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先生给我院演绎琴箫合奏

    杨青先生一曲《酒狂》,让我院师生如痴如醉

    2008429晚八点,在广西艺术学院音乐厅由音乐学院成功举办了一场关于古琴艺术的讲座,吸引了众多古琴音乐爱好者。此次讲座主讲人是中国古琴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民族器乐学会副会长、中国琴会秘书长杨青先生和中国古琴学会常务副理事长、中国民族器乐学会理事张军先生。讲座一开始由音乐学院王晓宁院长主持讲话,代表全院师生欢迎两位古琴学家的到来。光临现场讲座的专家、老师有广西艺术学院音乐学院院长王晓宁老师、民研所所长徐寒梅老师和卢克刚老师、音乐学院笛箫教授李海生老师、古筝教授林坚老师、民乐教研室主任蔡央老师、曹可欣老师及音乐学教研室主任吴霜老师等。

       “悲喜要深刻、浪漫,平淡的东西不是艺术,有了感情的一切都合理。”杨老先生语重心长的说道,他强调我们所追求的艺术表现必然是真情地流露,因为这才是人们的终生追求。诚然,情是艺术的命根子,无情不成曲,无情不成书,艺术家大凡都是些多情、痴情的情种。然而,平凡人也有着他们的平凡情愫,所不同的是各人所表达的不同,带着“情”我们聆听了杨先生所弹奏的《流水》、《酒狂》等古琴名曲,那一刻全场寂静,听众的心得到平静,只有琴音在粱上绕动,人们的思绪由琴音而时涨时落。每每谈毕,杨先生总以抱拳之势向大家表示感谢,他说,我不是少数民族人,没有他们那些专门的演奏服饰与动作,只能以汉人这一礼数来表示我对大家的尊重,从杨老先生朴实无华的话语、令人心生敬意的动作让我们感受着他的雍容大度、谦虚严谨。假如真情地流露代表着古琴演奏者的感性因素,那么还有着的理性思维支柱则是文化内涵,古琴艺术又称为文人音乐,文人指学识渊博之人,音乐则表明扣人心弦的声音。杨先生则谓是学养丰富的文人,每每介绍琴曲是他总是轻而易举的将古诗词脱口而出,讲述的是那么的明了,他用简单的话语表达着深刻含义,这和我国古诗词那种言简意赅的风格异曲同工,正所谓“大乐必易,大礼必简”。由此可见,真情实感和文化内涵都是古琴艺术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早在诗经中古琴这一件中国最古老的弹拨乐器就被提到,至今已有3000年以上的悠久历史了。数千年来,从传说中的伏羲、神农、尧、舜到有史可查的皇帝、贵族、文人、雅士,他们或以显赫的权位,或以精美的言词观照古琴音乐,使古琴音乐头上闪烁着耀眼的光环。不是古琴研习者也许对古琴的构造不是十分的了解,先生则条理分明的将古琴的基本构造、基本演奏技法、艺术特色等一一介绍,使在场的观众朋友有了或多或少的了解。

        古琴作为中国音乐文化的主要代表性乐器之一,围绕古琴所存在的琴曲、琴家、琴派、琴式、琴谱、琴论,可以说,在中国没有哪一种乐器如古琴这样深邃、丰富,博大精深。2003年,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组织申报,古琴艺术喜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的荣誉。自古以来有琴瑟、琴筝、琴阮、琴萧合奏,当晚有幸聆听了杨青、张军两位大师的琴萧合奏《平沙落雁》及民研所的研究生黄巧玲和音乐学院马帅同学的琴萧合奏《阳关三叠》,同时欣赏到了先生和黄巧玲同学的琴歌曲《忆王孙》、《黄鹤楼》、《客至》,听着琴曲似乎让我们体会到了古人弹琴的悠然自得,同时将现代人的那份浮躁所掩埋。

        两个半小时的讲座似乎都没让人感觉无味,可见位老师的艺术理念、艺术情操征服了在场的各位朋友,“情动于中故形于生”,让我们用知识的养料浇灌内心的情感,做一个德艺双馨的新型人才。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icpsyjc责任编辑:小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