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物理描写法的实践意义

    1、因为有了这样的技术和方法,音乐声从“音素/tonetic”到“音位/tonemic”的研究,就有了定量分析的依据。从而有可能克服“音乐书写相对于话语书写的历史的滞后”状态,使描写音乐学的记谱学和乐谱分析的研究水平提升到相当于语音学所达到的水平。

    2、这样的方法和如此精确的物理数据,也为音乐心理学的调查提供了精确和动态测试的可能。因此,假如我们采用上述软件提供的各种数据,连同设计出一套问卷,用来对各种基于不同文化的音乐的听觉进行测试,就可能有量化依据地找出不同文化的人群在音乐心理方面的规律,最后发现人类的普遍音乐心理机制。

    3、对于应用民族音乐学,可有选择地采用某些数据来测试学子音乐听觉的潜力,也可以作为学子学习风格演奏的工具,从而有效地提升学习的进度和质量。

    四、物理量、数理量、心理量三者之关系

       沈老师、翁志文、魏天军、杨青于共同发表的《音准点的认知及检测》一文,就该问题进行了探讨,提出了对这三者之间关系问题的认知:

    其一是数理上所说音准点,就是指传统律学会曾经和正在研究的音律。如五度相生律、纯律、十二平均律等。显然,他们都只是一些理论数据,不存在测音的问题。但是,对于测定乐制隶属不明确的音体系而言,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参照系的意义。

    二是物理上所说的音准点,包括三种类型:即作为理论律学数据的直接物化、依据某种生律法或调音器调制出来的具有所谓“固定音高”的乐器 以及按某种生律法或调音法调制所得的“非固定音高”乐器。

    三是心理上所说的音准点。即存在与音乐家和音乐欣赏者心中的音准点,这是最普遍存在于音乐实践中的音准点。它们是在特定文化中约定俗成的一种心理定势。音乐家依靠自己“内心听觉”中的这种音准点来控制自己的唱奏行为;音乐欣赏者则往往凭借自己的这种“耳朵”来鉴赏音乐表演或作为评价音乐表演好坏的标准之一。除了考虑物理现象复杂性之外,还要考虑到生理、文化、教育、情绪,以及乐器的特定音色、声音的特定力度和调式、旋法、律动、多声、织体、音乐的上下文和音腔的制约关系等更为多样的因素的影响,这样一来,问题就更加复杂。

    由此,沈老师认为有以下几点值得思考:

    1、理论律学研究,除了为解读历史文献和他们已被音乐实践采用了的作用外,其进一步的研究价值(对音乐实践而言)究竟还有多大的潜力?

    2、在音乐实践中,试图进一步区分三种律制,以期改变现在“三律并用”的事实和所谓“平均律”的教学,对于民族音乐风格的掌握上究竟有多大意义?

    3、“测音”数据能用来作为理论律学的验证手段吗?

    4、根据测音资料能求证出所谓“律制”吗?

    5、从大量测音数据中用一定计算方法抽离出来所谓“音准点/落点”是否就是我们心理上音位感?

    6、他们能被证明吗?他们如何才能得以证明?等等。

    随后,沈老师以《黄河船夫曲》的片断为例,为我们演示了Praat软件的使用方法及效果。

     

    上图为Praat软件所显示的《黄河船夫曲》片断,途中蓝色线条表示音高,绿色线条表示力度,图中的对话框显示的是每个音高的音分数和时间。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