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秦教授率领“上海城市音乐研究”小组  

    南京艺术学院参加第十六届中国传统音乐学年会  

       

    文字整理:黄婉  

     

    中国传统音乐学会第十六届年会20101020日至24日在南京艺术学院隆重召开。上海音乐学院师生共三十余人积极参与了此次盛会。上海音乐学院洛秦教授带领六名师生共同赴会,其中包括参加“上海城市音乐研究”小组的四名师生和参加个人发言的两名研究生。  

       

                                        

     

    开幕式主席台人员  

       

    此次大会根据五个议题分设五个会场。其中,“上海城市音乐研究”小组于1022日上午08:1509:15在第一分会场“民族音乐学学科建设”展开研讨,由上海音乐学院萧梅教授主持。萧梅教授在开场主持中说:“传统音乐与当代社会而言,很多研究都会谈到文化变迁过程。城市音乐是一个非常值得我们去关注的一个现实。作为中国最早开埠、目前在所有城市中居于领先地位的上海,其音乐和音乐文化现象具有怎样的特点是非常需要去关注的。洛秦教授在此领域做出大量工作,通过今天的‘上海城市音乐研究’小组可以集中展示近年来的一些研究成果。  

       

      

       

     萧梅教授在主持 

       

    论文陈述一、上海俄侨“飞地”音乐  

    上海音乐学院洛秦教授是“上海城市音乐研究”小组召集人。洛秦教授长期致力于音乐人类学研究,主要学术领域为音乐人类学城市音乐文化研究。作为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洛秦教授带领研究团队着力推动音乐人类学在中国的建设和发展,以及全面开展上海城市音乐文化研究。至今以来,其主持的上海城市音乐研究课题已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洛秦教授宣读的论文题为《音乐文化诗学视角中的历史研究与民族志方法一一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俄侨音乐飞地的历史叙事及其文化意义阐释》。  

       

    上海城市音乐研究”小组召集人:洛秦教授  

       

    洛秦教授以上海历史中俄侨音乐“飞地”为研究对象。作者在文中认为,20世纪上半叶,上海租界中的西方飞地音乐文化活动兴盛。特别是由大量俄侨音乐家在上海从事演艺、教学和生活所建构的音乐飞地1930年中期,俄国音乐在上海艺坛上已占主导地位,对西方音乐文化进入中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影响。这些影响包括音乐观念、表演、审美、教育、生活,以及音乐产业等,构成了推动中国近现代音乐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音乐在租界中,随着俄国侨民经商、传教和自由职业者等在上海的发展和生活,成为传统维系、族群归属和文化认同的重要纽带之一,从而俄侨在这里营造了一个音乐飞地。事实上,俄侨音乐飞地现象不仅是中国近现代音乐历史的重要内容,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可视为20世纪上半叶上海城市音乐文化历史的一个射影。作者不仅关注移民音乐的多元结构与本地文化接纳和融合,并且以音乐文化诗学的音乐人事与文化关系的研究模式,通过历史研究中的民族志的方式,以题解与修辞大事记历史叙事文化意义阐释结语一一研究模式分析五个部分,探讨和解读了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俄侨音乐飞地自身所呈现的经济、文化和精神自救的内向性特征,以及其在与中国文化外向性交往中所体现的文化避难文化传播文化认同作用的发生、存在的可能和必然。  

       

    论文陈述二、上海古琴音乐  

     胡斌副教授来自河南大学音乐学院,于2009年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音乐人类学专业,获博士学位,师从洛秦教授。胡斌此次发言题为《现代认同与文化表征中的古琴一一以百年来上海古琴文化变迁为个案的音乐人类学研究》(博士论文)。  

       

      

     

    发言者:胡斌  

       

