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音乐学院建院80周年重大学术活动

    上海市第二期重点学科(特色学科:音乐文化史)建设项目

    上海音乐学院第四期钱仁康学术讲坛:中国音乐思想史研究

    主讲人:西安音乐学院副院长  罗艺峰教授

     

    罗艺峰教授讲座综述

    时间:20071019

    地点:教学楼805教室

    授课内容:中国音乐思想的“前史”研究

     

     

    我国著名音乐学家、西安音乐学院副院长罗艺峰教授近期在我院举办的主题为“中国音乐思想史”的第四期钱仁康学术论坛系列讲座,引起了师生们的广泛关注。罗教授在讲座过程中展现出来的严谨缜密的治学精神、生动风趣的谈吐以及充满着智慧的独特洞见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本周五上午系列讲座进行第三讲,主要内容是关于“中国音乐思想的‘前史’研究”,同时还以音乐“占候术”和音乐“谶纬术”为例,论述了中国音乐思想中前史研究的重要意义。

    之所以要研究音乐思想的“前史”,罗教授认为有两个方面的原因:其一是历史学观念在发生变化,如法国年鉴学派就提出了所谓“从阁楼下到地下室”的史学观念,将研究从中心视角转向边缘关注;中国历史学者也有所谓传统史学“前面”与“下面”的重视,从对官史的研究转向对民史的挖掘。其二是新材料发现认识的意义,如郭店楚简的发现,改写了先秦学术史、思想史和美学史,再如史学“边角料”、“下脚料”的运用,发现了许多前所未见的历史新领域。在此,“前史”中所谓“准”或“前”,其意谓是:这些带有思想意味的所谓“思想”,尚未完全脱胎于非音乐生活,类似于一种文化上的未分化现象,正如这个历史时期的乐器,也往往不是纯粹的音乐发声工具,如钟兼有礼器的身份,缶兼有皿器的功能、鼓还常常是法器等。那么,在中国文化史上,这些准音乐器、准音乐活动和准音乐思想的长期普遍存在,究竟意味着什么呢?罗教授指出,其意义早已经溢出了音乐文化、音乐思想的范围而标示着更为深刻的含义,一般思想史界对此一领域的认识还非常之少,也非常之浅,而舍此则断不能完整地理解中国思想。因此,研究这些所谓前音乐思想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和价值,原因有三:1、可以真正地“回到古人的世界去理解古人”;2、可以建立起中国音乐思想的真实发展过程;3、在这些内容中,有许多非常重要的、需要今天的人们去了解的文化现象。在本讲中,罗教授主要以音乐占候术和音乐谶纬术为例,论述了它们对于中国音乐思想史的意义。

    首先进行的是音乐占候术分析。占候是古代人根据天象和气候的征兆变化来预测吉凶的一种实用性文化技术。其中“占”有预测和观察的意思,占又往往与卜有关而合为占卜一词,是一类预测吉凶的法术。“候”作动词时有守望、观察、侦察、探听的意思,作名词有气候、物候等节候、火候的意思。占候家每每兼“占”和“候”两方面内涵而融于一体,也即通过望候天象物理变化而占测吉凶。占候可以分为广狭两类,广义的占候可入一般数术,按《汉书·艺文志》所说,数术包括了天文、历谱、五行、耆龟、杂占、形法等六种;狭义的占候则包括了风角、望气、纳音、六壬、易占、五行、九宫、候气吹律、候钟律、律准候气等。数术或占候,与音乐有天然的联系,而发生联系的核心要素就在于数,律数与术数有极为密切的联系。因而,在古代文化环境中,以占候之术预测吉、凶、祸、福、灾、异、丰、欠与音乐加的活动相关。

    占候在我国的历史极为古老,就其作为数术而言,是唐以前的思想、知识系统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有学者认为占候术的发展过程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1、雏形期为上古至春秋,卜辞、《尚书》、《周易》、《国语》、《周礼》等有记载线索可寻;2、兴盛期为魏晋隋唐宋,而两汉已经非常成熟,大量涉及占候的史籍出现;3、衰落期为明清,该时期的著作不多,发展很少,思想价值很低,但也有旧题唐李淳风《观象玩占》一类的名作著录。在古代,从事数术占候活动的都是最富知识的人,所谓“数术者,皆名堂羲和史卜之职也”。古有史、卜、医、乐未一家的现象,故伶洲鸠、师旷、京房、王朴、蔡元定等皆入此占候家之列。罗教授还引证了大量文献以阐述上述音乐家影响深远的占术。

