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建华:东西方音乐的帕斯卡尔式的历史沉思

    上海音乐学院第三届音乐学术周暨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专家讲习班(第三期)系列专家演讲之四

     

    时    间:10月28日14:00—15:00

    地    点:上海音乐学院新教学楼北606

    演 讲 人:管建华教授

    主 持 人:汤亚汀教授

    会议记录:贵楠楠

    文字整理:肖  阳

    图像提供:周乐、王田

    管教授的这一场讲座主要围绕下述四个问题展开:

    一、经院哲学批评视野下的音乐学院哲学批评

    二、西方音乐几何逻辑与东方音乐心性逻辑的历史沉思

    三、十九世纪范式的局限—低速运动音响物理的认识论哲学

    四、该中国哲学登场了?或东方音乐登场了?

    讲座伊始,管教授首先题解帕斯卡尔(1623—1662),这是一位处在伽利略与牛顿之间,17世纪最伟大的数理科学家和思想家之一。他在16岁就写出论文《圆周体现论》提出了神秘的六边形的卡斯帕尔定理,但是这样一位在数学上有着杰出贡献的人,最后提出了反对科学理性统治思维的这样一种观点。帕斯卡尔认为:理性逻辑不是敏感的心灵感受世界的工具,这套逻辑对心灵没有用处。他提出以心性逻辑抚摩生命的其他领域。几何逻辑与心性逻辑是人类认识和改造世界的两种方法,也是人类的两种归宿。用几何逻辑来观照心灵的直觉,是对生命的一种屠杀。也就是说,用理性逻辑打倒心性逻辑是人类的一场灾难。

    随之,管教授介绍了几本可在网上搜罗到的、有关帕斯卡尔的书,如《帕斯卡尔的思想哲学》,尤其重点推荐著名法国社会学家、人类学家布迪厄尔的《帕斯卡尔式的沉思》。管教授指出,该书提出了对经验哲学理性的三个批判:

    一是认识论中心

    二是利己主义的普遍主义的道德主义

    三是纯粹的审美

    引用帕斯卡尔式的思想作为实现人文科学的解放,其中一种象征性的口号是“真正的哲学嘲弄哲学”,其标志着人文科学否定主客观认识论哲学的思想。这种人文科学思想也出现在当代音乐人类学对“体系音乐学和历史音乐学”主客观认识论方法的否定上。管教授认为布尔迪厄对经院认识论中心主义、作为利己主义的普遍主义的道德主义以及审美普遍主义的批评,涉及到对认识范畴、伦理范畴和美学范畴现代性的批评,同样也是对音乐学院的音乐思维范式、人格范式和审美范式现代性的批评。

    通过对比东西方音乐中出现的不同的帕斯卡尔式,管教授指出,在音乐领域,西方的数理、几何思想成就了西方宏伟的”音乐建筑”。回顾历史,数理思想的音乐观从毕达哥拉斯始,到巴赫复调的使用,复调的书写方式是以平面几何原理为基础的,而音乐主题的命题、公理和逻辑关系在十二平均律赋格曲中得到了完美体现,也可以说没有赋格曲的这种几何逻辑,就不会有后来主调奏鸣曲式音乐主题命题的逻辑展开。现代音乐十二音序列仍然属于这种“几何逻辑”。例如,作曲家瞿小松《虚幻的主流》一文嘲弄了“十二音”作曲法"虚幻"的主流。

    但在音乐领域,东方音乐从来没有采用几何式的思维方式来进行音乐创作和书写,心性逻辑决定了东方的音乐思维范式、人格范式和审美范式均不同与西方。这也是长期以来管教授试图从哲学层面来考虑东西方音乐互补、互识的音乐人类学视域。为了进一步说明此点,管教授播放了一段法国小提琴家吉利·阿帕学习印度音乐的纪录片。吉利·阿帕被梅纽因称为21世纪最有前途的小提琴家之一,2002年开始到印度学习印度小提琴,开始他用磁带放慢多遍聆听的方式学习东方音乐中存在的无法固化记录的音(这些音管教授称之为“物理的高速运动”),最后发现还是要进入到口传传统的印度家庭里去学习,进入到一种东方音乐心性逻辑的体认中。通过此例,管教授力图说明西方思维的发展和它的哲学思维紧密相关,而东方音乐的行为、思维、声音的思考也和直觉的心性这种思维密切相关,所以:

    1、西方的认识论哲学,形成了演、创相分

    2、东方的抒写、口传方式,形成演、创不分开

    3、一种传承方式和它的思维方式,创作方式,行为方式是一体的

    管教授认为西方音乐是低语境文化,东方音乐更多的保持了自然语言特性。换言之,中国哲学依然是一种心性论哲学,这影响到中国传统音乐音乐思维以及音乐的人格表达和审美方式的文化特征。

    由此,管教授提出了一系列新思考,如:由孔子即中国传统来消化海德格尔,现在似乎是时候了?是否该东方音乐登场了?我们需要的是编造一套西方哲学的抽象话语,否则就不算“哲学”?

    是耶非耶?且不必管这些,让哲学主题回到时间人际的情感中来吧,让哲学形式回到日常生活中来吧, 让我们重新认识东方音乐的价值以及文化价值吧。这是管教授在讲座结束之际,留给我们历史沉思的论题……

    讲座结束后,主持人汤亚汀教授就管教授提及的布尔迪厄做了一个简单的补充:布尔迪厄是一位当代社会学家、人类学家,他涉及的领域有音乐和文学,曾多年在阿尔及利亚做过一些调查,他有一个很著名的、属于后现代的观点,且带有一定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habitus”。布尔迪厄认为对社会的规范和逻辑,需要人的主观性来加以调停,不需要去除这个东西。布尔迪厄认为理性主义实际上是抹杀了人的天性,要回归人的主观能动性,这样人才能进行一些人的生活实践活动,回归自然。最后这个“心性”的问题,和理性也是一种矛盾,如何处理好也是我们以后需要关注的问题。

    (以上文本内容来自发言人提供的本次讲座ppt与会议记录)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元_丝路羽音责任编辑:元_丝路羽音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