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2010年11月3日下午3:00 
    地    点:中国音乐学院主楼413教室
    主讲人:伍国栋教授
    主持人:高佳佳教授
    主    办:中国音乐学院科研处、音研所

    2010年11月3日下午,伍国栋教授应中国音乐学院邀请,在中国音乐学院“国音讲坛”举办了“乐种研究的选题与设计——以《江南丝竹:乐种文化与乐种形态的综合研究》为例”的学术讲座。该讲座由高佳佳教授主持。

    伍国栋教授是我国著名民族音乐学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南京艺术学院特聘教授、南京艺术学院学报(音乐与表演版)》" target="_blank">《音乐与表演》主编,博士研究生导师。他长期担任研究生教学工作,主讲“民族音乐学理论”、“实地调查理论与方法”和“音乐学学术论文写作”等课程。在学术上重视音乐学与民族学(人类学)、社会学、民俗学等人文学科的结合,强调田野作业、综合性研究和社会音乐活动实践,积累有较丰富的实地调查经验和较深刻的社会音乐生活感受。著有《瑶族民歌》(合著)、《白族音乐志》(主编)、《民族音乐学概论》、《民族音乐学视野中的传统音乐》、《中国少数民族音乐》、《中国民族音乐》、《江南丝竹:乐种文化与乐种形态的综合研究》等著作。

    伍老师首先说明了讲题由来。他谈到,本土音乐品种是中国音乐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很多同学都会选择研究乐种。但如何研究乐种?怎样选题?怎样展开论述?这些都是摆在研究者面前的问题。2002年伍老师赴南京艺术学院担任特聘教授,他申报了全国艺术科学“十五”规划年度课题《江南丝竹研究》。在研究中,他将“江南丝竹”视为一种三维结构的音乐文化整体事象,对其进行了有机的整合分析与贯通性研究。其最终成果《江南丝竹:乐种文化与乐种形态的综合研究》,被认为是目前研究江南丝竹音乐最为全面、深入、细致的一部论著。

    在讲座中,伍老师以其江南丝竹研究为例,从历史构成、文化生态、音乐形态和社会互动四个层面,介绍了乐种的研究思路与策略。

    1、历史构成。江南丝竹作为一种“丝竹乐”乐种类型,肇始于中国古老的丝竹乐传统。其前身是在这一历史积累之上所显现的明清时期流行于环太湖流域或称“细乐”、“清乐”、“丝竹”的民间器乐演奏样式。20世纪50年代定名“江南丝竹”,从而即构成为一个区域文化特征鲜明、本体结构形态典型,并在全国乃至海外范围产生较大影响的丝竹乐合奏品种。由此说明,在当代民族音乐学或传统音乐研究领域,为了要论证一个传统器乐乐种的现实存在,需要去觅寻这一乐种逐步成型的历时过程。在对乐种历时性序列过程的考察中去探求之所以能使它成为“现状”的若干前因。

    2、文化生态。江南丝竹生存于江苏南部环太湖流域。明中叶以来,缙绅、士大夫、富商阶层的“私家蓄乐”之风盛行,家乐班的密集程度居全国之首。入清之后,歌舞、剧曲表演者和器乐演奏者流向民间,“堂名”乐班、文人乐社等新的演艺群体频频出现。这是一个特定的文化环境,造就了社会影响面大、艺术功底深厚的一流丝竹音乐演奏家群体,对江南丝竹乐种在近代走向文人化的发展旅程中发挥出了至关重要的引导作用。这是一个只有在特定的、具体的自然环境和文化环境中才可能显现出的丝竹音乐生存状态和发展趋势,可将其视为一种体现在器乐乐种动态走向层面的“生态的逻辑”的显现。

    3、音乐形态。乐种研究应当将乐种音乐本体置于研究的中心位置。传统器乐乐种的本体构成,核心内容是作为“器”的乐器及乐队和作为“乐”的曲目及演奏合成。江南丝竹是以“八大曲”为核心表现“曲目家族”的群体,以《六板》族、《三六》族、《四合》族等为代表,展示出一系列中国传统器乐音乐体式和腔调演变与扩展的基本样态和模式。例如,体式横向扩展的三模式——体的扩展、段的扩展、句的扩展。腔型纵向变异的三模式——繁简变异、多声叠置变异、宫调变异。乐学性质变异的“三活”模式——“活眼”、“活腔”与“活调”。正是这些属于乐种音乐本体形态结构的系列内容,从具体音乐结构的表现层面、乐学理论层面,展示出构成江南丝竹乐种核心部分“本体的逻辑”层次。

    4、社会互动。江南丝竹音乐能够走出环太湖流域地区而在全国乃至海外传播,显示出这一乐种音乐不可低估的重大影响及其功能作用。根据江南丝竹乐种传播的历史影响和现状互动的境遇而论,现当代传统音乐研究和音乐传播学研究视野中,物质的、人文的、精神的诸多因素,共同组成为了传统音乐传播、流动、扩散的综合性互动条件。其中,音乐主体成员的流动、迁徙,是其最重要也是最主要的互动因素之一。传播、影响与发展,成为了江南丝竹乐种综合因素构成研究中的一种“互动的逻辑”。

    伍老师讲座中,对乐种研究所设计的历史、文化、形态和互动四个研究思路,为同学们从事音乐品种研究带来了诸多启发。在问答环节中,伍老师向同学们介绍自己的治学经验,并就“学科理论与方法是潜隐与浮现的自我警戒”问题,向年轻学子和青年学者们提出了若干建议。认为理论是帮助人们研究事实的某种工具,不是研究的最终目的。研究的目的当是和中国音乐研究的实践相结合,把理论之“箭”融化在实际的研究实践中。

    伍国栋老师精彩的讲座,赢得了全体师生热烈又持久的掌声。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古林居士责任编辑:古林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