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吉提">李吉提教授《中国音乐结构分析概论》课综述

    图片:清河

    200641021中央音乐学院李吉提教授于我院进行了关于 “中国音乐结构分析”的讲学。十天来,每日课室里座无虚席,同学们为李老师广博的学识、深入浅出的讲授、严谨的治学态度、开阔的视野深深地折服,同时也为中华民族所蕴藏的、挖掘的及尚为挖掘的、开发以及未开发的丰富宝藏所感动。

    中国音乐的构成应该是包含传统与现代的,“传统是我们继承和发展的基础,但传统需要发展和延续”,故此,传统也需要新的血液输入进来,“中西合璧”和中国现代风格的音乐的出现,是历史的必然。为此,老师将讲课内容分为三大块:上编 中国传统音乐结构分析;中编 中西合璧的音乐结构分析;下编 中国现代(前卫性)音乐创作分析。课程定位在以音乐本体分析为主,兼论其他(包括美学思想、社会环境等音乐产生的土壤),从宏观到微观,纵横论及古今中外。在课程的一开始,老师就提出要把中国音乐放到世界文化中去观察,因为人类各个国家、各个民族既有共性,又有着不同的民族个性,我们视野一定要开阔,必须通过比较不同的社会文化,在世界文化的大范围来观察和认识自己的文化,既不盲目自大,也不小觐自己。

    中国长期以来相对封闭的生存环境在某种意义上为我们留存下来了极其丰富的传统音乐资源,并保留了传统音乐浓郁的民族特色和地域特色,但令人遗憾的是,很多时候我们自己并不太看重这些宝贝,甚至觉得它“土”,而外国人却视若珍宝。她很感慨地给同学们说了一件事情,曾经有一位美国专家来中国讲学,他说中国的古琴曲《梅花三弄》是“音色音乐”,曲子的各段是实音与泛音的交替演奏,这里的虚实交替其实就是中国的阴阳………这样的事情中国自己的学者却没能做到,老师呼吁,我们实在应该、且必须重视自己民族的财富。

    从音乐结构分析的角度出发,老师将中国传统音乐分为民间音乐、文人音乐、宗教音乐、宫廷音乐和戏曲音乐几种类型,从传统音乐的审美特征和表情特点、音乐语言特色、音乐发展手法和结构功能及传统曲式等方面,通过大量的实例为大家进行技术上的分析和美学上的阐释、以及传统音乐与文学戏剧的关系和与西方的不同。如西方人认为音乐是音响的建筑,需要结构,需要逻辑,这要同数学、哲学结合去认识。而中国强调音乐是一个过程,一个音乐语言的表述过程,一个韵味过程,一个气氛过程,这样不管是创作、欣赏还是分析都不能按照一条思路来理解。另外,对于中外都有的一些东西,如中国传统音乐中的“咬尾”(或叫顶真、连环扣)、起承转合、五声音阶、七声音阶等,重要的是要找出自己的特点,与西方不同在哪里。

    20世纪初,西学东渐,中国人的审美意识发生了变化,“不仅穿西装、听西乐和关注外面的世界渐成时尚,中国音乐的概念,也从内容、体裁、形式及范围等方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们全面汲取西方作曲技术理论、对西方乐器、乐队和音乐体裁广泛接纳,西方曲式结构理论影响中国的同时,中国音乐理论也得到了初步的积累,创作理念也得以拓宽,出现了许多新作品。声乐作品如施光南的《祝酒歌》、冼星海的《回文》、《黄河大合唱》、段平泰的《为唐诗七首而作》、瞿希贤的《牧歌》等;器乐作品如贺绿汀的《牧童短笛》、《摇篮曲》、吴祖强、王燕樵、刘德海合作的《草原英雄小姐妹》、何占豪陈钢的《梁祝》、张长城、原野的《红军哥哥回来了》、广东音乐《赛龙夺锦》等;歌剧如《白毛女》、《洪湖赤卫队》等……通过这些“中西合璧”的代表作品的分析,可以看到那个时代的老一辈艺术家们为中国音乐的发展所作的努力和贡献。有人说老一代作曲家是“旧瓶装新酒”,旋律是新的,和声、曲式、复调却是西方的,这样说有点否定了老一代作曲家的努力了。其实不管是和声、曲式、复调在我国都有一个很好的融合过程,而不是简单地照搬西方,老一代作曲家都是很认真地研究了中国的民族音乐,然后尽可能地把西方古典技术与之融合,带着他们那个时代的“共性写作特征”,他们经过不懈努力才为我们探寻出发展中国音乐的新路。

    改革开放后,世界现代音乐思潮迅速地影响了中国音乐的创作,出现了风格各异的“中国现代(前卫性)音乐”,这一类作品的分析也是老师这次讲学的“重头戏”。现代社会是个多元化、讲求个性的信息社会,现代音乐的产生是历史的必然。现代音乐最大的扩大是把噪音、生活音响、各种电子音响等都纳入进来,且音乐不再拘泥于一定调、音阶、有规律的节奏循环等,实际上形成了两个极端:一是整体序列化,越来越严格地管理着音乐的进行;一是越来越自由,放松各种禁律,让人们进行各种各样的尝试。中国现代作曲家的代表作品不胜枚举,如罗忠镕的《涉江采芙蓉》、唐建平的《西口情魂》、郭文景的《天地回声》、刘湲的《土楼回响》、陈永华的《飞渡》、谭盾的《西北组曲》、陈其钢的《水调歌头》杨立青的《荒漠暮色》何训田的《天籁》、瞿小松的《Mong Dong》等,歌剧如《原野》、《苍原》、《狂人日记》、《夜宴》、《命若琴弦》等。这些作品都摆脱了西方的控制,找寻自己的音乐之路,既有现代意识、现代技术,又有不同于西方的属于我们自己的音乐。

    有意思的是中国传统音乐为现代音乐作品提供了大量的营养和灵感。如现代音乐要打破规律的节拍节奏,一种是取消小节线,这在中国的散板音乐就有经验可取;第二种是增盈节拍、附加节拍,这在新疆维吾尔族的音乐中也可以看到;第三种是非等分数列在中国的锣鼓音乐中也大量存在。又如现代音乐中的“音色音乐”,其实中国的锣鼓、打击乐也就是音色音乐,它们可以作为“超级主题”来结构乐曲,现代音乐最敏感的两个话题其实在锣鼓乐里都有体现了。再如中国古琴的走音、吟、揉、绰、注等腔化音乐也都暗含了微分音的表现。另外,中国的音律非常丰富,但是很可惜,从专业音乐教育开始都改成了十二平均律的教学,音律变得缺少了多种韵味,因此重视这一点也很重要。当然,我们不是要搞什么“国粹”,也必须放宽视野,学习他国、他族,“一个民族若不善于向其他民族的优点学习,这个民族文化就没希望了”,可是我们决不能漠视自己的传统文化!

    最后,老师对着我们,也是所有年轻的一代语重心长地说道,一定要重视对本国文化艺术的修炼,要熟悉自己的民间音乐文化,同时积极学习外来艺术,探索出属于我们自己的、具有中国现代风格的音乐创作之路!

     

    郁金香网友的相关评论:

    http://musicology.cn/bbs/dispbbs.asp?boardID=30&ID=2071&page=1

    分享到:


  • 文章录入:cissy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