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Lahesmaa教授的来信所感动。我知道他本人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大提琴演奏家,美国朱莉亚音乐学院的毕业生,耶鲁大学的硕士。从他的来信中我深深的感受到了一位国外大提琴同仁的真诚和友善。

     

    这次芬兰之行让我再一次意识到了我们国内跟欧洲国家在音乐教育方面的不同之处。我们音乐学院的现行教育体系更多的是沿袭前苏联的音乐教育模式,比较注重个人技术的训练,注重独奏曲目的掌握和学习。因此我们的学生相对而言,在左手技巧上,在大型作品如协奏曲或是高难度乐曲的掌握方面有一定的优势。而欧美大部分学习音乐的学生,因为从小完全是凭兴趣和爱好学习,整个学习过程中,乐队、室内乐、奏鸣曲的学习占了相当大的比重。因此,当他们涉及到高难度的大型作品时,技巧上往往显得有点力不从心,音乐演奏的完整性会受到来自技术方面的干扰和影响。反思这两种不同的音乐教育方式,各有所长,如果能够多加交流,相互取长补短,必会产生良好的影响和深远的意义。我在这次讲学期间,向TURKU音乐学院的大提琴老师和学生介绍了我们上海音乐学院大提琴学科,以及我本人在技术方面是如何训练我们的学生,具体使用哪些教材和技巧难度比较高的音乐作品来达到我们的目的。对此,他们非常感兴趣,并表示愿意进行相应的尝试。

     

    这次学术交流活动,可以说对双方都有不小的收获。我们交流了在大提琴演奏和教学方面的看法和建议,意识到了双方在音乐教育思维、方式、及文化传统上的差别,都认识到东西方音乐文化交流的重要性。我顺便将最近上海文艺音像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近现代优秀大提琴作品精选》CD专辑赠送给了国外同行,以便促进国外同行对我们中国大提琴音乐作品的了解,并希望将来能看到西方国家的音乐家也开始将中国作曲家的音乐作品纳入他们的演奏曲目!

    上一页  [1] [2] [3] [4]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