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讲:樊祖荫

    主持:高佳佳

    整理:刘雪英

    我的学术背景非常的单纯,我从事多声部民歌研究的主要目的在于当时受到一个启发,就是传统的和声最早的根源来源于民间,来自于欧洲的民间合唱,如:奥尔加农的合唱,后来经过宗教音乐家们的创造,慢慢形成欧洲的多声部音乐。我想人家欧洲人可以这么做,中国人也可以这么做,所以我就开始关注我们国家的民间多声部音乐。我研究多声部音乐的时间很长,1958年在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念书的时候即受到启发,当时上海音乐学院院长贺绿汀在讲话中提到广西的民间合唱非常好听,在学习民间音乐时也讲到这个课题,我的脑子里就留下深刻印象。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我就关注这一课题,我大学的毕业论文写的就是《广西民间合唱研究》,当然,那个时候主攻的专业就是和声了。从60年代写第一篇文章到现在,这个课题还没有完成,因为,自从我出版《中国多声部民歌概论》(1994)一书后,各地的音乐工作者又陆续发现了新的多声部民歌,我还要将这一课题不断完善,计划到云南等地进行实地考察,补上新发现的东西。今天下午的讲座我主要讲四个问题,第一个问题讲中国多声部民歌的发现与分布;第二个问题讲定义与基本特征;第三个问题讲产生、发展与消亡;第四个问题讲多声部民歌的音乐形态。(注:由于时间的关系,樊老师在今天的讲座上只讲解了前三个问题)

    一、中国多声部民歌的发现与分布

    (一)多声部民歌的发现

    我们国家一向被国内外音乐界描述为“光光一个曲调的民族”,“是没有复音音乐的民族”,到现在为止,外国音乐史写中国音乐的时候往往还有这一条,特别是德国人的著作当中这一条非常的明显,而中国人也说自己没有多声部音乐。在20世纪30年代,我们的音乐界讨论中国的音乐为什么落后的时候,这就成为其中的一个理由,即因为中国音乐没有复音音乐,所以落后。这个观点可以从两方面来解释:一是,我们的音乐家们对自己的民族音乐不熟悉、不掌握,因为他们不了解,所以说中国没有复音音乐;二是,从文化价值来说,多声音乐与单声音乐都是一种民族音乐文化现象,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和价值,二者并不存在先进与落后的区别,所以,多声音乐不一定是先进的,单声音乐也不一定是落后的。当然,中国音乐有自己的特点,中国音乐确实是擅长于旋律,擅长于横向思维。欧洲音乐,特别是欧洲大小调体系形成之后,即从16世纪以后,他们确确实实更多的在多声音乐上表现出纵向的思维特点。这说明,中国音乐与欧洲音乐是不同的,但是,这不标明中国没有多声部音乐,相反的,中国的传统音乐(部分民歌、曲艺、戏曲、民族器乐,包括现在的宗教音乐)中都有丰富的多声部音乐形态。多声部民歌是我们中国多声部音乐中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早在20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日本的音乐学家田边尚雄等率领他们的弟子到台湾考察,发现了非常丰富的民间合唱。大陆的音乐家们在30年代曾经听到过汉族的汉江劳动号子、船工号子中有非常丰富的多声部音乐,但是当时没有记谱,也没有写文章发表,这个情况一直拖到解放之后。50年代初期,贵州省群众艺术馆的音乐工作者在参加侗族地区土改的过程中,发现了以合唱形式演唱的“嘎老”(即侗族大歌);随即他们在 1952年第一届全国民家文艺汇演时,带着侗歌合唱队进京演出;在1953年12月号的《人民音乐》上,发表了薛良所写的《侗家民间音乐的简单介绍》一文,在这篇文章当中他提到侗族有二声部的民歌,这是音乐工作者第一次关注我们的多声部民歌;1958年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了60首各种类型的《侗族大歌》,这部歌集第一次以多声部民歌专集的形式出版,在音乐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自此之后,各地陆续有多声部民歌的报告,特别是1979年各地开始的民歌集成的全面普查,发现了很多民族中有多声部民歌。在这种形势下,1982年4月,文化部和中国音协在广西南宁市召开了全国若干省的少数民族民歌座谈会,会上介绍了12个民族的多声部民歌。

    (二)多声部民歌的分布

    迄今为止,我们国家已发现有30个民族保存和流传着具有相对稳定形态的多声部民歌。下面按语言系属列一简表,以示其分布情况:

    汉藏语系

    ⒈汉语族:汉

    ⒉壮侗语族:壮、布依、傣、侗、仫佬、毛南

    ⒊藏缅语族:羌、藏、彝、哈尼、傈僳、纳西、景颇、基诺、拉祜、白、怒、阿昌、土家

    ⒋苗瑶语族:苗、瑶、畲

    阿尔泰语系

    朝鲜、蒙古

    印欧语系

    俄罗斯族

    南亚语系

    佤、布朗、德昂(崩龙)

    南岛语系

    高山族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icpsyjc责任编辑:小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