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5-8日,借着华中师范大学陈永、张业茂、康瑞军、徐海准四位音乐学博士抵渝参加学术活动及观光的机会,重庆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齐江博士倡议发起首届三江音乐学博士论坛。正如几位发起者及首届参与人指出的:该论坛属于民间学术沙龙。齐江的提议首先得到华中师范大学康瑞军博士的积极响应,他迅速与西南大学音乐学院冯雷博士取得共识,并搜集整理武汉方面的相关资料,传递给重庆方面。

    第一部分  在重庆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活动

    活动伊始,齐江老师首先发言,对从武汉远道而来的陈永、张业茂、康瑞军、徐海准四位博士表示了欢迎和感谢,对冯雷博士也致以谢意,感谢他们能够同大家一起交流,送给重师音乐学子学术上的赞助。他说,本次论坛,发言顺序按照发言者姓名的首字母排序。第一位发言人是华中师大音乐学院陈永博士。

    一.陈永:“依托地缘与学缘优势,打造地方音乐学术团队”

    陈永,上海音乐学院中国近现代音乐史方向博士(导师:陈聆群),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副院长。陈永的发言题目是“依托地缘与学缘优势,打造地方音乐学术团队”。陈博士在讲座中首先讲述了学术的分宗别派,有以研究者主体为宗的,有以地域文化划分的,有按特定时代为标志的,等等。古今中外,中国的诸子百家,建安七子,竹林七贤,初唐四杰,公安派,桐城派等现代则有新月派,海派,岭南画派,山药蛋派等。然后讲述了学术流派的形成,一般会有三个基本标志:学术操作的主体群(学者)、相似的学术(研究对象、研究方法等)、系列的学术成果。来进行展开的。

    之后陈博士通过以从三个方面展开了他的讨论。

    第一,根基深厚的中国音乐学术“四大家族”

    学术及其流派,往往具有师承关系上的延续性、资源占有的垄断性和区域发展的不平衡性等特点。从而形了中央与地方,东南与西北等差距。陈永博士主要从中国上个世纪较长一个阶段情形来说,音乐学界存在着“四大家族”引领和“控制”地方学术群体的基本格局。中国艺术研究院——精耕细作,学术牛耳;中央音乐学院——资源雄厚,兼擅中西;中国音乐学院——立足传统,独具特色;上海音乐学院——海派根底,吐故纳新。

    第二,基于地缘与学缘优势的当代中国音乐学术格局重组

    在这部分内容中,陈永博士从田青曾预言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将会“解体”开始谈起。他说,现在看来,此说不无道理。中国音乐学学术重组主要表现在:专家“下嫁”,博士西进、地方学术群体崛起等一系列新的变化。地方学术群体(或流派)主要有:福建(师大、厦大)、山东(迄今已有鲁 籍音乐 博士约50多人,居全国之首)、江苏南京、长江中上游(湘、鄂、渝、川)、三秦西部(陕、甘、新)等。陈永博士从多角度,多元化分析和思考了地缘与学缘优势的当代中国音乐学术格局重组的重要性。

    第三,地方学者的分内责任

    地方学术军团的露头和发展,既需要“四大家族”的外力提携,更重要的是我们地方学者们的自我塑造。陈永博士主要从两个方面的主题,一是加强区域性的学术联合体建设,再是注重发掘区域性的特色研究客体资源。“WXC联合协作”、“湘鄂渝高师音乐教育联盟”等。

    齐江博士言简意赅地对陈永博士的发言做了点评。他说,陈永博士的发言能够高瞻远瞩地总结中国音乐学界的学术格局,对大家具有启发意义,也正好可以作为这次论坛的一种鼓舞,也为我们这些在相对滞后的地区从事音乐学研究的人们给予了鼓舞。地方学术团队、民间学术团队的建设必将会促动整个音乐学的发展。

