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分会场  上午第一场

         持   陶辛">陶辛教授

     上午10:30,第二分会场设在教学楼D-101课室。会议的发言内容有:  

     陈鸿铎《略论跨学科研究方法在音乐分析中的运用》、黄键《达尔豪斯音乐结构史的中国当下现存及远景瞻望》、贾抒冰《当今西方音乐学的跨学科实践》、彭永启、王博《具象历史与抽象理论间的游移》。

     其中,陈洪铎老师的发言引起了与会人员就跨学科研究方法展开热烈的讨论。杨燕迪会长在会上评价此文是还原了音乐分析学科讲究开放、讲究方法的原来的学科面貌,音乐分析讲究从其他学科吸收养分。(通讯员:研究生部  姚畅)

    第二分会场  下午第一场

            周耀群教授

    下午14:00,四位专家学者围绕本次研讨会的学科交叉与跨学科研究主题进行了发言,与学界分享了各自近期的研究议题。分别是:上海音乐学院杨燕迪教授《西方音乐研究中的学科交叉:可能性与展望》、上海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孙红杰《音乐体裁理论研究的跨学科性质》、上海音乐学院陶辛教授《戏剧分析方法在音乐分析中的应用》、上海音乐学院邹彦《作为商品的音乐—以音乐家与社会的关系为例》。

    杨燕迪教授就西方音乐研究中学科交叉的可能性与展望这一议题引起了学界的激烈讨论。杨燕迪在发言中指出:西方音乐与整体社会文化进程紧密勾连,这实际上为我们学术研究中的学科交叉预设了可能,而且也要求在研究和理解中贯彻学科交叉的意识;并就目前国内西方音乐研究中学科划分过细的现状提出反思与呼吁,认为必须加强西方音乐研究中的方法论创新来拉动这一学科的中国关怀和当下意识。理论的创新至关重要,西学的准确引进和创造性吸收及转化在当前依然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任务。

    杨燕迪教授还指出目前国内就这个领域的任务主要有三点:⒈深入认识和理解西方音乐这个“他者”;⒉从中国视角提出问题并试图解答;⒊引入新知,启迪新思。这就涉及到民族音乐学局内人局外人视角与西方音乐研究结合的问题,于是有学者提出:在西方音乐学者眼中作为局外人的我们对西方音乐的系统学习,如何与中国音乐相融合?中国音乐如何来发展?解释认识西方音乐对于我们的根本意义和功能又到底是什么?这或许是所有中国音乐学者都必须面对且无从逃避的问题。杨燕迪回应:“面对国粹主义的大环境,我们应该研究并作出调整。中国的文化现状前所未有的复杂,中国社会与艺术之间的关系与西方几乎完全相反。或许中国音乐想发展就必须走世界音乐的路子,某种意义上说其实质是走出适合自己的路子”。

    另外,陶辛教授以全新的戏剧分析思路来观察音乐结构的形成过程,力图深化对音乐的理解。其全新的理念及方式为西方音乐分析研究提供了一种新的尝试。如何更有效地描述和解释音乐进程的逻辑,是陶辛教授在音乐分析中引入戏剧分析的视角和方法的初衷。教授在发言中指出音乐与戏剧同属“时间艺术”,因而,戏剧分析方法的基本观念和诸多概念范畴是有可能转换为音乐分析所用的。若以这种思路来观察音乐结构的形成过程,也许有望寻找到更具说服力的音乐进程的逻辑解释,从而深化对音乐的理解。

    此外青年学者孙红杰与邹彦也分别在发言中详尽阐述了各自的议题:孙红杰以“音乐体裁理论”的概念为导,指出体裁以其多重身份和多端触角,可促进音乐学各子学之间的借鉴、沟通与融合,是跨学科音乐学研究的一个有效试点;而邹彦则以音乐家与社会的关系为例指出音乐不可避免的商业化使音乐家从最初的教堂和宫廷走向了社会,音乐家阶层从保护人制度演变为经纪人制度,经济因素在其中所起到的决定性作用。

    会议研讨氛围愉快而激烈,最后在座的专家学者们留下了一个悬而未决却具有深远意义的思考:音乐学各相关学科互相牵连其实不必划分过细,而跨学科交叉研究本不应成为专门的议题拿来进行探讨。希望多年后能够打破原本戚戚相关的音乐学科之间的“鸿沟”,本届西方音乐学年会会议设立这一中心议题的真正目的及意义或许就在于此。(通讯员:李花)

        第二分会场  下午第二场

                 中教授

     下午16:10。会议的发言内容有:孙国忠《当代音乐学的若干“关键词”审思》、吴新伟《民族音乐学视野下的莫扎特〈弦乐小夜曲〉(K.525)的分析模式》、李荣锋《西方音乐学研究中的新方向:乐谱学与计算机科学的交叉研究》、杨秀《语言符号理论在音乐分析中的运用》。

     在本次会议中,提出了新的西方音乐研究的方法探索,引起了与会人员的热烈探讨,大家十分赞同和肯定新的尝试和发明也许可以进一步促进我们对音乐的研究。(通讯员:姚畅)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娜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