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沙和睦(Helmut Schaffrat)运用计算机“一揽子”描写音乐风格的“YES”软件。他已经成功设计了统计德国音乐参数的软件系统,在进一步设计中国音乐参数系统时,他不幸去世了。

    他所统计的参数有:整首乐曲全部音符数、每个不同音之音符数、整首乐曲不同时值之音符的种类数、每个不同时值之音符数、整首乐曲全部音程(每相邻两音构成一个音程)数、全部“上行”音程数(以百分比表示的该数与全部音符数的比值)、各种“上行”音程数(以百分比表示的该数与全部音程数的比值)、全部“上行”的“级进”(无半音五声音阶的小三度不算级进)音程数(以百分比表示的该数与全部音程数的比值)、全部“上行”的“跳进”(无半音五声音阶的小三度算跳进)音程数(以百分比表示的该数与全部音程数的比值)、“上行”音程与“下行”音程的百分差、小节数(有争议)、乐句数、全曲包括的各种节奏型、COOOO(特殊符号)……/一个ACS所代表的最小时值音符/调高/拍号……乐句数、音阶类型和调式/音域(最低音和最高音)、音域(除“度数”外还包括最低银河最高音)、各乐句的落音、各乐句强拍上的音、各乐句旋律之近似度、各乐句节奏之近似度、各乐句旋律轮廓示意图(下降/升降/上升/降升)、动机格(抑扬格/扬抑格/扬抑抑格/抑扬抑格等)、题材类型(山歌/小调/号子/叙事歌/舞歌等)共计27种,并附带一些背景性材料。沈先生本人运用了该软件进行统计中国汉民族8个文化区所设定的指标,在该软件基础上增添了乐句落音的加权、强拍音和板位音的加权、歌词坐落音的加权、每个律动单位首音的加权等参数,最后找到了各音乐文化区的“旋律框架结构”。

    4、沈洽先生及其合作者共同开发的统计软件Distance,用于统计音乐事象中出现的音高与各种律制中各音高之间的距离,用以寻找该音乐事项采用何种律制。

    数学模型和统计学的方法在国内的民族音乐学界经常收到忽视,实际上包括沈先生在内一批国内外学者运用过这类方法,并不乏优秀成果。数学描写方法的优势在于,可以在特定研究范围和立场内得到最接近客观数据以支持结论,并可以为相关的研究提供新的思路。

     

    如果说四、五、六讲是侧重描写一次音乐事件的方法,那么第七讲以后的方法则更善于进行类型化处理。

    第七讲 描写音乐学研究方法之四 民族思维的描写法

    一、“民族思维”的定义

    所谓“民族思维(ethnothinking)”,是指特定民族或文化群体所固有的思考问题和“格式化”客观事物的方式及其相随的生活方式和行为方式等等;立足于不同民族或文化群体的这种固有的思维方式与价值体系的态度来做学问的科学,就称之为“民族科学(ethnoscience)”;文化人类学中的认知人类学派(cognitive anthropology)所秉承的,基本上就是这样的研究态度和立场。认知人类学的方法是沈先生运用人类学理念的核心。

    二十世纪后半叶,冠之以前缀“ethno”的学科相继在全世界兴起,并不断取得极具深刻意义的学术成果。按照山口修(YAMAGUDI Osamu)的说法,这一思潮最大的特点,就是“促使人们对以往仅仅立足于西方的学术基础的偏向进行反省。其背景是摆脱了殖民统治和机械文明压迫的新兴国家的民族意识的高涨,和对他们时代相传的传统进行重新评价的动向”。引自山口修《出自淤积的水中》p.57(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出版)。

    我们的民族音乐学实际上也正是在这一全球性文化思潮中脱颖而出的一门学科。所以,民族思维的研究方法,不仅是民族音乐学之音乐形态学(描写音乐学)的重要方法论之一,也是民族音乐学本身最基本的方法论原则。

    二、民族思维方法在描写音乐形态学中的应用

    民族思维方法之运用于音乐形态的描写其实是贯穿于始终的,前面讨论的符号学的描写方法中,在实现从音素学到音位学的转换时,最重要的依据就是局内人的意义认定,就是把民族思维放在第一位考虑的。但这种方法则更多可被运用到描写音乐学的“类型化处理”的研究环节中来。

    三、民族思维方法在描写音乐学实践时的“法门”

    根据沈洽老师的经验,用民族思维方法来描写音乐形态的系统或进行类型化处理,有两个最方便、最有效的“法门”:一个就是“参与”法,也就是胡德提倡的“双重(多重)乐感”(bi-musicality),直接进入特定音乐文化的操作系统进行体认、观察和实践。这个方法的缺点是做到这一点,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甚至毕生精力也未必能成为该文化内的人那样成为它的权威发言人;另一个,就是“双视角”中说的“进入语词·防范语词”和“进入乐谱·防范乐谱”,则是快速的。

    “进入语词·防范语词”相对胡德的方法,更加直接,通过认知局内人的语词,进一步追究该语词的传统意义和发展变化轨迹,达到对语词的深层理解,并与相应的文化事项关联。

    如基诺族的同一首情歌,在给情人演唱的时候被称为音乐,而在与神和祖先沟通时演唱的就不被认为是音乐,而野兽发出的声音则被认为是音乐。因此,“音乐”在基诺族的语境中,是形容世间活的人和动物发出的声音。

    与之相关的例证还有西双版纳糯米熊的分类、基诺族“皆”、“乔”等词语的深层含义、基诺语外来词汇的来源等。

    无论是“进入语词·防范语词”还是“进入乐谱·防范乐谱”,实际上都是通过双视角“融入、跳出”的方法,对研究对象得以更深入、细致,并对结论更为有效的研究。而“进入语词·防范语词”、“进入乐谱·防范乐谱”是对双视角方法的具体化和操作标准。我们不满足于身为仅获得局内人的研究方法,是因为我们还要摒弃局内人由于“理所当然”造成的偏见,而通过“防范”得到比局内人更透彻的对文化事项的理解。而对须“防范”文化关注的敏锐度和对其探究的深度却因人而异,不尽相同。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绿虫虫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