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霍恩波斯特尔的范式

    要知道,说音乐是世界性的语言其实是不对的。民族音乐学家应该相信有一个看待音乐和解释其结构的普适性的方法。建立一个唯一的、全球适用的体系的想法在它的历史进程中正好是民族音乐学研究的主流。给所有音乐分类的概念就和个人音乐作品的创造一样,在民族音乐学中是非常重要的,分类概念涉及普遍意义上的分析,而且关注更为专业地对个人作品中有遗传关系的作品的分析研究,还有实践性的研究。但是在这里我们需要只关注音乐分类法方面,这包括在世界音乐框架中音乐曲目的排列。作者认为很多学者在这个方面的学术传统应该是始于H氏。他没有做过田野考察,也很少用蜡筒录音机并受其支配,他的方法极为精细和具有特点。他的很多学生也是运用他的方法。他很重视对音乐旋律特征的分析,特别是对音阶的分析。他所强调的还包括音阶背后的文化背景。霍氏的学生们对此进行了提炼并延续了它,从Densmore到梅里亚姆都明显地显示出受到霍氏的影响。强调音阶的研究最近依然明显。

        3Herzog的综合法

        Herzog调整了霍氏的标准化方法,加入了一些Bartok方法的元素以及他自己的人类学经验。非常清楚,Herzog的工作是受到霍氏影响的,但一些细微的变化也是明显的。然而在认识世界音乐的多样性上,Herzog和他的老师一样试图以一种相同的基本方法来认识音乐的风格。这种标准就不能满足现状,因此Herzog没有涉足民间和部落文化。他教给学生的以及经常使用的方法是最初的一种尝试,这个方法是在基本的记谱过程完成后介绍和说明风格(风格是民族音乐学的门外汉也能理解的)中的曲目。Herzog不像Hornbostel那样多地强调音阶的材料,对数量方法的运用更少。霍氏是用音阶,赫氏是音阶、曲式及节奏特征等,梅氏是通过歌曲的使用。

        4、考林斯基伟大的计划

    Hornbostel一样,Herzog试图用同样的术语去解释不同的音乐,这为比较提供了一个基础,他的陈述不但不僵硬,还较为普遍,表明他更为欣赏它们的潜在缺陷。他的方法和考林斯基的有个非常有趣的对照。考林斯基试图考虑更为严格并试图为世界音乐的分类建立框架。在他的著作中比较和分析很大程度上重叠。霍氏和Herzog在那时面对的是音乐,因此需要一些小的术语来解释它们;对于考林斯基来说,工作成为了建立分析体系,或者甚至是建立系统网络,为歌曲以及音乐提供应该放置的位置。因此他的方法更为接近分类。和洛马克斯音调测量体系相比,他们不需要接受特别地训练来与别人的分析做比较。所有他要求的就是他相信的记谱和习惯了的西方风格的音乐背景。

    也许考林斯基最伟大的计划是针对旋律运动的分析。在对这个音乐元素研究的最终说法中他提供了用于旋律结构复杂分类的许多标准:主题再现的程度;最重要的、最初的和最终的运动方向;来源于视觉呈现的站立、悬挂、离题的、重叠的、距离和结论等概念。考林斯基提供了超过200个不同种类的旋律运动。若将他的工作和音阶做比较,考林斯基的范式体现在不限于旋律运动中发生的事物数量。但他限制单元类型的数量,反而无限地允许各种类型的结合。然后,他试图提供一些能够容纳一些音乐的体系。考林斯基的方法无法被广泛地推行因为他的方法无法进一步得到发展,但是在旋律运动领域他是个成功者。

    考林斯基意识到了用每一种文化自己的术语研究的重要性,但是也发现有必要避免比较的方法,然后以持久的和Gestalt的心理学作为继续研究的依据。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