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玉卿“‘康熙十四律’的理论价值及应用”讲座综述

     

    漆明镜

     

    20071226下午,上海音乐学院2006级博士研究生赵玉卿在教学楼801教室举办了一场题为“‘康熙十四律’的理论价值及应用”的学术讲座。

     

    《清史稿·乐志》中对“十四律”是这样描述的:“黄钟为宫,次太簇以商应,次姑洗以角应,次蕤宾以变徵应,次夷则以徵应,次无射以羽应,次半黄钟以变宫应,所谓阳律五声二变也。至半大簇为清宫,仍应黄钟焉。大吕为宫,次夹钟以商应,次仲吕以角应,次林钟以变徵应,次南吕以徵应,次应钟以羽应,次半大吕以变宫应,所谓阴吕五声二变也。至半夹钟为清宫,仍应大吕焉。旋相为官,折中取声,类而不杂。”

    有学者对这种律制提出批评意见,譬如杨荫浏先生就认为康熙“十四律”是对朱氏“异径管律”的曲解,对康熙“十四律”持否定态度。他在《中国古代音乐史纲》中言道:“明朱载堉在种种方面,给与清圣祖以有价值的暗示。清圣祖御定的乐律,见于康熙五十三年(1714)御制的律吕正义中。圣祖选择的律尺,虽不肯说明出处,其实还是参考了朱氏的主张。他所说的,‘黄钟半律,不与黄钟合,而合黄钟者,为太簇之半律,’其实还是抄袭朱氏‘大吕半律,乃与黄钟全律相同’的老文章。他故意将‘大吕半律’说成了‘太簇之半律。’不知道声音高下,自成铁证。……圣祖不肯承认他是参考了朱氏的说法,他又固执地不愿意自同于亡国世子的律吕系统……”此外,在其《中国古代音乐史稿》中也对十四律进行过抨击:“‘明清两代出现了很多乐律著作,其共同之点,是脱离物质,逃避现实,贩卖神秘主义,说得玄而又玄,而毫不能解决什么问题。最不幸的是出现了清康熙皇帝那样的最高统治者,他插手乐律问题,用复古思想来欺骗人民,巩固其统治。’”

    那么,康熙十四律究竟是一种什么律呢?赵玉卿从管律和弦律的区别开始讲述了康熙十四律的性质;比较了朱载堉“异径管律”与“康熙十四律”;以及揭示了“康熙十四律”的理论价值。

     

    一、康熙十四律的性质

    与能够直接用长度量器衡量的弦律相比,由于管律是以管内气柱振动而生律的,这种气柱的长短、粗细是不能直接由量器衡量的,在实际运用时需要做“管口校正”。就以弦律而论,假设黄钟长度为9寸,那么它的高八度就应该为4.5寸,为清黄钟,而在康熙十四律中,黄钟却不与清黄钟八度相应,而与清太簇相应(见下图),这是因为其为一种不做“管口校正”的律制。这种不做管口校正的律制,在中国古代音乐史中也非头一次出现,沈知白先生就曾在他的《中国音乐史纲要》中的提出过,《吕氏春秋·古乐》中所说的:“断两节间,其长三寸九分而吹之,以为黄钟之宫,吹曰舍少”,显然是指经过校正的黄钟半律的长度。

     

    十二律吕

    黄钟

    大吕

    太簇

    夹钟

    姑洗

    仲吕

    蕤宾

    林钟

    夷则

    南吕

    无射

    应钟

    清黄钟

    清大吕

    清太簇

    清夹钟

    十四律黄钟宫

     

     

     

    变徵

     

     

     

    变宫

     

    清宫

     

     

    二、朱载堉“异径管律”与“康熙十四律”之比较

    康熙的“十四律”是鉴于音乐实践基础上提出来的,与朱氏的管律理论是有很大区别的。朱氏的“异径管律”要做管口校正,而康熙“十四律”则是在音乐实践基础上的一种律制,这种律制不做管口校正,而是突破十二律,利用十二律之外的音律进行调整七音之间的关系,尽管“康熙十四律”与朱载堉“管口校正”后的十二律属于不同的“体制”,但两者的本质,即采用不同的方法使得“黄钟还原”却是相同的,应该说“康熙十四律”是在前人基础上的一种探索和发现。

     

    三、 “康熙十四律”的理论价值

    赵玉卿总结的康熙十四律的理论价值在于:首先,它提出了“三分损益”与“隔八相生”的不同。古今对生律法的论述,基本上是将两者划上等号的,但康熙将三分损益理解为“律制之则”,将“隔八相生”理解为“审音之法”,认识到了二者的不同。

    其二,它强调了“管律”与“弦度”的区别。

    其三,它与前人律制是有关联的,其实质是与荀勖“管口校正”规律有一定继承关系的。

    其四、它强调了“七声”与“阴阳律吕”的对应。据《律吕正义》载:“是知古圣人审定律吕,阴阳各六,阳则为律,阴则为吕,意固有在也。……是以即阴阳之各分者言之,则阳律从阳,阴吕从阴,各成一均而不相紊。”即是说,以往的十二律中,律吕间用,但在十四律中,所用每律,不是清一色的律,就是清一色的吕。

     

    十二律吕

    黄钟

    大吕

    太簇

    夹钟

    姑洗

    仲吕

    蕤宾

    林钟

    夷则

    南吕

    无射

    应钟

    清黄钟

    清大吕

    清太簇

    清夹钟

    十二律

    黄钟均

     

     

     

     

     

     

    变徵

     

     

     

     

    变宫

    清宫

     

     

     

     

     

     

    大吕均

     

     

     

     

    变徵

     

     

    变宫

    清宫

     

     

    康熙十四律

    黄钟均

     

     

     

     

     

     

    变徵

     

     

     

     

     

     

    变宫

     

     

    清宫

     

     

    大吕均

     

     

     

     

     

     

     

    变徵

     

     

     

     

    变宫

     

     

    清宫

     

    其五,关于“管律”与“弦度”的音律对应问题。康熙十四律是用律管为“弦度”定弦,在“五声二变”中的每一声,“管律”都比“弦度”高三律。

    其六,“阴阳唱和”与“折中取声”。据《律吕正义》载:“若夫以阴阳唱和而合用之,则一律一吕折中取声,使阴阳之气,得以相兼,故黄钟之宫为浊宫,大吕之宫为清宫。”

    经过本次讲座,赵玉卿让大家认识到,“康熙十四律”是一种不加“管口校正”的管律,是一种实践的经验式的管律。它不仅仅是一个音乐实践问题,还涉及到不少乐律学的本质问题,包括乐律学形态上的一些问题。由此可见,“康熙十四律”在我国乐律学研究中是一种积极的探索和尝试,我们对它的价值和地位应该给予客观的评价。 

     

    分享到:


  • 文章录入:wzymusic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