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学术腐败问题是相当严重的,而且在这几年中仍然没有被明显地逐渐遏制的势头,这不能不让我们忧心忡忡。在老一代学者中,学术的严谨表现出的不仅是学术规范,而且是高度的学术道德,极个别犯规者被历史无情淘汰后,在这代人中表现出的学术风范是值得骄傲的。而在目前40-50岁左右的这代人中,在1980年代开始的社会功利主义和虚夸浮躁思潮驱使下已经出现相当严重的学术腐败现象。但是问题还不止于此,因为在这代人的“样板”和“指导”作用下,之后的一代代学生中抄袭剽窃正愈演愈烈。如果我们再不解决这个问题,在全民族中引发的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大面积的学术腐败感染及其无穷后患将使我们无颜在全世界学术界立足。

     

    学术反腐是个系统工程,它牵涉到的绝不仅是出版界和教育单位。即使不论社会风气,在职务、职称、学位、学历、评优等各种与“评估”相涉的领域,作出大幅度的改革是必要前提。“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那些学术腐败者无一不是为了获取功利官权而铤而走险的,如果在这些方面不再以发表论文之类作为唯一、起码是主要衡量尺码的话,至少可以绝了这部分人的“邪念”。因此学术反腐,要从全社会反对功利虚夸做起,改造在职务、职称、学位、学历、评优之类考察中的种种虚妄荒唐,让我们的社会走上一种健康正常的“淡泊名利”的轨道。从导向上先回到理智和理性上来是学术反腐首先要做的。

     

    在高等学校中,没有论文写作课程和年度或学期论文写作实践,让那些在中学中最多只写过几百上千字的一般记叙文、说明文等的学生,怎么可能在大学校园过个四五年生活(尤其是学表演专业或作曲专业的学生)就能“自然天成”地写出洋洋大观的五六千、七八千字的学术论文呢?在超重的非专业课程重压下,在死气沉沉的单调狭窄专业课的束缚中,创造性思维在没有多少自由的教学计划框框中已经被消磨得绝无仅有了,怎么能他们编出靠自己了解和总结的学术发展前沿信息呢?在现代网络如此便利的条件下、有那么多网络抄袭诱导下,他们怎么能不去抄袭、剽窃、拼凑呢?如果说这种教学体系也是一种“逼良为娼”也许并不过分。要在大学生中学术反腐是我们学术事业光明将来的希望之所在,在学术道德教育的同时,拿出切实的教育改革大动作,从课程设置、学术自由、教学民主等方面,以及学术研究的技术性规范教育和实践上,真正改革一番,建设一番,才有可能使我们的将来有希望。

     

    在大学、研究机构中,一个单位的领导对学术反腐应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领导的态度和决心往往是那里学术工作是否正常的关键,有些领导“权学交易”、“钱学交易”或者自己就已经落入学术腐败的泥坑(有多少人们习以为常的领导的报告、汇报、总结由手下捉刀代笔,本身不也是一种虚妄或“政治性”学术腐败吗?!)自不待言,而你对学术物事不懂装懂的轻率评价,对相关人事工作不实事求是、不公允的决定,对非本行专业领域问题的夸夸其谈,都可能会成为引发学术腐败的起因。“身正为范、学正为师”决不能只停留在标语口号的装饰上,“上梁不正下梁歪”,领导的公正直接关乎这个地方的学术空气是否新鲜。要知道,一个单位如果对一起学术腐败不作处理,连锁反应产出10起相仿的腐败事件是不足为奇的。那种对学术腐败姑息养奸的“地方保护”,同时还必然会引起其他腐败现象,这已经是被大量事实所证明。有了反腐机制才可能抑制腐败,在领导责任制中做出有关学术反腐的规定是必要的。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apu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