    胡斌的文章以近一百年来的上海古琴文化变迁为个案,通过相关史料的梳理,以及对当下上海古琴在各个领域发展过程的田野调查,从文化认同与文化表征的理论视角对这一个案进行了分析。文中认为,自二十世纪初至建国前,上海古琴文化发展主要是以相对封闭的自律方式进行的。在社会发生重大变革之时,汇聚于上海的琴人们带着历史遗留下来的文化记忆,以及对传统古琴文化行为规范的维护来表达自我文化认同,但是由于未能融入现代化进程的主流话语而被排斥到社会政治文化的边缘,只能以小群体的民间音乐文化形态存在并发展。建国之后,上海今虞琴社等民间音乐文化力量受到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为主流话语的国家征用,同时散落于民间的琴人群体因参与了现代方式的社会分工而发生了文化身份与社会角色的转变。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之后,发展民族文化与弘扬民族特性的“全球化”话语也成为时代的主流话语,上海古琴文化以其丰厚的历史积淀同西方音乐文化体系、现代传媒、文化遗产以及现代经济体制下的大众文化等多种“全球化”话语发生了全面的碰撞与文化重组,但是由于民族性与现代性、地方性与全球化的内在矛盾,当下的上海古琴文化一方面表现出外在表现形式多样、传播广泛、与社会紧密互动的特征,但另一方面也出现了传统古琴文化积淀受到多种“全球化”话语的分离,以及文化阐释话语的现代性转移。  

       

    论文陈述三、上海韩国“飞地”音乐  

    上海音乐学院教师黄婉随后发言。黄婉于2010年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音乐人类学专业,获博士学位,师从洛秦教授。其论文题为《构筑边界:上海的韩国离散群体的“飞地”音乐生活》(博士论文)。  

       

       

    发言者:黄婉  

       

    黄婉的文章以移居上海虹桥镇近20年的韩国“离散”群体音乐生活为个案。文中认为,韩国人及其携带而来的各种传统与宗教音乐,为上海城市离散音乐的音乐人类学研究创造了新契机。历史中,韩、中人民运用革命主题的各种音乐,表达同仇敌忾的心声。60年后的今天,飞地音乐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首先体现在“飞地”音乐生活历时上的传统化和宗教化特征,以及共时上的“三层级空间”结构音乐生活模式特征。进而,作者认为在离散音乐研究中,融合是文化接触后的常见,甚至是必然结果。但是在上海韩国飞地却没有出现文化融合现象。反而,该群体极力维持和创造传统和宗教音乐生活的新局面。作者紧接着从冲突的视点切入解读环节。作者认为“飞地”音乐生活应对冲突的策略分为对立、回避和整合三类,并主导着不同性质和特征的“飞地”音乐活动、表演实践和音乐观念。作者在结论中根据该个案的特殊性提出了一个新概念“反歧视”。 即上海的韩国人因其经济成就、儒家文化的传承以及基督教和天主教信仰的普及,形成了对中国人的根深蒂固的“超越”心理。作者因此认为离散理论中的“歧视”在本个案中不具有意义。该论文从音乐人类学的特殊论域中,对已有“离散”理论提出一个概念补充。最后,作者认为韩国人在圈子观念和基督教信仰的主导下,维持着以音乐聚会为主的音乐生活,一定程度上构筑了新的社会、文化边界。  

       

    论文陈述四、上海民俗音乐  

    来自上海音乐学院的08级在读博士研究生吴艳宣讲的论文题为《上海传统民俗音乐艺人群体的文化适应》。吴艳目前就读于上海音乐学院音乐人类学专业,师 从洛秦教授。  

       

     

    发言者:吴艳  

       

        吴艳的文章以上海民俗音乐艺人群体为研究对象。作者首先对音乐本身与民俗音乐之间关系进行了提问,从而引出对民俗音乐的界定。作者认为,民俗音乐界定的不是音乐本身。传统民俗音乐所指不是一种音乐体裁的概念,而是一种音乐文化类型,是指传统民俗事项中的音乐。其后作者以道教班为例,来说明民俗音乐艺人群体如何是民俗音乐的创造者、传承者、持有者和传播者。作者通过文献研读和老艺人们的口述,发现在不同的历史阶段艺人群体一用乐一场合有着不同的关系脉络,这种关系脉络直接反映并决定民俗音乐的传承与变迁。作者因此提出,道教班清音班吹打班为何出现由泾渭分明交融混合的转变?作者将这种转变纳入了文化适应的解读视角,认为上海民俗音乐艺人群体面对的社会环境有多种多样,其中以制度方面为例可以看到制度更迭与政策变化对道教班的影响。同时,作者还考察了道教班应对制度的策略。此外,作者还从音乐上的改变来理解道教班的乐器编制和乐曲变化的过程和原因。此外,作者从艺人群体一用乐一场合的关系脉络和民俗音乐与民俗事项中的音乐的关系两方面,总结了研究的必要性。最后作者认为,社会结构、政策制度、经济变革等因素是民俗事项变迁的直接原因,而老百姓的观念和审美是上海传统民俗音乐传承与变迁的特定原因,并通过艺人群体的文化适应加以实现。  

