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萨说,当时周围的生活环境都不能理解她单纯和自由的天性,唯独父亲能管的住她,因为父亲是最理解她的人。“父亲是家里的最高领导,母亲是执行者。他们对我的教育是有方的。如果我完成了练琴任务,他们就会带我回昆明外婆家玩作为奖励。但小孩总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有时父母就会让要好的邻居敲门来督促我练琴。如果不学音乐的话,我可能完全是一个坏孩子,可以说,是音乐拯救了我。”

     

      当谈到父亲的时候,陈萨的大眼睛睁得更大了,拼命盯着远方,仿佛在控制自己的情绪,我立刻意识到父亲在她12岁去世对她意味着什么,生怕说出了什么伤害她的话。她却直言不讳地说没关系,因为生活和音乐同样需要真实,她是不会逢场作戏的人。“我生活最大的转变不是出国,而是父亲的去世。那一天后生活完全不一样了,妈妈说如果没有我,她都可能轻生。我的父母是恩爱得让人嫉妒的类型,我的婚恋观也和家庭有关。很长时间我和妈妈都互相支持,‘与生活抗争’……”尽管陈萨并没有讲述很多父亲去世后的细节,但能看出这件事在她心上打下深深的烙印。“现在的小孩太幸福了,我并不是不希望他们幸福。太幸福了是会有幸福病的,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太多的东西都在身边随手可得,就会没有自省的过程。虽然父亲去世是很不幸的灾难,但不是任何人的错。痛苦的经历是福,这很有道理。我是个幸运儿。”  

     

     

     

    不要随波逐流的爱情

     

      童年不幸的家庭经历让陈萨把钢琴作为自己心声宣泄的出口,这种的执著也让她的钢琴演奏事业一帆风顺,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没有过低潮期。

     

      “2000——2001年可能是我最低潮的时候,那时面临和男友分手,对我打击很大。有些女孩拿的起放得下,就好受一些。如果一根筋,比如我这样的,就很痛苦。我是追求爱情和感受的,但并没发现要换成不同的人才可以达到,也可以在现有的关系中找到灵感和选择。”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