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传统了吗?——中国器乐音乐生存状况系列调查(之二)”讲座综述

     

    2007125上海音乐学院教学楼217课室里热热闹闹地坐了满满一屋子人,老师和同学们乐融融地端坐、聆听着,音乐学系副教授郭树荟老师“率领”着她的弟子们在这里为大家举行一场生动、特别的讲座——“今天,你传统了吗?中国器乐音乐生存状况系列调查之二”。

    讲座分为两个部分,首先是音乐学系本科二年级程之伊、张品、赵文怡、本科五年级谢靖康,研究生二年级的曾敏、陆小璐同学就他们各自关于传统器乐的采风或调查,与大家作交流和分享,之后郭老师从更宏观的角度进行理论层面的深入阐述。讲座同学们直观生动的亲身体验和表象观察、学者睿智的理论思考,留给全场听者极深的印象,更留给听者意犹未尽的思索……

     

    首先是程之伊同学谈她所理解的田野工作考察的某些问题——什么是田野工作?什么是田野?我和谁一起工作?田野工作的特性以及田野之于传统音乐理论研究的意义如何?在传统音乐理论这门课程中,需要了解的是我国的民歌、说唱、戏曲,这些都需要特定环境的提供才能得到最佳的学习效果。文字文献、考古文物等会被磨成断字残片,传统则不然,它总会有自己的一套说法和做法,不论在最复杂的社会,还是在最简单的社会,传统的东西都依然存在,要通过田野,和传统迎面相撞,不能让传统的东西漂浮在空气中。

     

    承接程之伊同学从宏观角度看田野工作之于中国传统音乐学习意义的发言,张品同学就他们全体音乐学系二年级跟从郭老师到松江泗泾镇十锦细锣鼓采风中获取的一些感受和大家作了交流。采风给同学们的最大感受是直观与真实,有两点让大家印象特别深刻。一是初次在现场聆听传统音乐的演奏,开拓了大家的视野,也改变原来的一些惯性观念。通过采风大家对“锣鼓”这个乐种有了不同的理解和看法,可以看到采风是一个“改观片面观点”很直接很有效的途径。二是,此次采风提供了一个难能可贵的视听环境,在这样一个江南水乡院落当中,可以感受到一种文化气韵或者说“场”的存在,而且和乐手面对面近距离接触,没有我们通常意义上的舞台观念、没有扩音设备的干扰、没有距离感,我们成了声音的一部分,对于深入理解为何这样的土壤中会滋生这样的音乐和体会这种音乐的风格等,有极大的启发和心理暗示作用。总之,采风带来的感官上的真实,影响深远,它是一种有效的、全方位的积累,其作用会在以后的学习当中辐射出来。

     

    曾敏同学介绍了松江泗泾镇十锦细锣鼓的生存环境和挖掘过程。《十锦细锣鼓》产生于历史文化丰厚、久远的松江泗泾古镇。全区现有11个镇4个街道。各镇存有各类音乐班社,以小青班、吹打班、道教班这三类为主。《十锦细锣鼓》是松江泗泾地区“阳春堂”吹打班的保留曲目,1986年民族民间器乐曲普查时由松江文化馆人员发掘、翻译和复排。

     

    陆小璐同学在2007年下半年曾几次去苏州城区对“十番鼓”和“十番锣鼓”进行实地考察,对这两个乐种的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在苏州城区,这两个乐种的存在形式主要是三种,即民间班社、道教、专业乐团。“十番鼓”与“十番锣鼓”的原生态音乐形式在苏州城区近乎绝迹,取而代之的是舞台上的音乐演出形式。现存曲目基本是由老道士和老堂名艺人传下来,数量较少。精通“十番鼓”与“十番锣鼓”者甚少,年龄偏大。

     

    谢靖康同学对上海松江大学城的四所高校学生进行了音乐素质现状调查,就他们对音乐的兴趣、对中国传统音乐的了解状况、对西方音乐的了解状况、对音乐所处文化环境的理解、大学生音乐的教育情况等问题,作了300多人次的采访以及详尽的问卷调查,并进行了数字与问题的量化,清晰地从一个侧面勾勒出了传统音乐在大学生中的调查结果,我们说它标本也好,抽样也好,它都代表着传统音乐文化在整个社会的一个缩影。

     

