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歌唱测定体系和COWS

    Nettl认为歌唱测定体系是一种更为接近用唯一的体系来说明世界音乐的方法。但是其本质还是作为能够显示出是考林斯基某种工作的副产品,而作为这一方法的发展者洛马克斯却很少在著作中提到考林斯基。这种体系是指,音乐的声音可分成37种规范/限定要素,一些音乐作品可以被评估为每一种规范的力量。然后曲目中作品的平均数被建立起来,能够说明每一种音乐的特征。我们必须要去经受特殊的训练才能运用这种体系。作者认为,该体系尽管受到了很多批评和反对,但还是值得信任的,而且这个方法在民族音乐学历史上是很重要的,可惜的是尽管他们和作者一样在继续历史的主流却没有人跟随。

    接着作者用Marcia Herndon有一篇引起争议的文章分析:即神圣奶牛的放牧,试图去了解事实的例子表明:对一个分析体系来讲要适应于全球,它就不能只是对曲目中的作品的比较,还得是世界音乐的比较。

    民族音乐学家的分析和他们所做的说明过程填满了书卷,但很多都不能用。很多东西我们依然要听了之后发觉其中的差异。全球体系的明显改变是用术语来分析和说明每一首音乐。这里有三种不同的途径:1、我们的描述是来源于该音乐所在文化本身的说明;2、它源于那些音乐的特征。因此分析是否满意的标准应该是由分析和他们的读者最新的眼光来定的;3分析是为了解决精确的问题而建立的。

    作者认为首先去说明和分析音乐是为了能够谈论和写作音乐。我们是否能真的谈论音乐,是否发现了更新的语言,是否总是和所有的视觉表现音乐的倾向有关——如记谱法,描述等?

        6、局内人的说法

    就目前而言,学者们的研究已经不再局限于在文化体系内进行音乐分析了,我们可能更为接近的去理解社会成员如何听到他们的音乐。因为文化的细节很多,因此诸如BlackingDanielou就认为这种方法是产生效用的一种。在绝大多数的社会里不用技术来谈论他们的音乐;即使在分析的时候也不一定总是意见一致的。因此,在伊朗当要求很多音乐家去分析录音里的一次表演时,作者发现不仅在细节上有分歧,在方法上也有分歧。这对于欧洲和美国的音乐理论家来说已经不是新闻了;音乐家们所达成的共识总是更多地体现在创作和表演上,而不是构思和证明的方法上。

    承认这一特征,我们可能满足于精确地解释作为文化的音乐,或者说应该这么做;或者我们能够使用文化本身的方法去进一步建立新的解释体系,不过这个体系是来源于报道人所做的事情,也要能够和报道人所做的事情继续相容。

        7NahwandIshi的歌曲

    这个部分是用两个例子(阿拉伯的NahawandIshi民歌)贯穿,用来说明音乐风格的问题。从而提出民族音乐学的文献大体上还是由描述和分析组成,给了学者们一些用于分析的、技术的和方法的明确理论。分析的普遍问题仍然只有少数学者在讨论,而讨论一个作品的分析要比讨论整个音乐描述的多。分析的理论家和专门写作分析文章的作者无论在局内人或局外人的方法和文化精确性上,或者音乐精确性之间、还有普遍的或者全球的方法上一次又一次地表现出了焦虑。作者认为如果为每一个对象和问题都建立一种方法或手段的话,问题可以得到最好的解决。每次要考虑到被调查文化的认知体系,避免一些教条,加入一些比较方向的民族音乐学家的见解。这样的话,我们最终应该可以在speech mode中成功地处理音乐。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