       

    论文陈述五、上海群众合唱团  

        上海音乐学院学科办 陈婷婷老师参加本次会议的论文题为《群体模式与制度规范:上海群众合唱团体发展现状及管理运作模式研究》。陈婷婷于2008年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民族音乐学专业,获硕士学位,师从洛秦教授。  

       

     

    发言者:陈婷婷  

       

    陈婷婷的文章以上海的群众合唱团为研究对象。首先对近年来的上海群众合唱团的发展做了一个概览,总结出上海群众合唱团呈现出日益兴盛的状况。作者认为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理解:其一、从规模来看,合唱团体的数量日益增多;其二、从水平来看,不断从业余向专业靠拢;其三、从性质来看,包括了学生合唱团,政府机构、企事业单位合唱团以及社会合唱团等;合唱这一群众艺术的社会普及性越来越高,已成为上海城市社会音乐文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作者2009年和2010年两个具有代表性的事件,即“万人黄河大合唱”与《欢乐合唱会》来说明上海合唱艺术蓬勃发展、群众合唱团体活动频繁的现状。  

    其次,就如何研究而言,作者认为,目前国内关于群众合唱团体的研究,主要集中于对高校和中小学合唱团体的组建与训练、合唱作品的赏析、合唱指挥艺术等方面的研究,关于群众合唱团体一一作为一种具有普遍存在范式的社会群体的研究则较为鲜见。尤其对于上海大量存在的社会合唱团,作者认为其组织特征是一种基于共同兴趣基础上的集体认同,其管理不同于职业合唱团,是一种社会化的、非盈利性的、社团性质的运作模式。因此,该文结合音乐社会学关于群体模式、制度规范的相关理论,对上海群众合唱团体的存在与发展概况、群众合唱团体的管理模式等问题进行分析阐述,并对其发展提出新的构思。  

    此外,另有两名博士研究生潘妍娜和张延莉作为个人发言者,分别参加了1021日和22日第三会场的论文陈述。  

       

    论文陈述六、上海戏曲昆曲  

    上海音乐学院08级博士研究生潘妍娜宣读了题为《<上灵山>到四本<长生殿>一一对昆剧当代发展历史转向的思考》的论文。潘妍娜目前就读于上海音乐学院音乐人类学专业,师从洛秦教授。  

       

     

    发言者:潘妍娜  

       

      潘妍娜以一出昆曲剧目为考察对象,在文章中认为,20世纪8090年代是昆剧发展的困境期,在国家“保护、继承、创新、发展”的政策下,市场经济为主导的社会环境中,新编戏成为了上海昆剧团创作的主流,其目的在于探索昆剧在现代的发展道路。上演于1993年的《上灵山》是上昆这种探索的一种极端化表现,这个戏被称作“大型海派神话剧”,表演上结合了声光现代舞美手段,音乐上走的是电声化的路线,这个戏在引起了诸多争议的同时也产生了相对不错的票房价值。而2001年后随着昆剧“申遗”成功,国家政策和社会环境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为了体现昆剧作为“文化遗产”的价值与历史,传统戏成为了上昆的这时期创作的主流。也正是在“非遗”的语境下,多种社会力量参与到了昆剧的创作中,在多种力量的打造下传统戏并非原样复原,而是一种“大制作”和“全本”的现代化呈现,上演于2007年的四本《长生殿》就体现了这种传统的现代化复原,从音乐上看既保留了传统的昆剧韵味,又使用了很多新的音乐手法,体现了现代人对于昆剧本体的认知和对于昆剧发展道路的理性思考,进一步引起思考的是作为“文化遗产”的昆剧在现代复兴的复杂性和历史必然性。