    赵文怡同学于20071122日—26日参加了上海新闻办承办的“魅力上海、精彩世博”法国上海周演出活动,此次赴法演出,其主要目的是“以文化为载体,推介上海2010年世界博览会”。 她与古琴家李祥霆先生携手合作“琴箫合奏”(李祥霆先生吹奏箫),演奏《梅花三弄》,她还隆重向大家展示了她所演奏的珍贵的唐琴“九霄环佩”的照片,现场引起了一阵小小的轰动。接着,她就这次的所见所闻发表了感言,为了能够充分展示中国的传统文化,让此次的推介活动富于中国本土特色,这次演出节目的选编皆是被选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力求展示原生态的中国音乐艺术。这就面临一个问题,即:如何定义所谓的原生态?如何能够迎合国外观众听众口味地演绎原生态?面对异域地观众,该如何选择需要展示的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以何种方式展示、推介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以吸引、感染国外观众,这是此次演出中,包括之后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最后是此次讲座的重头戏——郭树荟老师生动、精彩而又发人深省的阐述——“今天,你传统了吗?”。

     

    首先郭老师从学术的角度阐释了何谓“传统”,从英国的科林伍德到美国社会学家爱德华·希尔斯,从《辞海》到《战国策》,传统对每一个人来说,它都已是一种历史和现实的存在,它由历史性、延续性的纵向作用和规律性、稳定性的横向作用构成。“传统是每个民族所集体拥有的庞大文化事象总体中的一个项目,是历史上逐步积累、不断丰富并沿袭至今的各种音乐品种的统称”。在当下,传统音乐已经是一个高频词汇了,人们在议论当代的时候,总是和这样一个词连在一起——“传统”,它是一种重要的文化资源、文化基因的解码、历史文明的载体。

    二十世纪开始,传统音乐被纳入了高校和专业团体的状态中,从民间的状态进入到一个专业的状态中,为此进行一系列的改良,如谱式的统一、西方音乐的训练,教学目的、教学理念,创作语言和方式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直接带来的是传统音乐生态环境的变化。中国音乐的审美在生态环境、器物硬件上的变化直接导致了我们把西方音乐作为参照物,产生了一种在西方参照下的中国音乐审美现象。传统音乐解释者自身角色也在发生着改变,人们常常不能正视自己的角色,传统一再地被改,留给了人们很多困惑。

    或许上述同学谈到的实地考察可能从某些视角改变某些困惑,或者为人们的困惑提供一些回答。故而,普查、收集、整理学术项目的意义重大。

    这里,有两个问题需要注意:一是流传过程中对流变的重新认识,传统是会发生变化的,但要注意它怎么变、往哪变?对流变的大小、新旧、古今必须要有一个高度的认识;另一方面,流变过程中有可能会流失,因此流变发展中对已经流失和正在流失的要进行有意识的保护。再者,研究者主体意识非常重要,它直接影响到对传统音乐文化的认知,这种主体意识和对传统的理解在当今都还是非常匮乏的。

    在今天,流行音乐、现代的很多元素、视觉、听觉、文字的各种信息工具,不可避免地冲击我们现在的整个视听环境和固有的文化传统观念。当然,这也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世界文化的普遍现象。所有谈到的这些状况是现代化的一种放存,新的传统格局会形成一种现代化延伸,但更深层的原因恐怕还是受生产力的制约,文化性质改变。农耕时代的音乐今天让位给了与工业时代的音乐。因此,必须保护传统音乐,不能让历史割断,失忆的一代不但要“恢复记忆”,而且要重建传统音乐,发展传统音乐,在创新中沿革,可以是多元共存的中西融合的传统音乐,也可以是与世界对话的传统音乐,进行一种开放的探索。与此同时,高科技的发展可以提高人们传统音乐精确认知,它的发展会对我们的误睹形成一个正解,但要记住,这不是全部。理解传统,认识当代,把握中国音乐的传统与当代的关系,已不可回避地在当下现实中与未来的教与学之中。提升人们的中国传统音乐高认知水平与审美趣味、唤醒传统音乐文化的自觉意识才更为重要。

    中国音乐实地考察是一种作用效果,是一种解读方式,在现存的艺人、谱本、乐器、声响、演奏、语言、人文、民俗等元素中有可变的也有不可变的元素,人们只要有意识的再认识,将会成为我们现在的财富。每一个时代都因需求的不同形成不同的特征。研究者、传承者、探索者都要努力寻找着传统艺术的实质与真精神,那么,今天你传统了吗?

    讲座的最后,郭老师很意味深长地用了一首藏族民歌作为结束语,更升华了讲座主题,使得传统变得离我们是那么遥远,又是那么触手可及……

     

     













    分享到:


  • 文章录入:cissy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