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年中,曾经亲历过几件与学术腐败相关的事。一次是在某学院的教育部评估中发生的。为了“对付”评估,学院把已经编集即将印刷的本科学生优秀毕业论文拿下来复查,我发现其中一篇是从某音乐学院一位老教授的几篇论文中抄袭的,因为我曾经在那个学院长期工作,并参加过以此论题(巴托克)为主题的一次十几年前的学术会议,对那位老教授及其研究成果印象颇深,有所怀疑,结果回家拿出教授的论文集一对照,马上找到所抄袭的多段文字(许多地方一字未改地照抄,当然没有任何引文处理和注释),并且发现总体构思、分析,甚至大量谱例也都是“抄袭”的。当然此文不得不撤出“优秀论文集”,然而当我做了调查,提出应该对相关人员作出(极有限度的)“批评”处理意见时,却遭到主管负责人的断然拒绝[1];为了吸取教训纠正抄袭倾向,我数次在校级院级会议上正式提出增加论文写作教学、做出论文写作规范的规定、加强论文写作辅导等建议却从未被接受过;甚至到后来由于某些人的恶意扩散,引起个别教师和一些学生对我的不满和背后议论,在此情况下,逼得我不得不去找校长,把那篇毕业论文的抄袭段落一一划出、并注出被抄袭论文集页码,拿着它和老教授的原文对照着给他看,才被认定的确是抄袭,我所作的并没有错,但是领导却并没有做出任何进一步的举动(应该说,这样的态度和后来并没有使学生论文写作中的问题得到有效的改进决不是没有因果关系的)。

     

    1990年代,曾经发生过全国音乐界闻名的一个抄袭事件,可能国内音乐学界和声乐界还记忆犹新,后来在某音乐学院学报上因而曾刊登过编辑部声明和抄袭者的检讨。此前,据当事人说那位抄袭者曾经对有关负责人提出“待这次职称评定结束后再刊登检讨”的荒唐请求,这个请求理所当然地被拒绝了,然而此人却的确并无阻碍地拿到了教授职称,并且后来还以年轻教授的身份可能是为“避难”而想活动到出事地以外的不知情的地方去工作。幸亏有起码的警觉,才没有因此引起更大问题。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apu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