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老师的讲解:

    你所讲的内容,经过了自己的梳理,文字很好了,但能不能用口述的方式,用精简的语言把内容抽提出来呢?我是想每个同学在汇报的时候,能脱离文稿,用自己的嘴巴说,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吗?我觉得这很要紧。这样可以看出你对文章真正吸收了多少。

     

    的时候,这“记谱”实际上指的是“谱”—— 规范性的谱和描述性的谱。在研究过程中,我们记的谱是描述性的谱子。要分清“谱”与“记谱”的区别,前者是一种结果性的文本;后者是成为这文本的过程。

    2、记谱与分析区分开,这可能吗?记谱的过程,本身就包含着记录者的分析。记录者的记录是通过分析的记录。从听到记录到分析,是一个连续的程序。

    3、我想问一个问题:文章中以1963年美国民族音乐学会举行的关于记谱问题的研讨会上的一个实验:四个学者同时记录同一段音乐,然后进行比较的实例,你们认为做这个练习的作用是什么?他们想证明什么?通过这个例子,可以看出,同样一首曲子,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听法,但4种记谱都是同一首乐曲的不同表达。引申开来,研究音乐文化时,没有单一的真实性,对同一音乐现象,可以有不同的看法,就如同从不同角度看同一张桌子,这也可以说一个问题有多面观。民族音乐学家要谦虚,对一个音乐现象,我们能看到的只是“真像”的一个或某些部分,不可能是全景。有人将此比喻为“shadows”,即研究者的所见、所听、所知,都只是“真像”的“shadows”

     

    第七章

    第七章语言学模式主要包含了七个问题:

        1分析层次

    当我们从田野返回时会带回来一大堆录音。我们会意识到对这么多的音乐和歌曲进行文字或符号的描述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们会先对音乐进行记谱,为自己制定出描述的方案。完成分析后,就可以用来分析并解释如此多数量的音乐了。这时,我们所要考虑的问题是:我们应该解释多少?不仅实际工作中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在很多学者的文章中也提到了此类问题。这时,我们必须开始参考这些我们比较熟悉的文章,在普遍的文化特殊性之间的分解、局内人和局外人的观点的区别以及全面的技术以及针对特殊问题进行处理的技术之间的区别。另外,问题还有,能否建立起对所有音乐都起作用的用来观察音乐的方法?描述是否有必要?分析和描述的区别是什么?分析音乐只有唯一的途径吗?或者是否还可以依赖每一种音乐的特征来对引导我们,或者用这样的方法来构想出该社会音乐的结构?这些只有学者和音乐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出现的问题,当我们转向从文化中研究音乐时,尽管会有细微的改变,仍然会存在这些问题。于是这些问题在Seeger那里得到了反复地讨论,并在其最近的著作中得以解释。这便是使用语言的问题,或者就像Seeger所用的交流的语言状态,关于音乐的演讲,与交流相关,但又不同于交流的形式。尽管很难想象能够有某些实际的改变,但无疑这是分析和解释音乐最初也最难的问题。

    作者讲述了自己1950年代学习的经历。通过这种学习经历的回顾,作者发现,西方和印地安音乐是如此不同。作者开始思考这种不同究竟是在于音乐体系还是他们所认为的各自的内在文化的根基与其他音乐不同。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