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59日下午330 ,澳大利亚查理斯达尔文大学、悉尼大学教授阿伦·曼瑞特先生在上海音乐学院新北楼414教室举办了一场题为《日本唐乐与中国唐代(618907年)俗乐的关系》的重要学术讲座。此场讲座是2008上海唐乐及东亚古谱学研讨会的重要活动部分。讲座由赵维平教授主持。来自澳大利亚、日本、香港的学者以及学院的部分师生共同聆听了阿伦·曼瑞特教授的精彩讲解。

     

    曼瑞特教授主要通过分析、考证中国俗乐与日本早期唐乐、日本早期唐乐与日本现代唐乐之间的关系,精辟的阐释了日本唐乐与中国唐代俗乐的传承渊源。

     

    中国唐朝时期俗乐与日本古唐乐的关系

     

    目前发现的并可复原的中国的唐代俗乐乐谱只有《敦煌琵琶谱》(编于公元933年左右),而日本可以复原唐朝俗乐声音的“乐谱”就也只有日本的早期乐谱,例如《天平琵琶谱》(747年成谱)、《五弦谱》及《博雅笛谱》。由于《天平琵琶谱》的成谱时期,以及《五弦谱》及《博雅笛谱》中所转载的某些乐谱的编成时期都是日本乐人定期到中国学习俗乐或中国乐人到日本交流的时期,这些早期的日本乐谱究竟反映了多少中国俗乐的内容,成为了学者们关注并研究的重点。

    《敦煌琵琶谱》的乐谱与日本古唐乐的乐谱非常相似,但在《敦煌琵琶谱》与日本古唐乐乐谱之间找不到相同的乐曲(古唐乐乐谱与《敦煌琵琶谱》之间有一首同名的乐曲,但乐谱不同)。曼瑞特教授认为:现在日本、中国及西方学者在日本古唐乐乐谱及《敦煌琵琶谱》的记谱法关系上尚存有的争论,如果能从这些争论中找到共识,解答日本古唐乐乐谱到底反映多少中国唐代俗乐内容这一个问题便会迈出一大步。教授本人也相信日本古唐乐乐谱清楚地反应着中国唐代的俗乐,并从两个方面对此观点进行证明(1)《崇明乐》在日本被准确承传,准确程度之高可以把三个时期的旋律放在一起演奏也不会产生明显的不协和情况。这显示早期日本乐人能够好好保存及承传从中国乐人身上学回来的俗乐。(2)日本的古唐乐乐谱中使用音乐术语只在中国典籍中才能见到,(例如,日本《博雅笛谱》与中国唐宋时期的《乐府杂录》、《碧鸡漫志》中关于音乐名词「虚催」的记载)也证明了编写日本乐谱的时候中国的俗乐与日本古唐乐的关系仍然相当紧密。

    [1] [2]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rachel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