    陈永博士讲座后,同大家就考研、专业选择等问题进行了耐心细致的交流。

    (陈永在讲座中)

    (重师音乐学院09级表演班王裕同学提问交流)

    二.冯雷:“青木关国立音乐院分院师生经济生活考”

    冯雷,上海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史专业博士(导师:陈聆群。),西南大学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副主任,冯雷博士发言题为“青木关国立音乐院分院师生经济生活考”,冯博士指出,在中国第一所高等专业音乐院校——上海音乐学院的八十年校史中,有两段时期一直是空白,一是抗战时期,一是文革时期。尤其抗战时期去时已远,坊间有很多错误的故事版本流传,甚至造成很多学术论文以这些版本为数据写就。 冯雷 针对抗战时期的国立音乐院曾经进行过详细论证。他的发言围绕着五个方面展开:

    第一、1927——1949年“国立音乐院”之校名流变考

    第二、1937——1942年上音留沪及私立音乐中等学校建立之事实经过

    第三、1940——1945年青木关国立音乐院、分院和中训团音干班

    第四、国立音乐院分院管理制度考

    第五、国立音乐院分院师生经济生活考

    他报告的内容即是2007年上海音乐学院音乐研究所一等专题《抗战时期上海音乐学院变迁史》中的第五部分(已于2008年6月结题)。主要考察在物资匮乏的抗战时期,师生们的住、教师的收入、学生的最低学习费用等项。

    从各项数据中,得出以下结论:

    第一、在艰苦的条件下,国立音乐院的师生们没有被困难吓阻,相反迎难而上,教师敬业、学生努力,为战后重建家园造就一批火种。

    第二、困扰二十世纪后半叶的“脑体倒挂”社会现象,在抗战时期即出现。此种经济问题,制约了音乐文化艺术的正常发展。

    齐江对冯雷的发言做了简短的总结。他说,冯博士的讲座内容,可以划归到经济音乐学的范畴。当然,可能有的学者或许喜欢音乐经济学这个名称。不管叫什么名字,大家殊途同归。之所以称其为经济音乐学,是想强调音乐学的学科本位。目前这一学科还处于起步阶段。齐江认为,冯雷在这方面做了富有理论勇气的探索。

    (冯雷在讲座中)

    (重师音乐学院08级表演专业学生张贺提问交流)

    三.齐江:“音乐文化传播视野中的冀东影戏”

    齐江,上海音乐学院民族音乐学专业博士(导师:陈铭道),重庆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音乐理论教研室主任。齐江博士发言的内容是“音乐文化传播视野中的冀东影戏”。他在讲座中指出,通过文献考证,通过民间口碑资料的梳理,基本可以断定冀东地区在靖康之难之后始有影戏流传。此时流传的影戏当是北宋都城汴梁影戏的直接后裔。若再往前追溯,其先祖当为西北地区的影戏。通过比较研究,齐江博士发现现今乐亭影戏的音乐与西北地区碗碗腔影戏的音乐有很多相似或相同之处。这从音乐学的角度,为乐亭影戏与西北地区影戏的渊源关系提供了有力的证据。此外,齐江博士还将乐亭影戏音乐同保定地区的影戏音乐加以比较,发现二者同样有着某些相同特征。这些特征表明冀东地区的影戏乃是诗赞系影戏音乐文化传播的结果。

    齐江老师在这部分内容中研究结论是:音乐学的研究,应当依靠自身特长,为其他学科的影戏研究提供独特而有价值的参照。齐江博士通过追溯乐亭影戏音乐的发展历程,认识到音乐学研究对于影戏史乃至影戏流派划分等方面研究的重要性。音乐学可以依靠自身的优长,坚定音乐学的学科本位,为传播学作出独特的贡献。

    (齐江在讲座中)

    四.康瑞军:“国际汉学语境中的中国音乐史研究”

