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变中的音乐教育与妇女:家国想像与阴性终止
    ——台湾大学沈冬教授讲座综述

    时间:2009年10月21日星期三 14:00--15:0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图书馆楼512室
    整理人:吴艳

      沈冬教授以“我为谁?”揭开此次讲座的序幕。沈教授在台湾大学学习中国古典文学,后来又在美国马里兰大学学习民族音乐学,现为台湾大学教授,长期在中文系从事教学工作。此外,沈教授的音乐经验也十分丰富,自幼学习琴、筝、琵琶,且学唱京剧和昆曲。紧接着,沈教授又以“我来自何方?”简要介绍了曾任台湾大学中文系教授和音乐学研究所所长,现任国际长职务。作为台湾大学综合院校里的小学科,沈教授认为音乐学必须要加强与其他学科的竞争与合作,并坚持走跨学科和国际化的发展路线。“我是谁”和“我来自何方?”为沈教授的研究埋下伏笔。
      沈教授结合大量史料,以“文化研究”的视角进行妇女音乐的研究。首先,沈教授对思考过程以及核心概念进行界定和说明,其中“世变”是指近现代、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蕴含“衍化”(evolution)和“冲击”(impact)两层含义;“妇女”不仅仅是指女性,还与儿童(国民之母)、少年(梁启超“少年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音乐教育”包括教育和音乐,其中音乐是教育中的一部分;“家国想像”来源于Benedict Anderson所著 Imagined Communities;“阴性终止”来源于Susan McClary 所著Feminine ending。其次,沈教授简要说明其研究方法主要依靠文献资料,研究文献来源于报章、期刊和图画。
      沈教授在介绍上述研究思考后,对有关妇女音乐教育的讨论进行了详细分析,从《启蒙画报》、《女子世界》、《妇女杂志》等期刊里的发刊词和图画以及何良栋《皇朝经世文四编》中解析当时妇女音乐教育的实用取向特征,其文献考察之全面和分析视角之细腻让学生们大为赞叹。接下来,沈教授仍然从文献中分析妇女音乐教育的内容与实施情况,包括学校、师资、程度、设备、教材、辅助教材和学生反应等方面的内容。最后,沈教授从匪石《中国音乐改良说》、梁启超《饮冰室诗话》、蔡锷《军国民篇》等文献中分析妇女音乐教育中的家国想像与阴性终止。家国想像是以黄帝为共同始祖的中国民族,是晚清知识分子为了对抗西方所建构出来的一个“想像的社群”(imagined community)。近代中国的民族主义,是在国势危殆的特定历史条件之下,由一群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以固有文化、历史资源为基础,模仿西方民族主义的发展模式,加以建构、想像出来的人为文化产物。阴性终止来源于Susan McClary’s 论文集第一篇Feminine endings: Music, Genders, and Sexuality,认为西方古典音乐中突出阳性音乐文化霸权的革命,是跳出男性世界、突出女性自我,而沈教授提出中国妇女音乐教育是女性旧俗传统的革命,是跳入男性世界、终止女性自我。沈教授进一步从丰富的音响资料中分析这一现象。
      沈教授以丰富的文献资料和音响资料,从“家国想像”和“阴性终止”两条脉络分析近代中国妇女音乐教育,提出中国妇女音乐教育被形塑为实用取向、由独而群、由卑靡而高尚、由阴柔而阳刚的特征。
      在同学们热烈的掌声和积极的讨论后,洛秦教授总结此次讲座在“如何做学术”、“如何去思想”、“如何找材料”、“如何在材料中寻找脉络”、“如何在乐谱中找到重要的主题”等方面给同学们重要的启示。


    【群星会】的众声喧哗:慎芝与台湾国语流行歌曲的流行传唱
    ——台湾大学沈冬教授讲座综述

    时间:2009年10月21日星期三 15:00--16:0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图书馆楼512室
    整理人:吴艳

      “台湾在日本统治52年后回归祖国,如何将日本文化环境转变为中国文化环境,音乐在这一转变中起着怎样的作用?”沈冬教授提出国语流行歌曲在台湾的推行起着重要作用,慎芝在其推行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群星会】是台湾电视史上第一个歌唱节目,培育了很多歌星如邓丽君、蔡琴,慎芝就是群星会的主持、制作、作词、作曲的灵魂人物。研究开展于慎芝家人捐出大量慎芝的手稿资料,其中包括节目制播手稿、广播节目主持稿、歌本、写信歌词创作手稿等,沈教授负责音乐资料的整理工作。
      沈教授首先指出【群星会】承先启后、功成身退的特征,其中承先是指多元流行音乐文化的集大成;启后是指创作、表演人才各领风骚,如校园民歌运动、琼瑶电影歌曲、台湾国语流行歌曲在华人世界的流行;功成身退体现在培植歌唱人才、台湾自编流行歌曲蓬勃发展、台湾唱片业快速成长、国语流行歌曲成为台湾市场主流等。
      接着,沈教授以“飘沪过港来台湾”为题介绍台湾国语流行音乐的源头,源头之一是上海(1930s-1949)流行歌曲,之二是重庆(1930s-1940s)抗日救亡歌咏,之三是香港(1950-1964)时代曲。国语流行歌曲在台湾(1965-1980s)得以传唱取决于国语运动的推行和歌厅、广播、唱片、电视等媒体的带动。此外,最为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慎芝和关华石举办的【群星会】。沈教授又以“他乡乐音的承传”介绍慎芝和关华石的音乐姻缘,关华石(1912~1983)曾就读于南开大学文学系,后在上海音专西乐系学习乐理和小提琴,毕业后进入联华影业公司,并组织【中华大乐队】爵士广东乐团和【上海市中国音乐师公会】。慎芝(1928~1988)是台湾人,1928年出生于台湾台中东势镇,1937年随父母迁居上海,1945年上海日本第一高女毕业。1951年两人台北相识结婚,后开始了很多音乐活动,如歌厅、劳军活动演出;正声广播电台【乐坛春秋】节目;西乐业职业工会;台湾电视训练中心歌唱班、私立华石歌唱短期职业补习班;唱片词曲、编曲创作;台视【群星会】歌唱节目等。
      沈教授认为慎芝是“流行音乐教母”,体现作为歌手、作词家、作曲家和节目制作人等多方面才能。慎芝是民声电台【青春歌唱团】的节目歌星,拥有【千首词人】之称,日、洋、台及其它东南亚各国民谣曲调填词1400首之多,创作《群星颂》等四十余首歌曲,挖掘歌星、选歌、歌唱技巧训练、服装发型、台风等审制工作,使【群星会】成为声音到画面的跨时代、台湾电视史上一个歌唱综艺节目、收视最受欢迎节目、台视最长寿的歌唱节目。
      沈教授进一步从声像资料中分析群星会的丰富内容,包括艺术歌曲、抗日救亡歌咏、上海香港流行歌曲;日、洋时代曲;台湾流行歌曲、中、韩及东南亚各国民谣等,可谓“兼容并蓄的声景:群星会的众声喧哗”。
      最后,在“承先启后,功成身退:群星会谢幕”中,沈教授指出【群星会】就是多元文化的集大成,其主力来自于上海音乐文化。【群星会】节目海外转播,风靡南洋歌星献唱,在东南亚独领风骚。讲座最后在沈东教授《飘零落花》的歌声中结束,余音回荡……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区区鸟鸟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