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中国古琴音乐很伟大,对民族音乐需有信心

      记者:一般人会有这样的感觉,西洋音乐中有较多的宗教题材,而中国民乐的题材则是比较世俗化的。对此您怎么看?

      余其伟:欧洲的音乐表现形式,以交响乐为主,较多宗教题材,特点是严肃、宏大;而中国音乐的特点是旷远、悠远,与中国的书法、舞蹈同源,都是“线”的艺术,寄托了中国文化人的情感与精神,一样能直抵人的心灵。我特别要强调,中国古琴音乐是很伟大的音乐,偏激一点说,听了古琴音乐,觉得其他音乐都少了味道,多了肤浅。

      记者:您关注西洋音乐吗?您的演奏是否也吸取一些西洋音乐演奏的元素?另外,您认为在文化交流日益广泛及全球化的背景下,民族音乐是否也面临着某种挑战?

      余其伟:这里有一个过程。在我二三十岁的时候,非常注意吸收小提琴的演奏技巧,譬如优美抒情的长弓,技巧性的快弓、跳弓,甚至钢琴的一些技巧等等,但慢慢消化过来,到了现在这个年龄,发现光是学西方的不行。一直以来,我们讲“中西结合”,但实际上更多的是摹仿西方,而对我们民族的东西信心不足,对更深刻、更传神、更生动地表现东方的、中国的、古典的艺术和技巧还没有挖掘整理出来,譬如,刚才提到的古琴艺术。我们现在唯有默默坚持,希望有一天,古琴的美妙琴韵能在世界上大放异彩。

      记者:有一个感觉,不知是否正确,就是无论民族音乐或是广东音乐,较多演奏的还是一些传统的曲目,新曲目仍显不大多,比如,我们熟悉的广东音乐,还是《饿马摇铃》、《雨打芭蕉》、《步步高》等,这是否意味着,民族音乐在创作、创新方面,成绩还不甚显著?

      余其伟:你刚才提到的像《饿马摇铃》、《雨打芭蕉》、《步步高》,等等,这些传统曲目的艺术价值是永恒的,但同时,也需要有新的曲目、新的技巧来表现当下时代的精神。我承认,从创新来看,现在优秀的作品还不多,其中的原因,不完全是由于艺术家才华不够,还由于艺术家对时代精神把握、对艺术方向把握的问题,一方面摹仿西方艺术不一定有生命力,一方面完全坚持中国传统艺术又信心不足,许多艺术家处于“两难”和“彷徨”的境地。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icpsyjc责任编辑:小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