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讲 描写音乐学研究方法之二

    符号学的描写法

    一、符号及其转码与借码

        所谓“符号”,沈老师解释道,它是指在一种认知体系中,代表一定意义的意象。事物的意义是被赋予的,所以符号也就是被赋了值的事物。所谓“音乐形态的符号学描写”,包含着“转码”和“借码”两个值得探讨的面向。

    1、 转码

        “转码”是由音乐这种符号系统直接转码和派生出来的符号系统。它们可以是二维平面的(乐谱),也可以是口述的(如畲族的“讲经”)、口诀的,甚至是肢体的或者物质的,十分多样。

        研究这些既成的直接从特定音乐文化转换过来的这种记录和描述音乐的符号系统是乐谱学和记谱学的课题,也是作为沈老师认可的作为探索音乐的“民族思维”极佳的切入点之一。首先,沈老师在这个问题上先从描写音乐学的角度,利用精确的物理数据,使五线谱记谱得以精确化、量化和理想化。

    2、 借码

       “借码”是用原本与音乐无关的符号系统来作为记录和描写音乐符号的工具。我们在此所讨论的,是借用语词来对音乐的形态进行记录和描写的问题。

    二、音乐符号的转码

    直接从音乐本身来转换出新的符号系统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提取音位和归纳整理成音位系统。这里的音位和音位系统是统指某种特定音乐中被该音乐持有者(群体)认定为有辨义作用的基本元素的模型。在音乐形态的物理学描写不发达的情况下,这些“位”和“位的系统”是依靠人的直觉经验的积累,集体无意识地经过长期整合形成的。但现在我们有了精良的物理学描写手段,我们就有可能自觉地归纳出一套有量化数据支持的最基本的音位和音位系统来。在此基础上,再加上圈内人直觉经验概括出来的“位”的概念,就能够构成一套比较完备的、客观化的描写音乐学的符号系统。

    根据物理量建立位和位系统的过程,大致上可以分为三个层次。其中,第一层次,我们完全可以放心地交给软件去自动完成。关键是第二阶段——音位提取。这不能完全依靠软件,还需要我们做人性化的调整;而第三阶段只是把提取出来的音位采用某种适当的代码来加以 标示的问题。其过程如下:

     

    接着,沈老师结合实例,用 PraatMeloyne软件分别演示了阿炳闵惠芬所演奏的《二泉映月》和《黄河船夫曲》片断。并总结道:为了把乐谱音符的音高调到同人耳的感觉相同,关键不在于改变melograph的曲线(也是万万动不得的,因为动了就是篡改),而是在于如何切割。只要曲线的切割点(时间点)把握得准确,音符的音高就自然会落到人耳所要求的位置上去。从这个意义上证明,软件设计师用来寻找音准点的计算方法原则上是可靠的;而另外一面也说明与音位的准确与否直接相关的“切割点”实际上也就是时间的切割点。所以,精准的音准点(音位)的提取,同精准的时间点的选择不仅具有密切的关联性,而且是可以互为转换的。

    而这一发现也可以说明,人耳(经特定文化“格式化”训练的人耳,也即通常所说的“音乐的耳朵”)在听音乐时,很可能实际上就是在按照该听者所拥有的文化格式“切割”这一条旋律的曲线。所以,在沈老师看来,如何切割,尤指特定文化的人的特定的音乐的耳朵在做怎样的切割,就成为音乐形态的符号学描写研究的特别关键的要点,也因此可以为民族音乐心理学提供大量有趣的数据。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