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设定的逻辑与约定的逻辑(designed-logic/appointed-logic

    这是一对沈先生针对描写音乐学中类型化处理的问题,而专门建构的一对概念。首先通过“音列”、“八度”、“和弦”、“音律”、“五度链”、“核音论”以及申克的“前景”、“中景”、“背景”和刘正维的“羽·徵调式体系”等中外音乐的概念或曰类型,定义所谓“设定的逻辑(designed-logic)”就是指“由研究者独立设计出来的逻辑关系(序化)”;通过奏鸣曲式、“解决”、“谐和”与“不谐和”、“花苦音”、“六十八板”、“重三轻六”等由文化持有群体长期约定俗成的概念,指出“约定的逻辑(appointed-logic)”是由“集体意识构建起来的一种‘心理定势’,是音声被持有此种音声文化的人群所选择和约定的逻辑关系(序化)”。并引用Austin. G. AA study of thinking中的一句话,深刻阐明“序化”、“逻辑化”和“类型化”的本质属性是“事物的分类是发明,而不是发现”。

    设定的逻辑与约定的逻辑之区别主要表现为三组对立的特征:对于音乐本身而言,前者为次生,后者为孪生;前者表现为有意识并独创,后者常表现为集体无意识;二者有点类似“专业”与“业余”,后者的正当性与有效性是绝对的,且需要实践与历史的检验。但是,在具体音乐研究实践中,却经常见到本末倒置,还乐此不疲!

    综览前述有关描写音乐学的三对概念,它们都指向一个最基本的原理:

    音乐文化的双视角观照

    至此,沈先生前三讲内容在观念层面宏观完成了他本人描写音乐形态学的“叙事”,接下来后面两讲内容将会更多地在方法论层面进行微观“演示”,我们期待精彩不断!

     

    上一页  [1] [2] [3] [4]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