    康瑞军,上海音乐学院中国古代音乐史方向博士,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导师:洛秦,康瑞军博士在其“国际汉学语境中的中国音乐史研究”的演讲中,以国际化的视角,着重从三个方面展开:首先从中国的中国(自说自话),亚洲的中国(自说他话),世界的中国(他说我话)的层次追溯国际汉学研究的渊源及特征。同时又追溯了中国音乐史学的国际化概况。19、20世纪之交,法国人钱德明(Amoit)、沙畹(Chavnnes)、荷兰人阿里斯(Aslst)、德国人(R.Wilhem)开始研究中国古代文献中的音乐资料,注意力在于中国音乐的神话、音响、与政治的关系等,他们的缺憾是缺乏对音乐形态的必要了解。康博士还介绍到,大致同一时期,一些德国、荷兰的汉学家对中国西南地区发现的汉代铜鼓进行的研究。最后康博士引申出新世纪我们研究中国音乐史的使命与具体策略与方案:进一步了解海外学界如何研究中国音乐史,研究他国的音乐史(文献、文物、乐谱、表演实践无疑是国际性、普遍性的音乐史学论题);因此,在新的世纪研究中国音乐史,应当一方面尝试提出中国音乐史学的独特范式;另一方面给世界范围内其他民族的音乐史研究乃至跨民族音乐史研究提供中国式的学术智慧。同时,从“群趋东洋受国史”到“放眼世界、为我所用”。搜集、研读国外音乐史学术资源(主要是英文、日文和法文),利用国际音乐期刊全文数据库(IIMP)和音乐学硕士博士论文数据库(PQDD),吸纳、消化可资借鉴的经验,推动中国音乐史学科的进步。

    齐江认为,康博士的发言,是我们对于“他者研究我们”的一种归纳和反思。说到底是透过他者反观我们自己的研究。这样的回顾与反思对于我们的学科建设,大有裨益。

    (康瑞军在讲座中 )

    五、徐海准博士:“韩国玄琴的原型”

    韩国学者徐海准(Seo  Haijoon)博士,上海音乐学院中国古代代音乐史方向博士(中国院、上音联合培养,导师吴文光),华中师范大学外籍专家。他在题为“韩国玄琴的原型”的讲座中,从对考古实物(图例、照片等)的整理归纳和文献史料考证相结合的方式展开。他对大量散落于中国和韩国民间古代的玄琴前身考证论据的悉心严谨准备是特别值得借鉴的地方。他着重从三个主题展开了他的演讲。

    首先是韩国文献史料中记载的“玄琴”,从《三国史记》(1145)的最早时期形成,引用《新罗古记》(现在已失传)再到《国朝五礼仪序列》(1474),引用《三国史记》中的一部分,到《乐学轨范》(1493)的《国朝五礼仪序列》。

    最后他又从中韩考古学史料中的“玄琴”角度进行考证,从中国东北、西北地区古坟壁画中的长方形弦乐器到高句丽古坟壁画的长方形弦乐器以及江西大墓古坟壁画中的长方形弦乐器一一结合实物图论述;最后总结前人的研究成果玄琴的原型是臥箜篌,日本人林谦三的观点和韩国人李惠求玄琴的原型是玄琴本身的观点,以及目前近现代的主要研究成果是黄俊渊的“高句丽古坟壁画的玄琴”和李晋源的“玄琴和臥箜篌”等不同人对玄琴的研究。

    (徐海准在会场)

    六.张业茂:“论埃利奥特的实践思维——以《Music Matters:New Philosophy of Music Education》为例”

    最后发言的是华中师范大学音乐教育哲学方向博士(导师:王坤庆)、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音乐学系主任张业茂博士。他发言的题目是“论埃利奥特的实践思维——以《Music Matters:New Philosophy of Music Education》为例”。他着重讲了五个方面。

