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此种类型,基本上仍按基本型取音;如果在标准差范围之内,其代表性即可确定;如果F1大于0.5Hz,且平均数和中位数之差距均超过0.5Hz时,则必须缩小测音数据的比较范围,改以持续区内数据,重新进行取音。

    以上的取音原则完全可以作为我们提取音腔中音核的基本原则,这也是沈老师对其进行详细介绍的原因。

    2、运算方法

        这里主要介绍两种,一是张俪琼关于“落点”运算,以及沈老师本人、翁志文的“模糊众数(修正型)”运算法。

    1)“落点”运算

        2000年以前,可以说在大陆学界的测音仍然停留在静态的研究。2004韩宝强的测音研究虽然仍然是静态的研究,但此时,他已经考虑到了音的过程中有波动的情况,即已经开始关注到了动态的问题。但是并没有从技术上解决这个问题。张俪琼对于“重三、重六、活五”音“落点”的运算方法(《潮州筝乐“变调音”之音律研究》,学艺出版社,2004),可以算做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从技术上解决了动态研究问题的学者。该研究从潮州筝乐权威演奏家林毛根先生的演奏中提取出相当数量的重六音、活五音核重三音,并采用Bk分析仪对它们进行自动定时距的检测;再运用“频率落点”的统计方法,从大量检测数据的细微变化中作出“中心落点”的估算。

    相比之下,其他许多学者使用包括闪光测音仪、调音器、频谱仪、通用音乐分析系统等设备所做之测音研究,由于设备本身无法做到自动定时距的检测,尤其是因为观念的老旧,其研究结果的可信度均无法让人接受。

    2)“模糊数据”

    当有人说某个音听起来有点不准时,其实他对于音准的定义仍然是模糊的,因为,究竟他对于多少范围内的音律会觉得准?因为不同的音律习惯、、主观性和听觉能力,是会有所不同的。而当有人问你某个音准不准时,或许你有音乐上的能力和肯定的信心,来用准或不准回答。

    但是,在很多时候,人的内心是介于两者之间,或者两者都不是的状态。因为,如果真要明确地认定某个音是否音准时,其答案有时反而十分模糊。反过来说,人的逻辑判断本来就是颇具模糊性的,因为即使在信息条件不足的情形下,依旧能凭着相关的直觉作出看似合理的推论。沈老师以演奏音乐为例:当演奏音乐时,音若是听起来低了就会自动想办法让它高一点,反之,则低一点,音若高得不是太多或者听不出来时,则不做调整似乎也可以。诸如此类的逻辑,对一个音乐家来说是十分明白与自然的事情,但对于计算机而言就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了,因为音准在没有明确定义的情形下,计算机是不知道如何处理的。

    因此,如何运用模糊的观念和方法,从而对不容易定义的未知部分加以解释,成了定量说明音准的方向之一。正是基于上面的思考,我们设计了如下可兼具“频率落点”测音方法与模糊概念的方法,称为“模糊众数(修正型)”法。例子见下图: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