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锺恩2002年主持中央音乐学院继续教育部

    系列学术讲座(四)

     

    兹定于2002年11月22日(星期五)晚上举办系列学术讲座(四)。竭诚欢迎全院师生光临。

    时间:晚上7:30至9:00

    地点:本院1号楼北楼3层小礼堂(原附中)

    演讲人:

    著名文艺理论家、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王一川博士

    演讲题目:全球文化语境中的当代文艺

    主持人提示:把当代文艺置放在全球文化的语境当中,无疑,就会把自我和他者之间的互动关系凸显出来,于是,不同文明乃至意识形态的交流甚至冲突,也会成为一个历史驱动。当代文艺如是,当代音乐也应该是这样:不同音乐文化的异质相间、耦合互动。

     

     

    下次预告:欧建平给大家比画比画形体语言     

     

     

    王一川个人简介:

    男,1959年生于四川乐山,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文艺理论教研室主任。

    1982年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1984年获文学硕士学位(北京大学中文系文艺美学专业,导师:胡经之教授,论文题目:《论艺术的内在结构》);1984年起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讲授:美学和当代西方美学);1987年获文学博士学位(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文艺学专业,导师:黄药眠教授,副导师:童庆炳教授,论文题目:《意义的瞬间生成——西方体验美学的超越性结构》);1988-89年在英国牛津大学林纳克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随Terry Eagleton博士研习当代西方批评理论)1999、2001年,分别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东亚系和美国哈佛大学东亚系从事专业研修。

    主要著作有:《意义的瞬间生成——西方体验美学的超越性结构》(1988),《审美体验论》(1992),《语言的胜境——外国文学与语言学》(1993),《语言乌托邦——20世纪西方语言论美学探究》(1994),《中国现代卡里斯马典型——20世纪小说人物的修辞论阐释》(1994)

    ,《修辞论美学——文化语境中的20世纪中国文艺》(1997),《通向本文之路》(1997),《中国形象诗学——1985至1995年中国文学新潮阐释》(1998),《张艺谋神话的终结——审美与文化视野中的张艺谋电影》(1998),等等。

     

    中央音乐学院继续教育部本学期第四次学术讲座报导

    果然,就像主持人预先提示的:把当代文艺置放在全球文化的语境当中,无疑,就会把自我和他者之间的互动关系凸显出来,于是,不同文明乃至意识形态的交流甚至冲突,也会成为一个历史驱动。当代文艺如是,当代音乐也应该是这样:不同音乐文化的异质相间、耦合互动。11月22日晚上,第四次学术讲座,由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王一川博士主讲,题目是:全球化语境中的当代文艺。王博士以深入浅出并且诗学并举的方式,给大家输注着各种信息:

    一、全球化语境与艺术。当今世界上有关全球化的理论,主要有三种:全球一体化论,世界体系论,社会转型论。关于全球化的含义和体验,王博士认为:主要是地方生活体验对远距离事件的高度依赖状况,比如,在多国电器保卫之中,在多彩广告之中穿梭,在多声频道之中选择,……因此,从目前我们的日常生活看,我们每一个人都处在全球化的语境当中。而全球化的基本特征就是:多元互渗体验。

       二、当代艺术的生产与消费景观。艺术是人们通过符号表达自身的人生体验,而全球化并非文化的同质化或者异质化,而是互动关系,因此,全球化往往和本土化相伴随,世界性总是和民族性相伴随。目前的全球化景观主要有五种:种群景观,媒介景观,科技景观,金融景观,意识形态景观。

    三、当代艺术的文化形态。王博士比较认同德国哲学家卡西尔的文化定义,即:文化是人类的符号表意系统。当前文化主要呈现为四元分流:主导文化(以教化为特征),高雅文化(以形式创新、社会关怀、个性化追求为特征)大众文化(以信息和受众的大量性、文体的流行性和模式化、故事的类型化、观赏的日常性、效果的愉悦性为特征)。在当今全球化和民族性之间的悖论性共生的状况下,需要把多元互渗转换成多元化生,具体的策略是:多元共存,各行其道,优化组合,个性彰显。

    期间,王博士为了更加感性地展现文学艺术的审美特性,多次通过徐志摩《再别康桥》、鲁迅《狂人日记》、梁晓生《中国,一把钥匙》,以及流行歌曲《常回家看看》《一封家书》、电视剧《笑傲江湖》等等生动实例加以说明,引起听讲者的强烈回应,后面的讨论,依然是意犹未尽。看来,文化在全球化语境中,已经完全融入到了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和层面,甚至于,连同卡西尔概念中的符号表意系统,也已经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似乎根本就不需要表意。于是,文化也开始蜕变,尤其是大众文化,不再是一个象征,也不需要人们深情地对它表示敬意,它就在我们的身边,无时不在,无处不在,与人共舞。尤其在全球化语境当中,随我们一起流动,而这种流动本身又是一个新的传播,就像水雾一般弥漫……

    在音乐学院里谈文化,应该说,是最最合适和恰当的,因为音乐是文化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谈论文化就是在谈论我们自己。于是,有的人觉得很贴切,由衷生发出一种深层的感悟。可有些人却觉得有点陌生,好像这么复杂的学理概念和如此具体的吹拉弹唱又有什么必然关系,或者,那么日常化的大众文化又怎么和这样高雅的艺术融合?我想,这没有关系,因为这也是无法统一的,这本身就是一种文化,可能是早晚距离,可能是大小尺寸,不过有一点却可以肯定:不同反响的意见,实际上都融入在里面,文化驱动和感化着我们每一个人,尽管文化也是我们每一个人自己创造的。

    (韩锺恩  供稿,2002/11/23,北京)

    分享到:


  • 文章录入:Philip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