨论一个专题,相对一个人的写作,其成果定当更加充分有效;

    第二,可以深入到教学结构内部来拉动教学与科研以及整体学科建设,同时也有利于学科团队的孵化与培育;

    第三,至少可以为学生在读期间创造一些由老师把关的有质量而非随意写作的发表机会;

    第四,也可以对同类教学起到一定的示范作用。

    韩教授直言,尽管现在各大专业音乐学院学报这样的热门权威学刊根本不愁稿源,但规模作业的效应是不一样的,而且对于成长中的学生而言,有可能会决定他们一生的音乐学职业指向。所以韩教授很期待这样的方式能够融入到实际的学科建设进程之中,并最终成就为一种新的研究范式。

    随之,针对音乐学写作如何对待音乐,韩教授也给出了自己的思考:沉思音乐学——应战音乐。韩教授谈到面对如此众多复杂的音乐作品,尤其是在现代性进程、多元化语境、跨学科策略条件下产生的音乐现象丛生处境当中,音乐学写作,与其仅仅考虑:我到底应该如何表述?还不如更多地去自问:我究竟还能够表述什么?因此,在尽可能满足公开诉求并诉诸公众以取得如何表述的成效的同时,一定不要排除针对并围绕表述什么坐下来沉下去甚至于通过自言自语去进行纯粹私人诉求的可能性。

    概念问题,是韩教授针对音乐学写作讨论的另外一个重要问题。概念作为一种存在,很显然,是任一理论对与其相关的学科作出的最后承诺。因此,从一定意义上说,一门学科成熟与否的一个重要标志,就看它是否有一套自在的,或者说具有自明性的特定概念。其中,处在语言论范畴之中进行的职业性写作,则是这里所要刻意强调的一个问题,也就是必须正视并重视概念命题范畴在学科建设中的重要性。需要注意的是,通过特定概念进行描写与表述的对象,已然是理论事实或者作为理论学科的存在方式,而非一般意义上的日常事实或者归属于的经验范畴的感官事实。为此,就需要对已有概念进行学理渊源上的意义考掘,并在此基础上确定一些具充分功能、学理性自足并行之有效的特定概念,进而,通过研究对此作进一步的界定。

    由此,韩教授对音乐学写作本体的问题,给出了下列三个表述:

    1、不是用别的方式写音乐

    2、不是用音乐学的方式写别的

    3、而是用音乐学的方式写音乐(参见韩锺恩《零度写作——关于音乐美学学科建设与音乐学写作问题的讨论(一)》中的有关叙事。)

    进一步的设想是考虑通过以下四个方面形成一个可进行规模作业并有机衔接的结构范式:

    1、基本条件:确定可靠的形式,充分有效的感性,渊源清晰的历史。

    2、基本诉求:如何通过音乐表达情感?如何通过诗意转换情感?如何通过文字语言描写表述文字语言所不能表达的东西?

    3、基本关切:以诗意(艺术)方式想象情感的声音存在,以诗性(技术)方式激发声音的结构驱动,以诗学(学术)方式表述真理的自行置入。

    4、基本策略:如何切中音乐感性直觉经验?为什么要折返学科原位?之所以始终存在的形而上学写作?

    最终,基本条件→基本诉求→基本关切→基本策略四者,形成规模作业并有机衔接态势,对音乐学写作进行承诺。

    最后,韩教授总结了讲座之初提到的核心问题:通过特定学科语言来成全并圆满之所以是的音乐人类学至少所需的三个条件:

    一是有别于历史考据的音乐描写

    二是有别于技术分析的文化诠释

    三是有别于理性论辩的经验表述

    (案,毫无疑问,在这里,目前最为困难的是经验表述。对此,我的看法,一方面,是在充分确认自然天成和人为造成的前提下,对历史生成的声音进行有效的考掘,另一方面,是在有效默认感性先在并真理自行置入音乐作品的前提下,对先验存在的声音赋予充分的自信,两者都应该成为学科关切。我曾经对我的学生说:面对这样的问题,音乐美学学科专业又能够做一些什么呢?音乐美学无须煽情,更不相信眼泪,要的是有深度的细腻,要的是有规模的布局,要的是有结构的铺张,要的是在进行确凿可靠自信的感性表述的时候还有坚实稳固自足的理性力场。)

    一旦三者形成结构合力,则一定成全并圆满之所以是的音乐人类学。

    同时,韩教授也回顾总结了演讲主题:面对声音如何汲取多学科资源成就合式的学科语言。以学生专业能力培养和主干课程音乐学写作为主的产品竞争,以教学和科研质量为主的技术竞争,以整体学科水准为主的标准竞争,面对结构性矛盾(文化与艺术的关系、艺术与音乐的关系、音乐与音乐学的关系),设定长远发展策略,以形成一种别人没有惟我独有的核心竞争力,进而,确立一种独一无二并不可替换的学统与安身立命的绝对尺度。在粗放的阶段性任务已经完成的前提下,以谁也吃不掉谁的共同发展、谁也离不开谁的错位发展以及合乎自身生存的定位发展的理念,考虑如何整合规模结构?如何提纯资源结构?如何优化方法结构?即:在现有规模资源相对充裕的基础上,进一步通过集约方式进行方法资源的发掘,并提纯其中丰富多样的结构资源,从而使学科不断凸显出愈益增量升值的意义。

    讲座结束后,主持人宋瑾教授对韩教授的发言进行了总结评价:韩锺恩教授的发言信息量非常大,讲述采取的是一种迂回战术,抽丝剥茧,逐步明晰,最后切中靶心。其实音乐人类学跟音乐学所有的学科一样,都面临着一个合适的学科语言的定位和它成就自身的问题,因为它既然作为一个学科,就有其自身的特殊性,而这也是韩教授这场讲座最强调的问题。相信,各位可以在会下继续慢慢思考。

    (以上文本内容来自发言人提供的本次讲座ppt与会议记录)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元_丝路羽音责任编辑:元_丝路羽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