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学术工作的十条经验

    ——王小盾教授中国音乐学院“中国音乐文献学初阶”系列讲座之一国音讲坛第十八期活动概要

     

    主办:中国音乐学院音乐学系、音乐教育系、研究生部、科研处

    主讲人:王小盾

    主持人:陈铭道高佳佳

    整理: 徐天祥

     

    200719日至23日,中国音乐学院音乐学系、音乐教育系、研究生部、科研处联合举办了王小盾教授“中国音乐文献学初阶”系列讲座。在五天的时间里,王教授先后讲授了“进入学术工作的十条经验”,“学习专业阅读的三条途径”,“文献学的基本内容”,“利用工具书搜集资料”,“中国音乐学史上的乐、音、声三分”等内容。来自中国音乐学院以及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央音乐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武汉音乐学院等单位的80余位师生全程聆听了讲座,王小盾教授的学生赵塔里木李玫、孙晓辉等博士们也参与了活动。以下为第一场讲座的内容概要:

     

    引 言

    与音乐学界结缘,是我这一生的福分。其因缘有三:

    第一个缘分:我的硕士生导师是复旦大学的王运熙先生。王先生作为文学研究者,最重要的成果与音乐有关——对乐府诗的研究。我的博士生导师是扬州大学的任二北(半塘)先生。任先生的很多工作是为中国音乐史学做的。导师们的成果同音乐学界的关系很密切。

    第二个缘分:从1985年开始,我认识了一些音乐学界的朋友。起先是认识黄翔鹏先生,当时我希望做黄先生的研究生,但他不同意。其结果是我以朋友与合作者的身份与黄先生建立了联系,参加了黄先生组织的中国乐律学史研究小组,分管音乐历史文献方面的工作。先生去世后,这些工作还一直在进行。中国有句老话:“受人之托,众人之事”。仔细想一想,我在中国音乐学史料方面做的工作,与黄先生的设想还是基本一致的。只是范围有所扩大,加强了对越南、韩国等汉文化区音乐史料的搜集和整理。

    第三个缘分:邀请我来中国音乐学院讲学的陈铭道先生是成都人。在我到达成都之前,他就在那读书;在我看见我的宿舍之前,他就视察了我的宿舍。青年时代,我们有很多共同的回忆。

    今天的讲座,主要出发点是十个字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意思是说给大家一个成果,不如给大家一个获得成果的方法。我想,把我作为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学习的经历和经验说出来,让大家了解一个中国古代文学的研究生是怎样成长起来的,或许得到一点启示。

     

    个人经历

    在和音乐学界朋友接触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所取得的成就不一定和课堂学习有关。坦率地说,我是一个对课堂比较陌生的人。小学四年级起我就不听课了。那时我比较骄傲,每次下课之前老师布置作业的时候,我就把提前写好的作业交给老师。老师也没有办法,因为我毕竟学会了,并且提前做了作业。小学毕业的时候我的总评分是一百分,这也不是我怎么聪明, 每次考试总有同学盯着我看,看他能不能超过我。我就来劲了,仔细检查,成绩一直很好。

    初中二年级文革开始,我下乡了。实在没有书看,就读物理、化学、数学。1977年高考恢复,我作为一个知识青年考进了大学。当时的想法很简单,能考进大学就行。在填志愿的时候,我的第一志愿是“江西师范学院南昌分院”,一个办在茅棚里的学校;第二志愿是“江西师范大学”;第三志愿才是“北京大学图书馆系”。当时很幸运,第一志愿就把我录取了。进学校后才知道,我是唯一一个按第一志愿进这所学校的学生。老师们对我很好。由于我是从英文系录取而转入中文系的,两方面的成绩都很好,所以当时学校给了我一个便利条件,上课可以不听课,在最后一排看书,并且鼓励我提前报考研究生。

    1979年,我提前两年考上了复旦大学的研究生。复旦是名校,当时海外很多著名学者都来讲学。我就问老师要不要去听?他说与其花一个小时听这位学者演讲,不如用十分钟时间去读他的著作,而一个小时时间可以看一整卷《史记》了,这样安排时间更合理。因此读硕士研究生的时候,我们也没有怎么学习学校的课程。

    到了博士阶段仍然如此,但当时很用功。我的导师是任中敏先生。先生大名任中敏,字任讷[],第一个笔名叫任二北,第二个笔名叫任半塘(其他别名、笔名还有很多),这两个笔名反映了他两个不同阶段的学术理想。先生起初对北宋词和北元散曲很感兴趣,因此自称“任二北”。1957年任先生被划成“右派”,为了出版一部关于唐代戏剧的书稿,就用了“半塘”的笔名。“塘”去掉“土”字旁,就是唐代的“唐”字,意思是说他研究的是唐代文化的半壁江山:文学、戏剧、音乐、舞蹈等等。先生当时给我订了两条纪律:1、一年365天,除了大年初一剩下时间都不能休息。先生说:“我已经八十九岁了,能不能到九十还很难说,你多用功读书吧。”先生长寿,九十五岁时才仙逝,给了我很多教诲。2、为了静下心来读书,先生建议我减少社交活动,学校的人最好一个都不要认识,这一点我基本做到了。