       

    论文陈述七、传统与现代:撒叶儿嗬  

    上海音乐学院09级博士研究生张延莉宣读了题为《舞台上的“原生态”和原生态的“舞台”一一从青歌赛“撒叶儿嗬”组合谈起》的论文。张延莉目前就读于上海音乐学院音乐人类学专业,师从洛秦教授。  

       

      

     

    发言者:张延莉  

       

    张延莉以中央电视台青年歌手大奖赛原生态参赛选手湖北广播电视总台代表队的“撒叶儿嗬”组合为关注对象。作者首先对舞台上的“原生态”和原生态的“舞台”进行了概念的界定。并从两个方面:舞台上的“撒叶儿嗬”是“去禁忌化、去仪式化,娱乐化、歌舞化”的表演,以及舞台上的“原生态”有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来探讨该论题。首先,作者通过对原生场域中的“撒叶儿嗬”(跳丧鼓)与舞台上的表演相比较,从曲目使用、展演方式、展演目的等方面的变化说明了舞台上的“撒叶儿嗬”是去禁忌化、去仪式化后娱乐化、歌舞化的表演,传统音乐为适应新的环境发生了变迁,舞台上展演的形式并非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所要保护的对象。特别探讨了其禁忌的观念、丧鼓的中心地位和高腔的运用几个核心问题。其次,作者认为虽然舞台上的原生态并非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所要保护的对象,但是它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舞台符号”有自己存在的价值与意义。青歌赛对于原生态演唱形式及原生态歌手的影响,以及原生态演唱形式的加入对青歌赛的意义,代表精英阶层的学院派演唱与非专业的原生态演唱并置于由政府、权威媒体、学者、民众共同参与的歌唱比赛活动中,某种意义上起到了弥补民众心理落差的作用,用经济上落后而文化上富足的原生态群体拉近了音乐与生活的距离,客观上赋予了音乐以社会功用意义。  

       

    寄语“上海城市音乐研究”小组  

    与会期间,多位学者均对“上海城市音乐研究”小组的学术成果给以了肯定和鼓励。特别是在闭幕式上,负责第一会场总结汇报的薛艺兵教授对小组在本次大会中的表现和价值做了如下的点评,薛艺兵老师认为在洛秦教授组织的研究小组中,其成员不仅谈到了各自研究的领域和各自的方法。而且就整个城市音乐研究的方法上,都各自从不同的领域和不同的视角上给以了讨论。尤其是洛秦教授通过探讨早期俄国人在上海的音乐“飞地”,为该领域做了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案例。  

    洛秦教授在组织此次“上海城市音乐研究”小组时对上海城市音乐研究的价值做了如下总结。他认为,之所以要专门以专题的形式讨论上海的城市音乐,是因为上海作为中国近代音乐的发祥地,以上海音乐历史和文化为内容的研究数量可观并由来已久,但作为一个专门的领域进行研究,特别是比较完整地从学理层面进行系统思考相对薄弱,与近年来方兴未艾的“上海学”、“新社会史”的中国的社会区域史研究相比,更为重要的是在新兴研究领域和视角一一城市音乐人类学迅速发展的情形下,上海音乐的研究在理论上的整体性构想和实践性的具体研究实施在学科理念、研究方法等方面都有很多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同时,上海地域中的城市音乐文化研究一一区域性个案研究模式的尝试正是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建设计划的重要内容,也因此,对于城市音乐人类学的产生及其理论的探讨,对于城市音乐研究作为中国音乐学界的一个新兴研究领域的梳理,以及对于近年来的上海音乐历史和文化研究实践及其思考尤为显得必须和具有意义。  

    至此,“上海城市音乐研究”小组圆满地完成了此次南京会议中的各项论文宣读工作。可以说,此行收获的不仅仅是肯定,更为重要的是在众多专家和学者给与的建议和意见中,看到“上海城市音乐研究”未来的学术发展空间。  

       

    (相关信息亦可浏览:http://www.anthromusic.com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元_丝路羽音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