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中国汉族传统音乐的形态学特征

    1、  音体系的数理律学规范以三分损益律的历史最为悠久,影响也最为深广;纯律在个别乐器(如琴)上也早有应用,但不普遍;十二平均律的理论提出很早([]朱载堉)但长期未付诸应用;此外,许多民间音乐品种在律学上应如何描写和规范(“民间律”研究)则尚是一个几乎完全未被开垦过的新领域。

    对三种律制之外的律系统该如何描写是我们值得思考的问题。

     

    2、            常用音列、音阶包括两声、三声、四声、五声、六声、七声,甚至多于七声的“位”的系统,但多受制于(依附于)强势的“五正声”这个“位系统”的观念;“偏音”中除了能成为新“五正声”之一员的音位(如变徵、变宫、清角)外,其它(诸如“闰”和民间大量存在的类似于“闰”的音位,现在不少学者都把它称为“韵”或“中立音”)都只有“调扩展”的作用,一般不能立调。

     

    3、  旋律音列的框架结构最基本的形态有四种:大三度框架、小三度框架、纯四度框架和纯五度框架。他们典型的派生形态包括:2-2型、3-3型、3-3-3型、4-4型、4-2-4型和4-2-2型等;由一个大二度和一个小三度构成的,通常称之为“三音列”的旋法,使旋律音调大多表现出所谓“徵类”和“羽类”两种不同的“色彩”,即:上旋小三度、下旋大二度构成的“徵类色彩”和上旋大二度、下旋小三度构成的“羽类色彩”。他们是各种音阶、调式保持其“五声性”特点的主要手段,此外,有些音乐还有所谓的“一音三韵”、“花音/苦音”等说法,说明在“五声性旋法”的基本框架结构内,还有着更细致的音位划分,可称之为“韵”或“音品/品位”的划分,也是一个尚未充分得到更科学的研究的全新领域。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