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月上旬,我应邀赴芬兰TURKU音乐学院讲学,并在该院的大提琴大师班上指导了八位大提琴专业学生。从专业角度来讲,这些欧洲学生在大提琴的音准、发音、揉弦、以及对音乐的理解这四个方面的出色表现,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首先,就以弦乐演奏中最为关键的音准问题为例,在我所指导的近11个小时的大师班公开课中,仅有一次,当某个学生在演奏博克里尼降B大调大提琴协奏曲第一乐章时,我听到她有些音拉得不太准,随即提醒了她,她仔细听了听,点点头,很快便纠正了。而在其它授课的整个过程中,我不记得有对其它任何学生提到过音准问题。回想起来颇感诧异,因为根据我这几年的教学经历,在通常情况下,我不仅要不断地提醒学生纠正音准问题,并时常还要帮助学生建立精确音准的概念,总之,为音准问题所耗费的时间,要占去我上课时间的百分之三十左右!而对于有些一年级新生,则比率还要高的多!

     

    这件事让我明显的察觉到了我们的学生在音准方面跟这些欧洲学生的差距,而且距离之大不得不令人深思!音准是优良发音的大前提,从物理振动学的角度来讲,一旦音高频率的精确度出了偏差,将不可避免的失去从大提琴上得到最佳、最美声音的可能性!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