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外,我发现或许是得益于欧洲的音乐大环境和文化传统,我这次听到的这些大提琴学生,对音乐的理解和领悟基本上都比较到位。在某些情况下,个别学生需要的只是较为高层面的“点拨”。

     

    例如本文照片中正在演奏的女生,她来自德国,是一年级研究生。她在大师班上为我演奏了舒伯特a小调大提琴奏鸣曲第一乐章。 我听了一会儿就意识到她具有很高的音乐天赋,而且左右手的技术、乐感都很不错。但是,她看上去似乎对自己的演奏缺乏信心,尤其是对左手很不放心,两眼不停地盯住自己的左手看。另外,她在整个演奏过程都是采用了一种被我称之为“封闭式”或是“埋头苦干”的姿势在拉琴。凭我的经验,这两个缺点就足以妨碍她获得最佳的声音,妨碍她进入一种有把握、有自信的演奏状态。所以我针对她的问题提出了具体的改进建议,要求她用我称之为“开放式”的姿势演奏,并放弃视觉上的干扰。这位德国学生领悟的非常快,立刻按照我的要求做了相应的调整,当她再次演奏时,整体变化是那么的明显,以至全体旁观的师生都点头微笑了,我也为她的提高感到非常的高兴!

      

     

     

    回到中国后,TURKU音乐学院的大提琴教授Erkki Lahesmaa20071217发给我的电子邮件中说道: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outstanding masterclasses! Our students were very happy with your lessons and the results showed right away. For example, my german student started playing much better after your lesson! You really said the right things for her, and the others as well.

     

    “非常感谢你出色的大师班课!我们的学生对你的讲课都非常的满意,其效应立刻就显示出来了。例如,我的那位德国学生在上了你的课后现在演奏的比以前好多了,你的确是给她提出了非常正确的建议,对其他的学生也是如此”。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