    张业茂博士首先指出,音乐教育哲学的思维方式正在经历一次大的转型,即从“实体思维”转向“关系思维”和“实践思维”。雷默的《Philosophy of Music Education》(《音乐教育的哲学》)是实体思维的典范,而埃利奥特的《Music Matters:New Philosophy of Music Education》(《关注实践:一种新的音乐教育哲学》)则是“实践思维”的代表。

    第二方面,张业茂博士具体讲了实践思维的时代背景。首先是哲学哲学思维方式的转变。哲学思维经历的形象思维(神话思维)、逻辑思维(实体思维),正转向关系、实践思维。人类哲学思维的两次大的变革。“第一次变革是从形象思维(以神话思维为代表)到逻辑思维(关注实体),第二次是从实体过渡到关系、实践”。然后他指出,实践思维是对实体思维的扬弃。他介绍说,所谓实体思维,是指把把宇宙万物理解为实体的集合,并以此为前提诠释一切的那种思维。实体思维以直观的视角和“本体论承诺”为前提,诠释万有存在的方式。或曰“以实体的眼光看待一切”的思维。他还介绍到:所谓关系思维,是指把存在预设为动态关系、存在者预设为潜在因素在关系中的显象,并以此为前提诠释一切的思维,或曰“以关系的眼光看待一切”的思维。马克思的辩证法、怀德海的过程哲学、现象学、结构主义等,采取的是典型的关系思维。我国哲学界亦有许多人自觉运用和大力倡导关系思维。当然,有学者甚至认为,关系思维是哲学思维的一场伟大变革,它预示着哲学思维新的发展方向。 但也需要从一些方面加以进一步深化。

    张博士发言的第三方面是对于埃利奥特实践思维及其在音乐教育中的运用。埃利奥特的实践思维是实践哲学在音乐教育中的应用。埃利奥特的实践思维也是一种关系思维。埃利奥特实践思维是过程性思维。

    接着,在第四个方面中,张博士谈了一下埃利奥特实践思维的启示:第一,音乐教育必须回归人的生活第二,音乐教育的价值生成于音乐教育的“关系场”中。第三,音乐教育重在过程。第四,为音乐教育的理论建构提供一种新的进路。

    最后,在第五个方面中,张博士谈了他对埃利奥特实践思维的反思。第一,“实践”也需要去魅;第二,埃利奥特对“实践”理解上的一致性或者说是狭隘性,导致了其理论建构上的不完善。第三,埃利奥特的“实践”排除了人们对音乐以及音乐教育的严肃、理性地理论思考活动。第四,以音乐创造与音乐聆听“实践”作为音乐教学与学习实践的唯一前提,且把它们看成音乐教育价值与真理的“上帝”,显然也是需要反思的。

    张业茂博士在结语中,引用了维特根斯坦曾说过的一句话:“时代的病要用改变人类的生存方式来治愈,哲学问题的病要以改变人类的思维方式和生存方式来治愈”。他认为:哲学研究开始由以往的教条模式转向生活世界、面对现实生活的变革。关注生活、立足实践的实践哲学随着时代的呼唤应运而生。

    (张业茂在发言中)

    总结:

    齐江博士对整场讲座做了整个讲座的总结发言。他表达了他的三个感谢:一是感谢诸位博士与大家分享了他们的研究成果和学术思想,让我们感受到他们的学术魅力,送来了知识,更送来了友情。二是感谢在周末赶来参加这次学术论坛的同学。尤其是重庆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孙久江、李翠婷、张文艳、潘雷、王明响等同学,为论坛的顺利召开毫无怨言地付出了辛勤的劳动。最后是表达了他对重庆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感谢,感谢学院提供了场地,提供了宽松的学术氛围!

