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081022日晚上6

    地点:上音北楼415

    主讲:刘红">刘红教授

    主持:赵维平">赵维平教授

    讲座题目:道教音乐是怎样的“音乐”

    内容要点:

    两个视角——道教&音乐道教音乐

    两种互看——道教&音乐

    研究概况——学术性论著(固态)&表演及展示(活态)

    审视反省——研究价值&存在的问题

    个人经历——地方戏剧团演奏→传统音乐理论→道教音乐研究

    研究体会——用“音乐”的耳朵听不太“音乐”的音乐&用世俗的眼光看脱俗的道教音乐

    心得分享——感受概括自视

    总结——审视自己的行为与态度&明确体验研究对象过程中自己扮演的角色

     刘红教授

    200810226点在上海音乐学院北楼415教室举行了刘红教授的 “道教音乐是怎样的‘音乐’”专题讲座,刘老师从对道教音乐的概念询问入手,向我们展示了他在研究该问题时的切入点和观察视角,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他走上该研究领域的历程,刘老师生动的演讲给在座的音乐学系师生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启发了无限的思考。

        刘老师的讲座围绕“道教音乐是怎样的‘音乐’”这一主题,但其内容并没有从理论概念化角度对其作一概而论的界定,而向我们展示在面对这一问题时他所采取的思考方法和视察角度。“道教音乐是怎样的‘音乐’”这一问题首先引出的是两个视角,即可从道教或音乐的角度来对“道教音乐”予以审视和质疑,这两者虽从字面上是将“道教音乐”四字予以划分,但实质上则是站在两种完全不同的立场来看待同一事物对象。以此,刘红教授又引申出另一问题,即“道教”与“音乐”两个维度的互看:音乐界如何看待“道教”&道教界如何看待“音乐”。这种互视的方法视角不仅只存在于本次讲座的引言开始及引申,更是渗透在余下的内容中,从中可以窥探出一位民族音乐学家在看待问题时的“双视角”观察力。

     

    在阐述完两种视角之后,老师介绍了“道教音乐”的研究概况,在该领域的“固态”学术性研究资料还是起步较早、数量众多的;而现有的道教音乐演出与展示作为一种“活态”资料也是研究道教音乐研究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对此,老师作了相关检讨,他指出道教音乐研究有其固然的史学、文献、人文等研究价值,但其中也存在一些概念混淆问题和田野工作的不足。透过审视其研究状况,老师讲述了他的个人经历及如何走上道教音乐研究之路的历程,可以看出老师不但对道教音乐文化十分了解和热爱,更有着深厚扎实的中国传统音乐文化功底,讲到一些戏曲曲牌以及锣鼓经时,信手拈来,触类旁通,娓娓吟唱。

    最为出彩的部分应是刘老师随后与大家分享的他在道教音乐研究中的体会和心得。作为大家并不是很了解的研究领域,与其介绍枯燥干冷的理论概念还不如展示研究中的所感所悟来得更为生动有趣。教授在其中指出两个很有意思的话题:“用‘音乐’的耳朵听不太‘音乐’的道教音乐”和“用世俗的眼光看脱俗的道教音乐”,可以说这是他之前提到的两个视角的具体阐释,相互站在对立的立场来看待原本存在的问题从而获得新的解释,以道内、道外两种不同角度审视同一研究对象“道教音乐”就有了完全不同的理解和解释。因为在道内人看来道教音乐就是仪式本身,而道外人则给它冠以宗教艺术的身份;在面对“道教音乐”的现象时,道内人是完全从仪式的角度出发来考虑音乐,而道外人则是从音乐的角度来看其在仪式中的地位和作用,这是老师多年来在道教音乐研究中的深刻感悟。因此老师将他的研究心路历程概括为六个字即:感受概括自视。最后,老师在总结中指出,在提出“道教音乐究竟是怎样一种‘音乐’”这一问题时,真正应该关注的是“面对这一事物时研究者所采取的行为和态度以及在近经历体验研究对象时所扮演的角色”,这种审视比就抓住其概念定义来得更为重要和实用。讲座完毕后,赵维平老师和同学们积极提问,与老师进行交流讨论。

     

    正如老师所言,本次讲座的目的并不是说文解字式地给“道教音乐是怎样的‘音乐’”一个概念和定义,而他在看待此问题上的理念方法及观察视角,让我们受益匪浅。无论面对何种研究对象,这种互视的换位思考和自我反省都应不能被研究者所忽视。《道德经》称“道”为“玄妙”,所谓玄妙,乃玄之又玄且妙不可言,玄妙并非无法理解,但要看你从怎样的视角去解读它……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