    音乐占候包含在广义的数术之中,一方面与历律、天文、易卦、阴阳、五行、推步、星占、灾异、谶纬等古代技术性知识相关,另一方面还与古代哲学具有广泛的联系。因而这些音乐的“准思想”,不只是“音乐的”思想,还包括了十分广阔的思想和观念的世界,需要我们去剥离和分析。之所以会存在音乐占候,罗教授认为有三个原因:1、音乐占候具备音乐迷信与音乐科学并存的历史条件;2、“音乐”的概念与今天人们理解的艺术不同;3、“音乐家”不是我们今天所谓的音乐工作者的概念。在古代文献中,正史“艺术列传”或“术艺传”里并没有单列音乐,在《四库全书》,“子部·艺术类”除了古琴谱外,竟没有其他音乐书籍著录而全是书画篆刻杂技棋艺器物甚至是食谱,这些分类都明确地反映了思想观念的事实。罗教授还列举了历代与音乐占候术相关的各类文献。此外,他还从音乐占候术当中选取了著名的“风角鸟情占”为例,通过对相关文献和典籍的研究,对该占的占名、占史、 占法、占例(师旷占)等问题进行了非常详细的阐述,并揭示出研究师旷占的意义:1、中国音乐史上此类材料,可做“前史”来处理,音乐史架构因此而更为清晰;2、音乐思想史可把此类材料作“前史”安排,以见出音乐思想的历史土壤;3、回到古人的世界去理解古人,而不必以今天的思想和科学认识批评之。

    在对音乐谶纬术研究中,罗教授首先解释了什么是谶纬:谶纬之术,是起源于先秦,大盛于东汉,禁断于隋朝而隐流于后世千年之久的一种独特的中国文化现象,主要是今文经学的神学化结果,其隐流或变种乃至于太平天国时期。所谓“谶”或“谶记”、“符命”,是神秘的吉凶预言,常常因为有图,故也称为“图谶”。所谓“纬”,即“纬候”,是假托孔子言来解释《经》书的,所以有“援纬证经”(《白虎通》)、“集纬以通经”(《文心雕龙·正纬》)的说法。谶纬曾经在历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图谶之术后来在东汉光武帝时得到大大的发展,到章帝时通过白虎观会议钦定成为国家法典,称为“内学”、“秘经”。按事必以谶对,是汉代宫廷和官方的常例。对于谶纬的起源,历史上出现了多种意见,有起源于《河图》《洛书》说,有起源于《易经》说,有起源于孔子及其七十子后学说,还有起源于战国邹衍及燕齐海上方士说等。目前可见的纬书包括《易纬》、《尚书纬》、《诗纬》、《礼纬》、《乐纬》、《春秋纬》、《孝经纬》、《论语纬》等,其中《乐纬》是最为重要的音乐谶纬文献。对于谶纬,学术界有两种基本认识:1、认为谶是谶,纬是纬,是不同的东西。谶是诡为隐语,预决吉凶的妖妄之词,而纬则是贤者释经之作,不可混淆。2、谶纬是一,谶中有纬,纬中有谶。谶纬的概念是发展的,谶与纬可以互换通假,谶纬是合一的。对于谶纬的评价,学术界也有三种意见,即基本否定说、基本肯定说以及辩证持平说,罗教授都一一引经据典进行解释。对于为什么要研究音乐谶纬,罗教授谈到,一是谶纬涉及礼乐制度的事实,二是精致深刻的理性思维,这两点确乎是今天研究音乐谶纬的理论出发点,即是说,与乐有关,方可进入音乐学术的视野,有思想价值才能摄入音乐思想的历史论域。罗教授还列举了音乐谶纬的相关文献,其中包括间接文献,如《汉书》、直接文献,如《乐纬》以及大量现代整理出版的纬书。

    在音乐谶纬的研究中,罗教授认为主要包括三大类材料:其一是历史上的谶谣、谶语和谶例;其二是集中汇聚了音乐谶纬思想的《乐纬》及《易纬》《春秋纬》等;其三是《白虎通》等重要历史文献,其中“礼乐”一片应予特别的重视。在研究内容上,音乐谶纬研究包括:乐事、乐律、乐曲、乐器和乐舞等五类。乐事指的是与谶纬思想、谶纬活动、谶纬技术有关者,可从中窥见古人特别的政治文化意识和思想哲学意识。乐律学与音乐天文学和音乐政治学有密切的关系,音乐天文学中反映了历律一道的观念,音乐政治学则反映天人同度的思想。在乐曲、乐舞等具体的音乐实践活动中,不仅作礼制乐,而且常常依谶改乐。之所以如此,是因为:1、历代统治者的喜欢,这样可以实现“歌所以咏德,舞所以象功”的原则;2、皇帝就是好谶者;3、改朝换代的需要。乐器在中国古代,往往带有复杂的文化意义,而非仅仅是今天的发声工具。在五行和阴阳的思维系统里,因为乐器的材质而产生的“八音”分类系统,却恰好与八方、八卦、四正四维、两分两至等发生了密切联系,如竹木必与东南有关而联系到《震》卦《巺》卦,金石必与西北有关而联系到《兑》卦《乾》卦。谶谣,古称“诗妖”,是一种可以韵说、也可以干唱的徒歌,但是必须是谣中含谶,即政治语言,否则不能视为谶谣,其形式包括童谣谶、谶谣、诗谶、碑谶和壁谶。

    在本次讲座的最后,罗艺峰教授的总结最终落在研究方法上,认为中国音乐思想史的研究,最需要注意的就是边缘材料、社会文化温度以及思想前和思想下的观念,只有把握这些方面,才能全面而完整地把握中国音乐思想史的发展过程,并能够深刻理解中国音乐史中的各种音乐文化现象。

    分享到:


  • 文章录入:Pablo责任编辑:admin