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汉语言音调的各种因素,尤其是其声调、单音节或独立成义,单音节和自由延长,以及音节轻重读一般无辨义作用等特点,对汉族传统音乐的形态风貌有极深刻的影响。因此,汉族传统音乐与汉语一样,存在着十分复杂的“方言”系统;而这种“音乐方言”系统与语言方言系统之间有着相当程度的对应关系。

    沈老师还提出,对以上问题的详细研究可参考《音腔论》,中国音乐学界应该借鉴语言学界对汉族方言做了谱系划分,划分汉族音乐方言系统的同言线。

     

    五、            单线思维是汉族音乐的主要思维原则;汉族音乐中也有多声性音乐,但多不取“功能和声”和“块状”思维原则,而仍偏好“线性”的思维方式。

     

    六、            汉族传统乐器大多为中、高音乐器,低音乐器很少;单旋律性乐器多而发达,多声性乐器较少;有充分发展的体鸣类乐器、膜鸣类乐器和弦鸣类乐器(拨弦、拉弦和击弦等);气鸣类乐器品种更为可观,但其基础音调很少采用自然泛音原理(或者主要是因为号嘴类吹管乐器少而不甚发达之故);此外,现存各类传统乐器一般都能演奏音腔,很少采用不利于发展音腔技巧的加键原理和键盘原理。

     

    沈老师讲到,他曾于多年前在南艺听到雷达教授打扬琴——用阿斯匹林药盒按弦做滑音,实现了扬琴的“中国风格的改造”,与加键的笛子不一样,一定程度上,对中国传统乐器以“加键”的方式进行改造基本上阻碍了乐器音腔的表现,这与中国传统音乐的风格是相悖的。

     

    七、            声乐中有发展得相当充分的音色分类系统(如戏曲中老生、小生、小旦、青衣和净等),并多追求明亮的中、高音声区音色,一般不尚好低音,更无和声性音乐通常采用的男女高音、男女中音和低音等声部分类习惯。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