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4日,著名声乐表演家、声乐教育家冯家慧教授在武汉音乐学院学术报告厅作了《以中国传统唱论指导当代民族声乐的艺术实践》的专题讲座。
      讲座第一部分,冯老师向大家介绍了“中国传统声乐唱论”。她简要陈述了我国先后从远古至先秦、汉唐直至元、明、清等,各历史时期所不断涌现的民歌、戏曲、民间歌唱家、唱腔、声乐理论以及声乐审美文化等。并以《古典戏曲声乐论著丛编》等文献中收录的唱论为例,诠释了其部分篇章的相关理论。充分显示出我国的歌唱理论不仅早于西方,且曲种剧种、声腔韵致异常丰富,是“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继承与发展的宝贵资源和财富,并强调,拥有如此丰厚而异彩的实践和文化资源,我们就不可规避地应建立“中国民族声乐学派”。
      接着,冯老师将视域投注向近现代中国民族声乐的实践,在民族传统声乐和西方声乐的背景之上,提出我们应如何继承与借鉴。对照西方声乐学科,她客观审视中国民族声乐之不足。如欠缺完整的歌唱生理学方面知识;又如,因历朝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因素造成的声乐理论多为散论,而没有完整的系统化的中国声乐理论文献等。再审视我国自上世纪初打开西方声乐视野以来,声乐表演与教育实践中“得益”与“受害”的双重过程,随着学习的一步步深入和开放,我们终于归结到:声乐的一切“必须要自然”——因为遵循自然才是科学。
      于此,我们究竟应如何看待帕瓦诺蒂是“民族的美声”呢?我们该不该珍视中国传统声乐中诸如“儒家唱理”、“释家唱性”、“道家唱情”呢?该不该珍视诸如在“气口”上何以达至“气入人心”等精湛技能呢?在当今声光电多媒体表现和传播的时代,中国传统声乐表演中多姿多彩的肢体语言、面部表情等该不该深入发掘和继承呢?……只要围绕“自然”,无论是理论的、审美的,还是生理的、技术的,亦或语言的、风格的等等诸多论而无休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也正由此,在声乐艺术百花园中痴迷耕耘了40多个春秋的冯家慧教授,向我们阐释了她独特的“情-形-字-气-声”五字法循序渐进教学模式。她说,发声归于“自然”,语言依自“讲话”,表现源于“情感”。发声技术始终为表达情感而服务,是为了感情的表现才寻求技术的支撑。当以“自然”为原则后,调制人声这件“乐器”,最为关键的部位即在调节再塑性很强的咽管腔体,随着高、中、低音声势的抑扬起伏,喉形喉位的稳健把持,咽管“喇叭筒”的自如拉收等便是“形”、“声”的基础要素;又如五字中的“字”,注重的便是“喷吐的字头,扩展的字符,高位归韵的字尾”来加以认识和运用;再如“气”,在气息上要敏捷地贯穿“吸-憋-吐-叹-保”等完整流程。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icpsyjc责任编辑:小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