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丽拿演奏《梁祝》

     

    当年《梁祝》团队:俞丽拿(左)、陈钢(中)和何占豪

      为纪念小提琴协奏曲《梁祝》诞生50周年,艺术人文频道明晚推出《主题之夜》特别节目——《话”50年》,何占豪、陈钢、俞丽拿、曹鹏、潘寅林等嘉宾齐聚节目现场,共同讲述《梁祝》诞生后鲜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总理尊重艺术家

      作为《梁祝》小提琴曲首演者,俞丽拿说,用专业的眼光来看,小提琴协奏曲《梁祝》20多分钟长短是合适的,但对于一些古典音乐基础并不那么丰富的听众来说,就可能觉得这首曲子过长了。所以有人建议要把《梁祝》缩短一些。她透露,当年周总理每次带着外宾到上海都点《梁祝》,有一次,总理听完也提出把曲子改短一点。但后来,周总理又说:如果你们艺术家认为这样可以的话,那也是可以的。对此,俞丽拿感慨道:周总理非常尊重艺术家,很尊重艺术规律。俞丽拿说,但实际上,大家在演出时还是按照总理的指示办的,有些场合《梁祝》就演奏5分钟片段,有时也演出10分钟或15分钟,根据剧场实际效果来决定如何缩短演出。

      火中救出老唱片

      在说到广大观众对《梁祝》的喜爱时,何占豪在节目现场与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任玉兰说出了一个动人故事。2000年,何占豪去鞍山讲课,任玉兰听说后特地找到了他,含泪交给他一张有点烧焦的密纹胶木唱片《梁祝》。原来,1968文革期间,《梁祝》唱片也被当成四旧焚烧。喜欢《梁祝》的任玉兰当时还是个20多岁的小姑娘,她竟然奋不顾身从火堆里抢下这张唱片,并一直珍藏了数十年。虽然这张唱片有点烧焦,却还能在唱机上放出音乐,任玉兰一直把这张唱片藏在箱子底下。后来,她花了3个月的工资买了一台老唱机,让美丽的旋律随风飘荡。

      偷听《梁祝》冒风险

      陈钢说,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也和《梁祝》有过一段缘分。十年动乱时,易中天在军垦农场务农,每天晚上,他都用厚厚的棉被盖着旧唱机听《梁祝》。有一天,连长来查岗,听到屋里有音乐,旋律似乎不是很革命。连长把门推开,责问他:你听什么东西?易中天很聪明,他说:我在听农业学大寨。连长说:不对!你放给我听。易中天知道《梁祝》有段小快板,就把那段放给连长听,并说:这不是农业学大寨吗?

      陈钢说,昆明大学工宣队进校后,发现半夜里在塔楼的塔顶上有亮光闪烁。于是派人把楼包围起来,破门而入,用电筒一照,竟然发现一群孩子蹲在地上在偷偷听《梁祝》。这些孩子竟然全是他们自己的孩子。在一个没有音乐的年代,《梁祝》成了孩子们的精神食粮。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