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锺恩2002年主持中央音乐学院继续教育部

    系列学术讲座(三)

     

    兹定于2002年11月15日(星期五)晚上举办系列学术讲座(三)。竭诚欢迎全院师生光临。

    时间:晚上7:30至9:00

    地点:本院1号楼北楼3层小礼堂(原附中)

    演讲人:著名音乐学家、中国艺术研究院宗教艺术研究中心主任:田青研究员

    演讲题目:中国民族音乐的发展出路

    主持人提示:记得十几年前,田青在一个不可交通的地方待了十几个月,我按时给他送去一些他需要的东西,其中,最重的一样东西,就是我们共同编辑的《中国音乐年鉴》1989卷。如今,田青已经把主编的接力棒交给了我,而我才接手没多长时间,又准备往后传递。不过,关心中国自己的事情这一点还是没有变,因此,当他接受我的约请之后,又建议讲讲中国音乐的出路问题,我欣然答应了下来。

     

    下次预告:王一川博士综论全球文化语境中的当代文艺

     

    田青个人简介:

    男,1948年4月7日生,汉族,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文革”中高中毕业后“上山下乡”,在黑龙江农村插队务农4年。1973年考入天津音乐学院作曲系,1977年毕业后留校任教。1981年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部音乐系,1984年获文学硕士学位并留院工作。曾任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副所长、《中国音乐年鉴》主编。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宗教艺术中心主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特邀研究员、中国佛学院客座教授、台湾佛光大学客座教授、北京佛教乐团顾问、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理事、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

    长期从事中国民族音乐研究及创作、批评,主要致力于佛教音乐的挖掘、整理和研究,在佛教界及音乐学界被认为是该领域的学术带头人。曾多次组织、率领中国佛教乐团出国访问,主办国际佛教音乐学术研讨会,多次应邀在国际著名学府讲学。近年来关注民族音乐现状,长期在北京音乐厅主持民族音乐专场音乐会。其音乐评论在我国音乐界和公众中有较大影响,因立论公正无私而有“冷面评委”之称。亦兼写随笔、散文及影视剧本。发表学术著作、论文约100万字,主编专业书籍约900万字,文学创作及音乐评论30万字。主要学术著作有:《中国古代音乐史话》,《音乐通论》,《中国佛乐选萃》,《中国汉传佛教常用唱诵规范谱本》,《中国宗教音乐》,等等。

     

    中央音乐学院继续教育部本学期第三次学术讲座报导

    11月15日晚上,第三次学术讲座,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宗教艺术研究中心主任田青研究员主讲,题目是:中国民族音乐的发展出路。整个会场,通过演讲人生动而幽默的叙述和譬喻,发出一阵阵会心的笑声,因为大家对发生在自己周围的中国音乐都有一定的了解,有的真还是常常牵挂在心,就像主持人在海报中提示的,这毕竟是我们中国自己的事情。我们不关心,又有谁来关心呢?因此,在演讲人娓娓道来和听讲人阵阵笑声的背面,是极其厚重的历史课题:我们该如何看待我们自己?

    果然,田青的开场白就从这里开始:当中国音乐刚刚走出国门,和世界有这么一些接触之后,面对出于各种理由的赞誉,或者是出于礼貌,或者是出于猎奇,我们应该抱持什么样的态度呢?真的就那么值得我们骄傲和自豪吗?于是,更深一层的问题如此显现:通过不同的文化交流,究竟是中国真正得到了国际的重视?还是中国再一次被西方世界所暗示?田青的回答是:之所以我们如此自恋自己以往的成就,长久凝视着古代四大发明,其实正好暴露出某种潜藏着民族自卑感在其中的、实际上极其脆弱的民族自尊心。同时,对文明成果的过分迷恋,其实就是一种现代迷信。也许,百年屈辱的历史,给我们带来的包袱过于沉重,以至于只能依靠自夸来填补我们的文化空虚。难道这真的是当代弱势文化群落的一个难以回避的历史宿命?由此,田青针对民族音乐的保护和发展,提出这样两个见解:首先,不要盲目求发展,先把传统继承下来,甚至是把断裂了的传统接续起来,改变单一的教育模式。第二,是提倡多元化和个性化,艺术不是科学,不可重复,也难以规范,因此是多样并存,好的艺术无非是和前人不同,和别人不同。就此而言,就需要我们尊重传统、回归传统,并从中找出活的灵魂来。

    围绕田青的演讲,大家提问踊跃,有附和他意见的,有提出置疑的,也有直接反对的,但是,通过气氛良好的对话,大家对一些问题的认识,又有了进一步的深入。作为学术讲座的主持人,看着这日益升温的人气指数,又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其实,每次讲座的时间十分有限,接着留给大家提问和相互对话的时间更少,要是光流于形式说一会儿,意犹未尽不用说,怕的是不及痛痒,尤其是一些事关音乐历史发展和文化方向的问题,决不是点到为止的作料,这份大餐需要时间,甚至像南方人煲汤一样,需要缓缓地熬,极有耐心地听对方讲,又极有条理地告诉对方,能否说服对方是次要的,关键是相互之间的沟通,至少彼此了解以至尊重。

    谁来接着做?只有靠学生自己,即:在学术讲座的基础上,以学生会牵头再搞一个无主席论坛,不分主次大家说,可以有专题类别,人多人少没有关系,只要每一次谈出一点东西来,时间长了,搞好了,就又是一个名牌,照样会人气十足。在这里,我再次呼吁我们的同学们,挤出一点点和小男朋友、小女朋友约会的时间,走出各自的私人空间,在一个大家都看得到的地方,找一找我们思想上的朋友,没准,还会多一份乐!

    (韩锺恩  供稿,2002/11/17,北京)

    分享到:


  • 文章录入:Philip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