    (交流后,在重庆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合影)

    (交流后在重师音乐学院合影) 

    第二部分  在西南大学的活动

    “三江音乐学博士论坛”于11月8日上午九点 在西南大学音乐学院,举办了第二场发言交流,这次交流活动由冯雷博士主持。到场的有西南大学音乐学院书记叶荫、副院长郑茂平博士,李方元、蒲亨强两位博导。与会的还有声乐教研室主 任刘方洪老师、彭兆雄老师也到场,汪涛博士、周雪峰博士以及西南大学音乐学院的同学们。首先由冯雷博士简介“三江论坛”的缘起。之后陈永、徐海准、张业茂、康瑞军四位博士发言。除康瑞军博士的发言题为《“新史学”视野下对宋代音乐研究动向的思考》,其余三位博士的发言题目和内容同在重庆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相同。齐江博士因学校有课未能到场,提交了书面发言,题为《民族音乐学的本土化》。冯雷博士也提交了书面发言。

    一.康瑞军博士:“新史学”视野下对宋代音乐研究动向的思考

    康瑞军博士的发言题为《“新史学”视野下对宋代音乐研究动向的思考》。他发言的第一个方面首先是宋代音乐研究的既往范式:1,社会史叙述方式:从内藤湖南“唐宋变革说”(1922)到岸边成雄的《唐代音乐史的研究》(1960、1961);2,阶级冲突与斗争的视角:杨荫浏《史稿》中对宋代民间音乐研究、宫廷雅乐、燕乐、琴乐、乐律、器乐、音乐思想研究(1964);3,音乐文献与形态分析的结合方式:赵如兰 “Song Dynasty Musical Sources and Their Interpretation” (1967);4,以音乐文化型态为主线进行解读:黄翔鹏提出:“三分法”、 “断层说”(1987)、“五分法”(1993),宋代音乐属于以剧曲音乐为代表的近世俗乐阶段,处于唐宋音乐文化断层期。宋代音乐已经取得丰厚的成果。目前主要体现出两种研究范式的转型(自发的实践)从对律、谱、器、调等史实的考证,到音乐表演背景、观演人群、场合、功能、观念、经济因素等史事全方位诠释,从音乐本体主导模式到音乐行为、音乐观念乃至更具体的社会生活史的讨论模式。

    康博士发言的第二个方面是“新史学”理念借鉴之可能(自觉的学理省思与探索)。他首先介绍了“新史学”:1890年代,国际史学界出现的一种史学思潮。批判传统史学以政治史为叙述中心,以客观主义和实证主义为认识论与方法论特征的兰克史学。狄尓泰、克罗齐、科林伍德,法国年鉴学派,批判年鉴学派思潮。新史学主张建构:社会史、生活史、庶民史、经济史、人类史、区域史、心态史、结构史、总体史。接着他介绍了两个相关的研究个案。

    他发言的第三个方面是从自发转向自觉的“新史学”路径。康博士指出,宋代处在一个转型的长时间段:晚唐至北宋、北宋至南宋之际的音乐文化整体转型,所以对宋代音乐的讨论也应当是全面性的。“新史学”非常重要一个概念就是“总体史”,——宋代音乐文化本身的多样性、丰富性向我们提出这一史学范式转型的要求,同时还提供了实现这一方法论转型的事实空间;近年来的研究成果和研究方法的变化,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在结束语中,康瑞军博士表达了他对宋代音乐史学转型过程中“新史学”路径的反思。

    (李方元教授亲临交流现场)

    本次论坛作为一种民间性质的活动,得到了一些学者和同学们的关注,同时也得到了一定的来自官方支持和鼓励。这对于论坛的倡导者和参与者都是一种积极的肯定和激励。相信这次活动会为以后国内分属不同院校的青年音乐学者之间的学术交流开一个好头,预示美好的未来。

    (交流后合影)

    作者简况

    王大为:重庆师范大学音乐学院2009级硕士生,导师刘天学教授

    何凌云:重庆师范大学音乐学院2009级硕士生,导师沈秋鸿教授

    王明响:重庆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音乐表演专业2009级本科生

    潘    雷:重庆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音乐表演专业2009级本科生

    分享到:


  • 文章录入:齐江责任编辑:巴黎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