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锺恩2002年主持中央音乐学院继续教育部

    系列学术讲座(八)

     

    兹定于2003年1月17日(星期五)晚上举办系列学术讲座(八)。竭诚欢迎全院师生光临。

    时间:晚上7:30至9:00

    地点:本院1号楼北楼3层小礼堂(原附中)

    演讲人:北京大学知名教授、跨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乐黛云

    演讲题目:多元文化与文化自觉

    主持人提示:12年前,乐黛云教授曾经接受邀请,为我主持的《中国音乐年鉴》’90专栏笔会报告文化转型问题。今天,乐先生再次应约来中央音乐学院演讲文化自觉问题。毫无疑问,对一个处于全球化语境前沿的人文知识分子来说,如何正视进而摆脱西方文化的暗示,都是不可逾越和回避的,尤其在一个正在发展中的社会当中,这就是对自我的提升和超越:一种忧患意义上的文化自觉。

     

    下学期再见!祝大家新春愉快!

     

    乐黛云个人简介:

    女,1931年生。北京大学现代文学与比较文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跨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外国语大学顾问教授、东北师范大学、天津师范大学、厦门大学、南京大学、海南大学、中国语言文化大学兼任教授。19851998任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所长,1984-1989任深圳大学中文系主任。1990 年获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荣誉文学博士学位,现任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会长, 外国文学学会理事。此外,曾任: 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1981),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客座研究员(1982,1983),美国俄勒岗大学访问教授(1986),加拿大麦克玛斯特大学兼任教授(1990),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访问教授(1995),荷兰莱顿大学胡适讲座教授,(1996),美国斯丹福大学访问教授(2001),19901998任国际比较文学学会(International Comparative Literature Association )副会长。

         著有:《比较文学原理》(1986),《比较文学与中国现代文学》(1986),《中国小说中的知识分子》(Intellectuals in Chinese Fiction 英文版),《面向风暴》(To the Storm 英文版 、德文版、日文版,合著),《透过历史的烟尘》(1998),《绝色霜枫》(1999),《比较文学原理新编》(合著,1998),《跨文化之桥》(2002)

    主编与合作主编:《跨文化对话》,《远近丛书》(Proches Lointains),《独角兽与龙》,《世界诗学大辞典》,《中西比较文学教程》,《西方文艺思潮与中国现代文学》,《文学、历史、文学史》(英文),《超学科比较文学研究》,《欲望与幻象--东方与西方》,《北京大学比较文学研究丛书》,《中国文学在国外丛书》,《中外文化比较丛书》,《海外中国博士文从》,编译:《英语世界的鲁迅研究》、《当代英语世界鲁迅研究》等。

     

    中央音乐学院继续教育部本学期第八次学术讲座报导

    元旦过后,校园里出奇的宁静,人员稀少,复习备考是一个原因,即将渡假过年,也是中国人难以开解的一个情感结。然而,这种宁静和稀少并没有祛除本学期1号楼北楼周末学术讲座先后八次凝聚起来并愈益弥漫的人气。2003年1月17日晚上,是本学期系列学术讲座的最后一次(第八次),由北京大学知名教授、跨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乐黛云女士讲演,她的讲演题目是:多元文化与文化自觉。

    之所以邀请乐教授来为本学期的系列学术讲座结尾,一个原因是出于主持人的私心,12年前,1990年12月,也是一个严冬季节,乐教授应邀来到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为《中国音乐年鉴》’90专栏笔会的中西音乐文化关系专题作报告,演讲题目是文化转型问题,12年过去了,又是一个严冬,就像是一个年轮的约会,再次想到邀请乐教授来另外一个地方中央音乐学院谈谈文化问题;再一个原因是出于主持人的公心,此前的七次讲座,尽管不同主题、不同效果,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都是男的主讲,倒不是主持人的偏心眼,事出无因,纯属偶然,不过一旦发现了以后,就想找一下平衡,干脆约请一位超重量级的女性学者来压轴垫底,也许,又预示出一个新的开端;这样,作为主持人,我似乎也获得了一种由前面七次延续下来的满足感和一种空前的塌实感。

    12年前的演讲相仿,乐教授一开始就提出三个尖锐的问题:1.文化霸权主义和文化割据主义(或者文化部落主义)能否彼此对话?2.如何理解文化自觉?3.在文化自觉的基础上中国如何参与世界文化的重构?