    1994年我应某家杂志的邀请,写过一篇《我的学术经历》,其中一段讲到我的学习经历:

    1979年,我作为大学二年级的学生提前参加了研究生入学考试,被复旦大学录取。从此以后,由王运熙老师引导走上了学术道路。那时我的研究方向是中国文学批评史,按导师要求,对《史记》、《汉书》、《论语》、《孟子》、《诗经》、《楚辞》、《文选》、《四库全书总目》等经典著作及其注疏书作了反复阅读。我很崇拜王老师,对他的只言片语铭记不忘。于是在阅读上述作品的过程中,注意加强自己在文史各方面的知识素养,也懂得了客观而完整地掌握历史著作的重要性。这时我也读了许多学术名著,例如清代学者的考据学著作、近代几位史学大师的论文集,以及王师所著的《六朝乐府民歌》、《乐府诗论丛》等,这使我注意到传统文学研究之外的一些学术领域,对王师习惯使用的“读书得间”的方法,或者说重视从历史条件和事物联系方面来研究古代文学艺术的方法,有所领会。我的硕士论文《明曲本色论的渊源及其在嘉靖时代的兴起》,即曾尝试在较广阔的历史视野中,联系作家生平及其文学创作实践,来对文学思想之变迁加以考察。

    1982年,在完成硕士阶段的学习之后,我又师从任中敏先生,成为扬州师范学院隋唐燕乐歌辞方向的博士生。这三年的经历是刻骨铭心的。一方面因为任师的要求严格,另一方面也因为更换了一个专业,必须付出加倍努力:三年的读书量远远超过了过去的想象。那时总是凌晨五时起床,往任师处报道,然后紧张工作到深夜;一年里只有春节那一天可以休息。当然,天道是酬勤的。由于任师以他在“唐艺发微”方面的巨大建树为我的工作提供了资料基础,又以他勇于开拓、勇于批判的宏伟气概鼓舞了我的学术自信,我获得了一次超常发挥的机会。从技能培养的角度看,任师注重博大的学术作风迥异于王师注重精审的作风,这也恰好在我身上形成了一种互补。我按照任师的指导及其工作习惯,在撰写博士论文《隋唐五代燕乐杂言歌辞研究》之前编辑了一部资料考订性质的作品《隋唐五代燕乐杂言歌辞集》。借此对隋唐五代音乐文学资料作了一次全面清理;同时也按照王师的习惯和方法,注重运用目录学的成果,注重专书研究,比较细致地探讨了清商曲与相和歌的关系、琴曲发展与《胡笳十八拍》之年代的关系、《乐府诗集》的史料来源等问题。总之,幸赖两位好老师的指导,当六年研究生生活结束之时,我毕生的学术事业便有了一个扎实的基础。

     

    十条经验

    就我个人体会来说,以上经历包含了十条经验:

    1、  从事实出发,而非从原则出发。

     

    2、读原著。

     

    3、找材料、阅读、分析——三类课程和关于学术能力的三句话。

     

    4、即类求书,因书究学——完整地掌握历史著作。

     

    5、读书得间——两种比较:同背景比,同相近事物比。

     

    6、小题大做。

     

    7、看起来难的题目容易做。

     

    8、天子狩猎和大禹治水。

     

    9、资料与理论并举。

     

    10、做减法。

     

    结 语

    以上十条是我做学问的经验,我不打算将文献学作为技术、而是作为一种思维方式告诉大家:文献学基本出发点是从事实出发;工作作风是小题大做;基本方式是即类求书,因书究学;文献学既是一个学科,也是一个读书的方法——读书得间。如果大家记不住十条的话,也一定要记住两条:1、从事实出发。年轻人想方便简捷地驾驭世界,但慢慢会发现,这个世界丰富多彩,只有具体细微的认识才能成为坚实的认识。就像登山每一步都要踩稳,一步登上山顶会要摔跤。2、学会做减法,注意小题大做。这些方法理解了,需要花力气仔细揣摩才能成为自己的东西。但是一旦这样用心做,就会很有成效。

     

     



    [] 此处取“敏于行而讷于言”之意。中国古代的名和字常有联系,例如王小盾本名王小盾,字昆吾,一个是盾,一个是剑。

    分享到:


  • 文章录入:xiangshi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