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维曦:历史学、艺术学与音乐史学——音乐史研究中的历史学视域及其与“艺术史学”的关系

    第119期上海音乐学院学术论坛讲座综述

    时间:2011年9月28日 18:0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新楼北602教室

    主讲人:伍维曦副教授(上海音乐学院 音乐学系)

    主持人:赵维平教授(上海音乐学院 音乐学系)

    文字:薛阳(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本科,2010级)

    摄影:吴彦辰(上海音乐学院音乐系本科,2010级)

    2011年9月28日晚6点,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迎来了第119期学术论坛讲座,音乐学系伍维曦老师以“历史学、艺术学与音乐史学——音乐史研究中的历史学视阈及其与‘艺术史学’的关系”为题进行了演讲,讲座由音乐学系副主任赵维平教授主持。

     

    本次讲座以当前艺术学门类的建设为契机,以艺术学与音乐学的相互关系为背景,通过对历史哲学的理论原点的辨析,结合具体例证,对历史学视阈下音乐史与文学史、美术史的共通之处及其相对于历史学其他分支的特性进行了分析与阐发,提出了总括各艺术类型的历史学研究的“艺术史学”这一学科设想。本讲同时联系音乐艺术的特殊性,对音乐史学与历史学和艺术史的关系、音乐史与文学史和美术史作品研究的共性与个性等问题进行了初步地思考。

    讲座开始,主讲人首先提出了一个问题:何谓艺术学?在对“艺术学”这一概念做了相关界定后,他认为“艺术学”在基本的方法论层面上,仍然是人文学科的一个分支。如果“艺术学”作为一个学科门类的设想能够成立,如果我国研究各具体艺术门类的学者能够合作,共同建构起研究艺术作品和艺术现象的共性与相互关系的理论体系那么对于汉语学界的贡献必将是巨大的,对于汉语音乐学界的影响也将是无可估量的。
    主讲人随即就自己的专业方向——音乐史学的理论原点 (即与史学理论和历史哲学的关系),通过对德罗伊森(Johann Gustav Droysen,1808-1884)、布莱德雷(Francis H. Bradley,1846-1924)、沃尔什(William H. Walsh,1913-1986)、克罗齐(Benedetto Croce,1866-1952)等西方历史哲学家的理论的分析与论述,并结合20世纪西方历史学经典著作的例证,提出了历史学研究的三个基本维度,即:主观性、编年史素材与历史叙事,并认为包括艺术史学和音乐史在内的历史学具体分支的研究都适用于这些基本范畴。

    在上述理论思辩的基础上,主讲人又结合音乐史与文学史、美术史的关系,进而提出风格叙事是三者联结点的观点。他举出海因里希·沃尔夫林的《文艺复兴与巴洛克》中的相关内容,如沃尔夫林对艺术“风格”的理解、对文艺复兴风格和巴罗克风格的对比等;高居翰(James Cahill)在《气势撼人》指出,董其昌(1555-1636)在当时极具影响力的画论与其自身绘画技法的复杂关系、论董其昌对黄公望的模拟等发现通过风格叙事可以通向作品的“意义”;宇文所安(Steve Owen)在《晚唐》中对李商隐朦胧诗的研究,尤其是对《河阳》诗的“诠释”等引出文本(图像)分析并非艺术史研究的目的,而是起点。

    在对文学史和美术史等艺术史学科中的风格叙事进行引证后,主讲人又回归到音乐史以及音乐史研究对象的音乐作品,进而提出如何解决艺术史视阈中音乐作品一度创作与二度创作的对立的问题。他认为对于受过专门训练的音乐史学家来说,仅倚赖乐谱进行的历史叙事已经足以造成一个完整的音乐艺术发展历程。在这样叙事语境中,乐谱获得了一个近似于文学史中“文本”(或美术史“图像”)的地位,这符合了历史学观念结构中对编年史素材的要求,也大致适应了艺术史对于叙事对象的完整性的需要。由此,音乐史可以和文学史、美术史拥有共同的观念结构与方法论范畴。

    最后,主讲人认为:在当前“艺术学”的大背景下,音乐史学家若能将自身的视野拓展(也可以说是限定)至历史学-艺术史的观念结构之中,则将进一步明确自身学科属性及其与音乐美学、音乐人类学、音乐心理学、音乐分析学等不同的研究视角,使中国的音乐史学研究最终建立起厚重的学术传统、严谨的话语体系和坚实的学理基础。

    随后,赵维平教授进行了总结与引申:伍维曦老师的讲座围绕的是一个非常宏大的话题。如何写历史这个话题很有意思,比如我们搞音乐的,往往只会站在音乐的角度看待一些问题,然而,音乐的技术性很强,会忽略与其他艺术之间的关系。文学、美术、建筑,它们的历史构成了一个个体系,它们又会形成种种风格,整个风格(包括文艺复兴、巴罗克等等)就会形成一个编年史。其中,又会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技术与风格之间往往存在某种联系,西方与中国对艺术史中的“风格”问题的理解很不一样,中国的文学史和美术史研究传统在很大意义上就是一种“解释史”,而西方的当代艺术史学研究显然给了我们很多的启示与方法。音乐学系黄婉老师还就音乐人类学和音乐史学在学科性质和方法论上的联系与差异与伍老师进行了沟通与讨论。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元_丝路羽音责任编辑:元_丝路羽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