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单个乐音在音过程中可以“带腔”,即“音腔”。其中的各种改变是有意识的,受定格性制约,并自成体系,音腔及其体系对汉族传统音乐的整个形态风貌有至为深刻的影响。

     

    5、  汉族传统音乐的律动(心理上的搏动感)可分为均分非均分两大类。均分律动产生等时值的心理搏动感,非均分律动产生非等时值的心理搏动感。他们还可作进一步的细分,形成中国(汉族)传统音乐律动的独特体系。

    实际上,节拍概念是西方的,它的两个基本特征为时间的均分性和强弱的周期性,不符合中国传统音乐的主要特征,如戏曲板眼中的板位未必为规律性、周期性的强音。

     

    中国传统音乐律动体系表

     

     

    6   汉族传统音乐的曲式大多数都是“模式”,其内部的“结构法则”(如重复、循环、变奏、音腔变形、展衍等)与“结构的形态”(如两句体、三句体、四句起承转合体、起平落/起转落结构等等)的关系,通常出现以前者(结构的法则)为主导的倾向,而后者(结构的形态)往往受模式格局的制约,即“法”与“形”的关系是“法”通常是最活跃、最主动的主导方面;而“形”则是他们的伴随性结果。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