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充满诗意的演奏家,深刻理性的思想者

      记者:对于广东音乐,对于音乐与人生,您有着深刻的感悟与思考,不仅身体力行推而广之,而且拿起笔,作理论的探讨与总结,这实属难得。我知道您几次出版的《粤乐艺境》,是学者们研究广东音乐、研究民族音乐、研究您本人的必读之书,也让许多同行一读再读,受益良多。请您谈谈写这本书的情况。您认为实践和理论之间有什么深刻的联系?

      余其伟:那本书最早于1998年出版。书中内容除了3万字的《广东音乐文化历程》和《广东高胡60年览略》等论文带有纯学理外,大都是平时即兴之作。那些年,我喜欢思考,有很多诗意的想法,并且愿意动笔把它诉诸于文字。这本书汇集了我在理论研究、音乐评论、出访随笔等方面的几十篇文章。我觉得,当艺术家就要读书和思考,否则便成了一个工具,而且实践和理论并重,才能更快、更有成效地推动粤乐与国乐的创新与发展。

      记者:有评论家赞誉您的演奏“充满了诗意的幻想、哲理的沉郁,开拓出优美而高远的境界”;“在意象的云朵间闪翅穿翔”;“仙风道骨的韵味”,等等,是同行公认的“具深刻艺术思想与天才演奏技巧”的音乐家。是什么样的积累让您做到将各种文化内涵融会于音乐演奏,如此卓尔不群?

      余其伟:这个较难回答,这只是人家的说法,但我想有三样是必须的。其一是乐感。乐感是天生的,这是基础,乐感不行,无从谈起。其二就是勤奋。有了乐感还要勤奋,我每天坚持练功,就算手指因为压弦被压出一条深槽,也不在乎。其三,要拼命读书。我喜欢文、史、哲、经济、社会等各类书籍。这里,我要感谢我的母亲,她自己因没有条件读书,于是非常支持我读书,培育了我嗜书的爱好。小时候我的志愿是做一个历史学家,但阴差阳差走上民乐演奏道路,但读书的嗜好,给我开阔了人生的眼界,激发了艺术的创造,启迪了理论的思索;再有一点,就是向社会学习,我爸爸是一个冷冻机技术工人,他时常告诫我,要在社会大学中学习,认识风土人情,了解世相人心。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icpsyjc责任编辑:小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