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欧洲大提琴学生在音准方面的出色表现,我认为这大部分是后天培养出来的一种观念和良好的习惯,正如保持个人清洁卫生的良好习惯也是后天培养和教育的结果。如果我们对于学习大提琴的琴童和学生在学琴伊始就开始给他们灌输精确音准的观念,并且在这方面持之以恒地给于要求和帮助,我相信我们大部分的学生也同样是可以获得精确的音准,从而为进一步获得最美、最佳的声音打下良好的基础!

     

    谈及大提琴的发音,关键在于建立一个正确的声音概念,就如驾车上路首先要知道方向和目的地一样,失去了方向,就很难论及具体的操作技术。 可能是由于音乐大环境的原因,建立正确的大提琴声音概念似乎是国内大提琴学生最难把握的问题之一。我这次在TURKU音乐学院所听到的大部分学生,对大提琴的声音概念似乎都很明确,她们的基本发音听上去都很不错。我所需要做的事情只是提醒她们在现有的基础上进一步调整好演奏的姿势以及上半弓的用力方式,注意变换弓子的接触点、力度和速度,以求得更多的音色变化和变换,将音响力度及不同的音色发挥到最佳状态。

     

    另外,现代的大提琴演奏因为音乐情绪的表现以及美化声音的需要,必须大量的运用“揉弦”技术。但是,不恰当的揉弦效果非但起不了上述的作用,反而“丑化”了声音。我经常听到一些大提琴学生无目的、机械地运用一种幅度很窄、速度极快、类似“痉挛”(声乐上称之为“羊声”)的揉弦,或是在激动的时候运用某种幅度极大、速度极快、类似“马叫”的揉弦。而这些不正确的揉弦效果,我无论是在芬兰的TURKU音乐学院,或是05年在澳大利亚昆士兰音乐学院讲学时都不曾听到过。这些国外音乐学院的大提琴学生有一个共性现象,即无论他们的程度深浅如何,对揉弦的基本概念都是对的。因而当我在国外讲学时,我会建议他们在保持一个正常的、声乐化的揉弦同时,还要学会根据音乐所表现出的不同情绪,尝试着去变换揉弦的幅度和速度。揉弦不是一成不变的,演奏者要用心去感悟音乐,将揉弦的效果与所演奏的音乐贴切地“揉为一体”!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