    无疑,文化霸权的优势主要在经济、政治、科技,并试图通过意识形态来一统天下。但是,文化的一统性往往会消除差异,以至对文化自身带来伤害。文化的发展,主要是通过纵向的继承和横向的开拓,而文化霸权则会遏制文化的发展,在当今,更多是通过公众媒体乃至网络,以强势文化的姿态大面积地覆盖其他一切。而另一个极端是文化割据主义,或者叫做文化部落主义,它起源于文化相对主义,它的弱点是容易封闭、保守,扼杀新的东西,因此,它在实质上也是一种文化霸权,即排斥其他。那么,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主张,是否可能坐下来对话呢?有一种情况是可能的,就是主张文化多元,并且,从生态文化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其实,在极端之间有广大的中间地带是可以通过文化自觉来求得共存的,只有极少数死硬派不在此例。

    文化自觉是费孝通先生近年提出的一个概念,就是指人们如何对自身文化有一种自知之明。也就是说,要清楚地知道文化的来源和发展,文化自觉并不是文化回归,也不是文化他化,而是适应新的历史来调整自身的文化,从而在文化转型的过程中求得新生。这里涉及到一个如何看待和对待传统文化的态度问题。仔细想一想,文化上的原汁原味究竟有没有?或者说,到底有没有纯而又纯的东西?其实,这里有两个传统,一个是成型的遗迹,可以称之为传统文化,另一个是存活的现实,可以称之为文化传统,也就是对传统的一种新的诠释。因此,最好的对传统的保存,就是要发展传统,这是文化自觉最重要的一条。在艺术中同样是这样的,对一个作品可以有多种诠释,仅仅有一种诠释是不行的。当然,过度诠释也不行,那么,诠释和过度诠释的界限在哪里?其实,就在于语言本身约定俗成的局限,超过这个局限就没有诠释的可能性。另外,文化自觉除了针对自身之外,也涉及到对他文化的充分理解,比如,西方文明发展到现在,就提出了互动认知的方式。在这一方面,其实我们中国早已有古训在,比如《左传》中的“和而不同”就是这样,当然,这“和而不同”的规则究竟由哪一个权威来制定和仲裁,则又是一个新的问题。互动的根源,就是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同一个问题,这时,主体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于是,从主客二分就到了互动认知,进而,还可能成就物我合一。

    现象学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人们对客体的认识,也就是说,客体有可能因主体而改变。这样,也同时改变了人们的历史观,即:除了事件的历史之外,还有一个叙述的历史。从一定意义上说,我们接触到的所谓历史,大多数是叙述的历史,相比事件的历史的唯一性和不可重复性,叙述的历史总是线性的,因此,它不可能同时并存,而且,往往是多解的,不可能像自然科学那样通过实验不断地得到确证。对此,西方有人提出,离开自身,在异国情调的最远处,通过远景思维来反观自己,一种迂回之后的进入。既然西方能够通过中国来反观希腊,那么,中国同样也可以通过西方来反观自己。

    至于说,中国如何参与世界文化的重构问题,其实,这也是一个全球化的问题。全球化除了一般意义上的经济结构之外,另一个全球化就体现在大家都在考虑一些共同的问题,比如贫富、自然生态等等问题。WTO(世界贸易组织)和NGO(非政府组织)的并存,就很能说明问题,虽然这两者之间目前尚未建立对话机制。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作为,就是了解别人并为别人提供自己的文化资源。这里,古训“有生于无”“听其自然”“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君义臣忠”等等,都可以成为未来人类处理各种关系的一种积极参照。当然,问题是层出不穷的,即使在本我、自我、超我之外,还会有生死问题,人如果参不透死亡最终还是痛苦的,因此,有必要超越人自身的现世层面,并且,充分重视宗教问题。

    在圆满结束本学期计划的时候,让我们再度以时序的方式依次回眸一下我们邀请的这八位演讲人和他们的讲题,以表示衷心的感谢和敬意!他们不仅将记录在中央音乐学院的历史之中,而且,会久久回荡在每个参加活动的听讲人的心里:在这里,曾经有一天……

    1.2002年11月1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教授郑洞天:电影艺术鉴赏

    2.2002年11月8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郭文景:关于我的音乐创作

    3.2002年11月15日,中国艺术研究院宗教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田青:中国民族音乐的发展出路

    4.2002年11月22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王一川博士:全球文化语境中的当代文艺

    5.2002年11月29日,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研究员欧建平:芭蕾鉴赏入门

    6.2002年12月13日,北京大学传播学院广告学系副教授陈刚博士:作为文化现象的广告

    7.2002年12月27日,北京大学艺术学系教授朱青生博士:现代化中间的现代艺术

    8.2003年1月17日,北京大学跨文化研究中心教授乐黛云:多元文化与文化自觉

    (韩锺恩  供稿,2003/1/18,北京)

    分享到:


  • 文章录入:Philip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