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陈老师是在细读了她的《以东方思维开拓大提琴演奏新局面》一文之后,金猪岁末之际,沐浴着暖暖的冬日阳光,我走进了陈圆老师的家,走进了陈圆老师累积了半个多世纪炙热情感的大提琴世界。

    初见陈圆老师,我无论如何不敢相信,站在我面前的竟然是一位已年逾古稀的长者,桃红色的毛衣与陈老师温婉、优雅的女性气质相得益彰,大提琴、钢琴与桃红色的家具相映衬,在不够宽大的客厅中弥漫着主人生命中依旧鲜活的青春气息。

    可以说,陈圆老师是新中国独立培养出来的第一批大提琴演奏家之一,采访中陈老师如数家珍般谈起了从建国初期至今,历数了中国大提琴50多年的发展历程。老一辈大提琴专家黄沅澧、朱永宁、王连三、马思琚、王友健等老师曾为大提琴教学洒尽汗水;1956年~1958年一大批苏联专家来到中央音乐学院从事教学,谢··契尔沃夫专家以饱满的热情帮助师生提高演奏水平,并把莫斯科音乐学院以及莫斯科天才儿童音乐学院的大提琴教学大纲带来,供我国制定教学大纲做参考。陈老师说印象中苏联天才儿童音乐学院的教学大纲很细致、很严格,技术性、艺术性乐曲都很全面,但学习进程较缓慢。当时同学们的演奏虽有很大提高,但演奏中疲劳、吃力的现象普遍存在,演奏会上断、错现象不少,处在一种大提琴虽然好听但不好拉的状态中。此后20多年,大提琴专业在一种自力更生、探索规律、多方汲取、重在创新的、令人振奋的精神状态下,取得了长足的发展。

     

    意识到演奏大提琴局部用力的问题

    1949年,以钢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的陈圆根本没有想到自己高大的身材竟然改变了自己的音乐之路,大提琴在不经意间走进了她的生命。陈老师说,当时中国大提琴教学完全照搬西方的教学模式,即注重局部用力和以模仿为主的教学方式,在学习中,尽管自己很努力,但在学习中由于局部用力和机械模仿老师的动作让她不仅感觉到很累,而且学习效果也不是很好。上世纪50年代,苏联专家在教学中注重局部的力量,而忽略整体的协调性。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她。就在去年,陈老师从国外学习的学生口中得知,至今,国外大提琴教学讲究效果,至于怎么演奏,国外的老师似乎不是很在意。

    在近20年的教学中,陈老师认识到放松才有力量,但一直苦于找不到有效的解决方法,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一次偶然学习中国气功的经历,让长期困惑的她看到了希望。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icpsyjc责任编辑:小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