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主观思维自我跳脱的法门

    这种“觉悟”往往很难做到,就像是练气功,说也简单,无非是“放松、调息、意守”六字,但身体力行起来,不知觉地,就在哪个地方和环节上出了问题。这与“反省”及“自我意识”道理相同。

    【举例】关于《速幕遮》的译谱,起源于曾经发生在七年以来沈先生与周纯一先生之间的反复争论,关于调与调式是否等同。现在沈先生可以放下自己的立场,接受或理解周纯一先生关调式与调不等同(不代表固定的音程关系)的解读,就是自我反省,推翻自我文化立场的结果。

    那么,如何才能有效地进行“反省”,沈先生总结为“参与”、“体认”、“通过·防范”、“虚怀若谷”和“比较”。

     

    第九讲 描写音乐学研究方法之六 比较的描写方法

    什么是“比较的描写法”

    将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事物加以对照,以说明它们在某些方面的相似或差异,并究其原因的方法称之为“比较研究方法”。

    比较是人们认识事物最常用和最基本的方法之一。我们平时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几乎都离不开比较。但作为旨在建立系统和理论认知的学术研究,则正如霍恩博斯特尔在他的1905年发表的《比较音乐学问题》一文中所说的那样:“它通过强调对各种现象之间不同内涵的分析,从而使个别现象进行分析研究和正确地描述成为可能。同时,比较也可对于许多类似的现象中的个别现象做出象“法律”那样明确的定义和描述。

    这就是说,比较作为一种研究的方法论,是要通过对于研究对象之总体的全面认识,来描绘构成该总体中的每一个组件在其总体中的规定性的描述。

    比较研究可从时间、空间、进程、内容、形式、内部结构、外部联系、静态、动态、宏观、微观等不同角度进行。例如,从时间上可进行纵向比较(即比较同一对象在不同时期中的状况、特征等)和横向比较(即比较同一时期中不同对象的状况、特征等)。通过对有关事物的比较分析,有助于我们认识事物之间的联系和区别。

    比较虽然无时不在,但亦并非万能。它有其自身的缺点,如用以作为比较分析的单元的划分于确定、客观有效标准的拟定,以及如何保证样本选择的客观性和随机性等等,都并不是容易拿捏的事。

    在采用比较研究法来做音乐形态的分析和描写时,沈先生认为最重要的是两个回避原则,即:价值回避——交参文化比较法文(Cross-cultural Method)、特定符号系统回避——深层比较(deep comparison),以及所谓【通过符号·防范符号

     

    提问:

        黄虎:关于“双视角”的方法,您的文章和讲座中都提到很难做到,除采用【进入·防范】方法过程中,除繁杂的深入调查外,还有什么难度是最难完成,以致方法的运用难以有效实现?

        答:最难体会的是敏感度和洞察力,想达到具备足够的敏感度和洞察力需要很多条件,如前期准备、相关的史地文化知识等。如本人在做基诺族音乐时,《贝壳歌》的成书基于200万字以上的调查报告基础之上完成。在做此个案之前,本人有方法论的构拟,希望在实践中证实方法论的有效性。在实际的考察过程中,200万字的调查报告不完全是对实现此学术目标有直接作用的,但却构建了我对该文化的敏感度和洞察力,这是一种过程中培养出来的个人修养,无法传授。(萧梅老师补充:我们讲授的田野考察方法,只是前人经验的总结,真正的经验来自于本人直面研究对象得来。而经验的积累不仅源于一种方法,如沈老师的个案考察,也可来自于音乐研究所的普查中,两者所得到的经验也是不同的。)恩克蒂亚说,民族音乐学是养人的学科,通过研究能使人豁达,“气化为太空”。如日本学者关于哈尼族丧葬仪式,逆时针绕棺三周的“左三圈”与日本习俗相似性的比较研究,就是这种敏感度和洞察力的例证。

        高贺杰:刚才讲座中提到了基诺族人与狩猎的关系,那么解析类似文化现象需要达到何种程度,才能达到深入研究的效果?

        答:民族音乐学家的责任,是沟通,即将别人不熟悉的文化事项,以别人可接受的方式,使别人变得熟悉,最终达到“人类互容”的终极关怀。研究的深入与否要根据自己的研究目的制定目标,达到了沟通目的,实现转译作用的研究就是有效的。(萧梅老师补充:民族音乐学家的研究和描述,实质就是在不同文化之间“转生为熟、转熟为生”,即民族音乐学家应起到转译的桥梁作用。为此目的,研究者应不断反省自我,进行再研究(restudy))。

     

    上一页  [1] [2] [3] [4] [5] 

    分享到:


  • 文章录入:绿虫虫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