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听您讲座我们收获很大,说了很多研究中国传统音乐的研究方法,而“中国传统音乐”和“民族音乐学”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回答:民族音乐学主要是一种方法论,这种方法论实际上可以运用在各种音乐研究中;另一方面,我之所以感受到民族音乐学对我们的价值,如价值观的问题、分析时的理论工具问题,还有我们研究的目的问题,都可以给我们提供帮助。我相信这只是一个阶段、一个发展过程。

     

    沈老师最后补充:我这次讲的“音乐形态学”问题,或许看起来比较新鲜,但实际上这种定量性研究的时代已经逐渐过去了,而现在的研究又在强调“质”性的研究。

     

    戌、结语

    最后,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沈洽教授为期两周的“音乐形态学”讲座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我们看到的,是一位严谨、睿智与“天真”的学者,对中国传统音乐深刻而独到的理解、从音腔理论的提出后长达近三十年的时间中孜孜以求的学术求索,还有对民族音乐学永远不变的热情与冷静的思考、研究。相信这次讲座中所涉及的问题,就像韩锺恩教授所说的一样,会在学校、在同学们的思考、讨论中“继续下去”,或许,更会成为每一个聆听过他的学子一生的财富。

     

     

    讲座中的沈洽教授

     

     

     沈洽教授、萧梅教授与上音学子合影

     

     << 上一页  [11] [12]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